大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锦鲤真千金驾到,霉运通通退散在线阅读 - 第370章 蒋玉芬:我不喜欢有外人同行。

第370章 蒋玉芬:我不喜欢有外人同行。

        巨龙停留在半空中。

        女人一身气息极为冷冽,犹如恒古不化的寒冰凝聚而成,冰冷,刺骨,扎成高高马尾的长发利索极了,一张寡淡苍白的脸庞宛如漠视人间的神邸。

        乌黑,深邃,毫无感情的眸子淡淡扫过下面。

        “吼。”

        巨大的古龙威压排山倒海地朝任务者们袭去。

        “恶龙神……谷瑞莉娅……”

        有任务者一眼认出臭名昭著的古龙大名。

        来自某个“极恶”世界中,毁灭世界的邪恶龙神。

        具有毁天灭地的恐怖力量。

        主神副本分为“dcbas”而在s世界中,普通,地狱,噩梦和极恶四个大分层。

        极恶世界目前不对外开放。

        唯一有记载的便是某个团灭在s级世界的大佬们临死前留下的记忆珠子中记录,两个s级世界意外融合,双方boss碰面,其中遮天蔽日的硫磺毒焰中,恶龙谷瑞莉娅一口咬死了将大佬们玩弄鼓掌的大boss。

        那是真正的恐怖存在。

        极其可怕。

        只一眼,就足以叫无数主神任务者颤抖。

        “救命……”

        “快,快跑……”

        “它怎么出现在这里?”

        任务者们害怕极了。

        一旁的企鹅列车员胖乎乎的身体同样颤抖。

        因为它认出谷瑞莉娅是那位大人的坐骑。

        它,它没有犯错误呀?

        双脚发软,小腿肚子打颤抖的企鹅先生掏出手帕擦擦额头上的冷汗。

        “妈妈!”

        妈……妈妈?

        谁是你妈?

        耳边响起军靴轻盈落地,踩踏地面时的微响。

        军靴的主人似乎迫不及待地走过来。

        越来越快的脚步声压抑不住激动的心情。

        企鹅列车员扭动僵硬粗大的脖子,艰难望过去,吓得一动不敢动,一道高挑冷肃,气势犹如深海沉渊的身影飞速而来,朝着他……

        咦,略过了?

        “宁宁!”

        一向淡漠,冷淡如白水的声音染上哽咽。

        女人单膝点地,一把将小姑娘搂在怀里。

        入怀的瞬间,一身颇为肃武的制服立刻秒换成柔软的家居服。

        制服上有银鹰标识,用秘银金精制造的平时看起来非常威风,说句无价之宝不为过。

        一些灵异世界中。

        金精和秘银,对鬼魂怪神具有显著的杀伤力。

        一两秘银价值一仓库的a级卷轴。

        金精更加昂贵。

        而女人则毫不犹豫抛弃这身荣耀之衣,用最柔软,最自然无害的姿态拥抱自己的女儿。

        年幼的身体紧紧依偎在自己母亲怀里。

        宁宁今年已经十岁了。

        离开妈妈好几年时间了。

        可她一直无法忘记妈妈怀抱的温暖。

        “妈妈……呜呜呜,我想你了……”

        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不停从眼角流淌下来,打湿蒋玉芬的肩头衣裳,也叫蒋玉芬的心跟着发烫颤抖。

        “妈妈在,妈妈也想你,想宝贝宁宁呀。”

        “嗖。”宁宁一下子抬头,含着眼泪:“妈妈不想爸爸吗?”

        “……想。”蒋玉芬哭笑不得:“小丫头长大了知道打趣妈妈了?”

