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他提离婚我爆瓜,婆家人全慌了在线阅读 - 第223章 惊呆了!三胞胎

第223章 惊呆了!三胞胎

        【哇靠,三胞胎!

        贺爸这是闷声放大招,一下蹦出三个来了。

        感情他把别人的女儿都养大了,自己的孩子却流落在外。

        啧,他要是知道自己有三个孩子流落在外,估计会笑疯。

        对了,你刚刚说三胞胎妹妹快嘎了怎么回事?

        得了什么病?】

        大瓜:(血癌!

        急性的。

        夏橙芸一家移民后,她父母没几年就意外去世了。

        她父母在的时候,疼惜她,还能帮她带孩子。

        可自从她父母去世后。

        她就彻底没了依靠。

        她因为未婚先孕带着三个孩,她哥哥觉得她丢人。

        逼她说出孩子父亲是谁,她死都不肯说。

        最后被她大嫂将她连同孩子一起赶出家门。

        那时候孩子才五岁。

        她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

        可想而知她生活多艰难。

        她哥哥觉得愧疚,想要在金钱上弥补她。

        但她那嫂子总是冷嘲热讽。

        每给一次钱,都要和她哥哥大吵大闹,甚至以死相逼。

        夸张的是她大嫂还跑到夏橙芸的单位上去闹。

        说她专吸娘家骨血。

        生了三个来历不明的野种。

        自己养不起不说,还要让娘家人帮着养。

        她大嫂威胁她哥哥要是再帮助她,她就死在他们兄妹面前。

        后来夏橙芸不想因为自己,害她大哥大嫂离婚,不得已带着三个孩子搬家。

        三个孩子,两儿一女。

        都是异卵,三个孩子都长得不像。

        这不,前段时间小女儿检查出血癌。

        而且还是急性的。

        她两个哥哥和夏橙芸想捐骨髓救她,可惜配对没配上。

        她去求她大哥大嫂帮忙配对。

        希望骨髓能配上,能够救女儿一命。

        运气挺好,她大嫂配对上了。

        可那女人太自私了。

        她怕捐骨髓有风险,不愿意捐献骨髓。

        夏橙芸走投无路,不得已本打算回国把孩子的身世告诉贺志章。

        让他帮忙配对救女儿的。

        哦呵呵,哪知道你亲爹这次倒是做了个好事,扔个项目把贺志章给引到h国去了。

        你说他们这算不算是缘分?)

        贺夕颜:【确实是惊天秘瓜。

        希望贺爸回来能将他们母子几个带回来。

        这样大家也可以帮忙给那位妹妹配对骨髓。】

        ……

        h国。

        贺志章与夏橙芸点了几个菜。

        夏橙芸看着贺志章,吃着吃着眼泪忍不住滚落。

        她今天之所以会在酒店,就是打算回华国的。

        原本,再过一个小时。

        她定的航班就要起飞了。

        可她没想到会遇到贺志章。

        贺志章见她突然落泪,有些意外和慌乱。

        “橙芸,你这是怎么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不问还好。

        他一问,夏橙芸泪水如珠,肩膀控制不住的颤抖。

        “贺志章,对不起!”

        贺志章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句对不起搞蒙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这么多年没见。

        你怎么会对我说这种话?”

        任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这一句对不起从何而来?

        夏橙芸哭红了眼,泪眼婆娑地说,“求你,救救我的女儿吧!

        我今天原本是打算回华国的。

        可我没想到会在酒店遇到你。

        我女儿她,她得了血癌。

        医生说要是再配对不上骨髓。

        她就没救了。”

        贺志章没想到她女儿会得重病。

        他想也没想就说,“你别着急。

        等吃过饭我就去配对骨髓。

        若是骨髓能配上,我就捐给你女儿。

        可是,就算如此。

        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

        夏橙芸还没把女儿的身世告诉他。

        可一听他说骨髓弱若能配对上就捐给女儿。

        她瞬间觉得这些年再苦再累都值了。

        她一直都没后悔过生下三个孩子。

        想到他已经离婚,夏橙芸深吸了一口气,“我说对不起。

        也是因为孩子。

        其实,我的女儿。

        也是你的女儿。

        我偷偷生了你的孩子。

        没有经过你的允许。

        我私自生下了他们。

        如果不是女儿得重病。

        如果你没有离婚,

        我这辈子都没打算说出来。

        贺志章,我知道我偷偷生下他们很自私。

        但是,我不后悔生下他们。”

        贺志章闻言,手里拿着的筷子‘啪’的掉到地上。

        震惊得目瞪口呆。

        生了他的孩子。

        怎么可能?

