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规则怪谈:我在惊悚世界打工成神在线阅读 - 第486章 《棺女村》:棺材

第486章 《棺女村》:棺材

        姜遥目光穿过夜色,简单看了一眼棺女村的布局与轮廓。

        棺女村依山而建,吊脚楼建筑,建筑密集。

        其余无法细看,主要是夜晚天黑,也看不出什么。

        “阿遥,方才在下山路上,真的谢谢你扶住了我。”

        由木簪盘起的头发湿透贴着脸颊,白布下那张圆脸显露了出来,眼底还残留着惧色,面色苍白,走到她面前,小声说道。

        在姜遥的记忆里,有眼前的棺女。

        她不是鬼,是和自己一样的棺女,没有姓氏,大家都唤她小玲。

        这也是姜遥会选择扶她的原因。

        倘若她身份不明,姜遥当时绝不会出手救她。

        听她道谢,姜遥言简意赅地应着。

        朝着记忆中的住处走去,她是前两年逃难来到这个村落的,棺女村,这里居住的都是女性。

        她们每个人都是棺女,棺女不是寡妇,在这里的所有女生,都没有成过婚,要么是逃难来的,要么是遭遇灭族之灾,流放到这里。

        总而言之,来到这里的女人,都是无依无靠,如同浮萍般,随意能被人决定生死的。

        直到一人的到来,给她们带来了活下去的希望。

        那就是巫老。

        村女成了棺女,每个棺女一辈子都必须守着一副棺材,每日磕头祭拜,烧香祈福。

        除此以外,棺女还要埋葬尸体。

        镇子里送过来的凶尸,她们需要清身、更衣、着装、安魂、下葬,做这五个流程。

        凶尸是指,暴毙、横死、被虐杀、残害等等死状可怕的尸体。

        这种尸体,很难安葬,会尸变,也就是变成僵尸,危害四方。

        一辈子守棺的棺女,受巫老教诲,掌握一套安葬凶尸的办法。

        来村子两年的姜遥,知道的也只有这些,再其他,也就巫老知道了。

        不久前,安葬的尸体,就是一具凶尸,葬在村子后山。

        那里葬了很多凶尸,姜遥一路看见的那些捡纸钱的高瘦鬼,就是凶尸鬼。

        “今天雨好大,阿遥,你回家记得烧热水,不然明天就要生病了。”

        小玲冻得不轻,抱着双臂,瑟瑟发抖,嘴巴都冻得发紫,夜晚温度寒冷,又下雨,走这么长的路,她说话都是哆嗦着的。

        小玲居住的屋子,在姜遥隔壁,所以在棺女之中,和她是相熟的。

        姜遥和她告别,通过木质楼梯,来到屋前,才终于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棺女要一辈子守一个棺材,棺材里尸体,等于棺女的丈夫,所以要一辈子保持贞洁。

        每个棺女家中都有一个棺材,除了安葬凶尸,平时时间都会和棺材待在一起,连睡觉,都需要睡棺材旁边。

        倘若姜遥上山下山安葬凶尸过程中,没有见到鬼,此时便直接推门而入了。

        可这个世界有鬼,而且鬼比人多。

        姜遥不用想,也能猜到,进去之后会看见什么。

        眼前居住的吊脚楼建筑分三层,第二层才是居住的地方,第三层放置一些杂物,那副棺木就摆在中间堂屋里。

        身后木质栏杆老旧,屋檐遮挡着哗啦落下的大雨,屋内有一缕烛光透过门缝泄露出来。

        姜遥在记忆里翻找。

        离开前,她点燃了屋里的蜡烛,但过去这么久,蜡烛应该早就燃灭了才对。

        姜遥思考两秒,便伸手推动木门。

        木门发出吱嘎的呻吟,在昏黄的烛光之下,一副由槐木制成的棺材映入眼帘。

        槐树属阴,槐字,一个木加一个鬼,聚阴又招鬼。

        姜遥推开门,一股阴冷扑面而来,比起屋外,屋内的温度似乎要更低一些,本就湿透的衣服,此时是双倍折磨。

        她现在处境是必须进屋。

        从山上安葬的经历来看,她虽对脑子里关于‘阿遥’的记忆陌生,甚至觉得自己遗失了一段记忆,但如今已没有回头路,必须按照‘阿遥’记忆里的样子循规蹈矩。

        姜遥心下冷静,在她看来,记忆是属于名叫‘阿遥’的人,并不属于她。

        她跨过门槛,身后传来一声‘哐当’。

        貌似有一阵强风,将木门吹动,两扇门紧密合在一起,隔绝了外面噼啪的雨声。

        姜遥没有回头,依照往常,抬着脚,来到棺木前。

        棺木是腾空吊起的,不沾地,一头高,一头低,高处代表阳,低处代表阴,棺椁上贴着黄符,此时棺材是往低处倾斜的。

        贴在低处的黄符有些潮湿,有一半生了霉。

        姜遥:“………”

        处处透着不祥。

        她的家里,比后山都要危险。

        姜遥硬着头皮上前,从一旁抽出三炷香,凑近烛火前点燃,香潮湿,点半天都点不起来。

        眼看蜡烛就要熄灭,她将油灯里的油倒出一些,倒在香头上,然后去点,香终于点燃了。

        惊悚的一幕发生了,棺材缝隙钻出一缕缕黑雾,下一秒,蜡烛熄灭,黑暗像海绵将所有声音吸干。

        姜遥强忍着拔腿就跑的冲动想法,紧握着手中的三炷香,无视周遭发生的一切,继续祭拜。

        ‘咔嚓……’

        耳畔传来异响,是骨头摩擦的声音,更像是嘴巴张开,下颌骨缓缓碰撞。

        姜遥念了几句祈福词,随即快速向着棺材拜了拜,最后将三炷香插入香器里。

        那瘆人的声音并没有消失,从面前来到她的身后,肩侧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寒意,比起下山路的那只女鬼,要强太多。

        姜遥从软垫上起来,无视身后的鬼动静,往灶房里走。

        没有灯,她完全是摸瞎走,手伸在前面试探着,跟随着记忆,快到达灶房时,指尖猝然触碰到一片冰冷皮肤触感。

        就像是摸到了死人的皮肤,十分冰冷,只是碰到一下,便要将她全身的体温都带走一样。

        姜遥唇角几不可见地抿起,并没有收回手,手臂继续往前伸,步伐不停,花了一些时间,终于来到了灶屋。

        火柴点不起来,屋里阴气太重,她想要烧水冲澡的想法泡汤,只能在灶房角落找到几块干瘪的烙饼,勉强填饱了肚子。

        那只从棺材里出现的鬼阴魂不散,始终徘徊在她附近,因为她假装没有发现,暂时逃过一劫。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