        “哼。”

        宁宁像只趴趴抱脸虫在妈妈怀里扭来扭去。

        实际上半大的丫头在任何方面都表现得独当一面了。

        礼貌,客气,得体,处理事情虽然稚嫩,但隐约有了几个哥哥们的痕迹。

        这一切在久违的母亲面前,都通通化成了云烟。

        有妈妈在的地方,就有家。

        有妈妈在的地方,自己永远是个孩子。

        “快别哭了。”

        蒋玉芬掏出最柔软的云帕,温柔擦拭女儿的眼泪。

        单臂托住女儿的腿弯,轻轻一抬轻而易举就将她抱在怀里。

        “妈妈。”

        宁宁惊呼一声,又觉得妈妈的怀抱很稳,可她毕竟是个半大的姑娘了,小脸红扑扑的:“我可以自己走啦。”

        “唉,宁宁嫌弃妈妈了吗?”

        蒋玉芬那张寡淡苍白,甚少出现表情的脸上,浮现出生动的哀愁,这位巡查使里的大佬,监察无数主神小世界的可怕实权人物,在心爱的女儿面前毫无招架之力,以前还能勉强扮演一个严格的母亲,毕竟有苏建国在嘛,苏建国是个慈爱的父亲。

        家里必须要有人扮演红脸和白脸,不然这小丫头能被宠上天。

        这两口子宠爱孩子,可坚定一致地认为绝不能溺爱孩子。

        不能把孩子的根弄坏了。

        所以家里头,只要宁宁调皮过头,就会接受到“严母”的咳嗽声,提醒她不要捣蛋变成使坏。

        直到蒋玉芬得癌症前,宁宁都是家里的小霸王。

        蒋玉芬得癌症后,对宁宁就更加严格了。

        她希望自己死了以后,宁宁是泥土里长出的小树而非柔弱的蒲草,在失去自己后坚强生活。

        结果母女俩一别数年。

        其间不敢相认。

        种种心酸,让蒋玉芬顾不得扮演“严母”,只恨不得把女儿搂在怀里再也不放开手。

        “宁宁不会嫌弃妈妈,永远不会。”

        宁宁搂住妈妈的脖子,埋头在妈妈的肩膀上,鼻子里是满满的妈妈温暖气息,撒娇似的蹭蹭妈妈的衣裳。

        蒋玉芬收拾了一下心情:“走,妈妈带你回去,做好吃的给你吃。”

        “妈妈,你那手艺……”

        宁宁小声吐槽妈妈:“家里的大黄都嫌弃呢。”

        蒋玉芬脸一红,竟然有些许窘迫,吓得旁边的企鹅列车员连忙低头,不敢看大佬被闺女吐槽的场面。

        “那,那是意外……”

        “emmm,妈妈是不是汗流浃背啦?”

        “……啊,你竟然吐槽起妈妈了?!”

        蒋玉芬假装生气,追着要亲宁宁的小脸蛋:“快让妈妈亲一口,快点快点~”

        “咯咯咯。”

        宁宁快活得像只小鸡崽子,笑着躲开妈妈的亲亲,最后举着脸投降,被妈妈亲了好几大口。

        “企鹅03,列车是开往什么副本?”

        闹过之后,蒋玉芬含笑的眼眸望向一旁乖巧的企鹅先生。

        “是灵车副本,尊敬的巡查使大人。”

        企鹅列车员非常客气:“这些人都是参与灵车副本的候选。”

        “你杀了进入副本的任务者?”

        蒋玉芬语气淡淡的。

        列车员打了个哆嗦:“是,是的,他们不太愿意进入……”

        “好了。”蒋玉芬打断他:“下不为例。”

        淡淡回眸,毫无情绪波动的眼神扫过瑟瑟发抖,往这边张望的人群:“我不喜欢有陌生人同行。”

        “好的大人。”

        列车员果断收起名册,弯腰恭敬极了。

        蒋玉芬点点头,抱着女儿一脚踏上列车。

        “妈妈,我们是要去灵车吗?”

        “只是借路中转,外面气候恶劣,那条龙骑着不太舒服。”

        蒋玉芬怕女儿受空间风暴打扰。

        虽然她能保护女儿周全。

        可还不如做个舒舒服服的列车来得更好。

        外面的巨龙:现在就嫌弃我了?

        呵女人。

        她就是知道,姐妹只是塑料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