        他们之间除了曾经是邻居,根本就没有存在过暧昧关系。

        怎么可能会生下他的孩子?

        夏橙芸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她解释道,“还记得20年前的xxxx天吗?

        那天你喝醉,我和你……”

        贺志章一听她所说的时间,立马摇头。

        “不可能!

        那一天的事我记得清清楚楚。

        虽然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但我清醒的记得,我醒来的时候身边是何凤,不是你。”

        夏橙芸苦笑摇头,“不是的。

        那一天的人是我。

        我不知道我离开之后,何凤是怎么进入房间的?

        但我想告诉你。

        那晚和你在一起的人确实是我。

        我也没想到那一晚后,我就怀孕了。

        我检查出怀孕的时候,你与何凤已经走到一起了。

        我舍不得把孩子打掉。

        恰好那时候我父母又准备移民。

        我和他们一起来了h国,偷偷生下了他们。”

        贺志章闻言,心里又喜又惊。

        喜的是莫名其妙有了孩子。

        惊的是夏橙芸竟然生下他的孩子,如今孩子还得了重病。

        而他,却从未做过一天做父亲的责任。

        贺志章捂着心惊肉跳的心脏。

        “你让我缓缓。”

        他深呼吸几口气后回想夏橙芸的话。

        她说的是他们,而不是她!

        他有些疑惑道,“你难道生了双胞胎吗?”

        夏橙芸摇头,“不是双胞胎。

        是三胞胎。

        两儿一女。

        两个儿子很健康。

        可是女儿!

        不久前查出血癌。

        我和她两个哥哥的骨髓都没配对上。

        唯一配对上的只有我大嫂。

        可是她怕捐骨髓有风险。

        不愿意给娇娇捐骨髓。

        我实在是没办法了。

        我不想失去女儿。

        所以才准备回国把女儿的身世告诉你。

        想让你救救她。

        但我并不知道你离婚了。”

        贺志章被她一句三胞胎轰炸得呆愣在当场。

        过了好久才回过神。

        不敢置信地问。

        “你,生了三胞胎!”

        “给我生了三个孩子!”

        夏橙芸有些难为情地点头。

        贺志章咽了咽口水,“那你丈夫呢?

        他不建议你带着三个孩子吗?”

        夏橙芸摇头,“我一直都没结婚。”

        这下,贺志章更加震惊了。

        “你是因为三个孩子才一直没结婚吗?”

        夏橙芸:“算是吧!”

        其实没结婚,孩子只是一部分原因。

        最重要的是除了他,她没有再遇到让她心动的人。

        孩子们都上小学了以后,追求她的人也有。

        可她这人向来一根筋。

        不喜欢她就不想将就。

        这不将就,就一年又一年的过到如今。

        直到女儿查出重病。

        她才不得已打破这平静的生活。

        为了救女儿。

        她已经花光了这些年的积蓄。

        若不是迫于无奈,走投无路之下,她又怎会说出孩子的身世?

        贺志章,是她年少时的喜欢。

        可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他就与刘家定了亲。

        后来刘嫣然病逝,她怕他还没走出失去刘嫣然的伤痛,想再等一段时间给他表白。

        那知道意外和他发生关系后,她还来不及说,就看到贺凤住进了贺家。

        她一直在错过。

        贺志章没想到她给他生了三个孩子。

        不但没结婚。

        还一个人把孩子抚养长大。

        这一瞬间,他心里极其复杂。

        他把贺紫鸢当宝一样娇养长大。

        可她却不是他的女儿。

        而夏橙芸,却给他养大了三个子女。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若是告诉我那晚的人是你,我不会与何凤结婚的。

        我与何凤在一起,最重要的还是因为那一晚。

        不过,如今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既然我已经知道孩子们的身世。

        那我就不会放任不管。

        你既然没有结婚,等我回国的时候跟我一起回去吧。

        等下先去给娇娇做骨髓配对。

        明天我们就回国。

        我的骨髓不一定能配对得上。

        但回国后,机会就大一点。

        我可以让身边的人帮忙配对骨髓。”

        夏橙芸没有意见。

        “我和娇娇可以跟你一起回去。

        但两个儿子愿不愿意回去,还得看他们的意思。

        我一直没告诉过他们的身份。

        回去后告诉他们。

        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接受?

        三个孩子从小都很懂事。

        小的时候会问我爸爸在哪儿?

        但从上小学以后,他们就没有再问过。

        这些年,是我亏欠了他们。

        没能给他们一个完整的家。”

        贺志章:“错不在你。

        你做得已经很好了。

        而我,白捡了一个大便宜。

        什么都没付出,就多出了几个孩子。

        回去后,我爸要是知道这个消息。

        铁定会乐傻。”

        贺志章虽然离婚了,但家里还有女儿。

        夏橙芸多少还有些担忧。

        “我带娇娇回国的话,会不会给你造成困扰。

        颜颜她们……?”

        她并不是想要孩子回去争什么。

        但女儿的病耽搁不起了。

        贺志章安慰道,“颜颜那里,你不用担忧。

        她已经结婚生子。

        没有在家里住。

        至于紫鸢,已经不在了。

        她与何凤出了车祸,一起走了。

        现在家里就只有我和老爷子。

        还有,颜颜很好相处的。

        前段时间,老爷子想把股份转给她。

        让她管理公司。

        她都不愿意要。

        还想让我结婚生子呢。

        所以,你和孩子们回去,完全不用担忧。”

        夏橙芸没想到何凤已经死了。

        她没想到多年没见,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变化。

        ……

        随后,贺志章付了饭钱。

        夏橙芸带他去医院看女儿,顺便做骨髓配对。

        ……

        贺志章做了骨髓配对后,跟在夏橙芸的身后走进夏娇娇的病房。

        病房里。

        夏娇娇静静地躺在病床上,面色如纸般苍白,毫无血色。

        原本明亮有神的双眼,如今深深地凹陷进去,目光中透着疲惫与迷茫。

        消瘦的脸庞失去了往日的圆润,颧骨高高凸起,仿佛要刺破那层薄薄的皮肤。

        嘴唇干裂,毫无血色,微微张合间,气息微弱得让人揪心。

        稀疏的头发凌乱地贴在头皮上,失去了往日的光泽与生机。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她就从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变得沉默寡言。

        这段时间,她身体消瘦得厉害。

        头发一天比一天掉的多。

        她的身体瘦弱不堪,病号服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显得格外空荡。

        整个人散发着一种绝望而又脆弱的气息。

        仿佛生命的烛火在风中摇曳,随时都可能熄灭。

        贺志章走进病房,看见躺在病床上瘦弱的女孩,瞬间红了眼眶。

        也许是血缘关系作祟。

        看到病床上的女孩,他心脏瞬间一阵刺痛。

        那种疼就像被大手撕扯一般,疼得让人无法呼吸。

        “娇娇!”

        也许是听到他的声音。

        呆呆望着天花板的夏娇娇把目光移到他身上。

        随后看了看她妈妈。

        “是妈妈的朋友吗?

        “妈,我都已经跟你说过了。

        放弃吧!

        我的病是治不好的。

        不用白费力气找人帮我配骨髓了。”

        她知道妈妈为了救她。

        求了身边所有认识的人帮她配配骨髓。

        夏橙芸坐在她床边,握着她的手,泪水迷糊了视线。

        “对不起,娇娇。

        是妈妈不好。

        这些年是妈妈亏欠了你们。

        我身后这位叫贺志章。

        他不是妈妈的朋友。

        他是你们的爸爸。

        是你们的亲生父亲。

        对不起,妈妈瞒了你们兄妹三人这么多年。

        你们不要怨他。

        你爸爸并不知道你们的存在。

        你们是妈妈偷偷生下来的。”

        夏橙芸的话,把夏娇娇惊呆了。

        她本就凹陷的眼睛,被这消息震惊得差点瞪出眼眶。

        “爸爸?”

        这陌生的称呼。

        她没想到在生命快到尽头之时,还能叫出来。

        年幼时,她会问妈妈,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爸爸,而他们没有。

        妈妈那时候说,“你爸爸为了养你们,出远门挣钱去了。”

        可随着年龄增长,爸爸一直没回来。

        她渐渐懂事,知道并不是每个孩子都有爸爸。

        她已经忘了爸爸这个人。

        而贺志章看到女儿惨白病弱的脸,瞬间忍不住泪奔。

        他握着她另一只手,“对不起!

        我来得太晚了。

        是我不好,没有尽过一天作为人父的责任。

        这些年,让你们母子几个受苦了。”

        这时,病房里又进来两人。

        夏娇娇的视线瞬间移到那两人身上,眼里露出惊喜。

        “大哥,二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