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一】

【一】

        叶容森是个Alpha。

        说得再精确点,他是个炙手可热的Alpha。

        都说命运是公平的,可上帝偏偏特别照顾叶容森,不仅给了他一副好皮囊,还给了他一个聪明的脑袋。才年过三十,却已经是A大最年轻的法学系教授,想要跟他一度春宵的Omega不计其数,可叶容森却洁身自好,从未听过过他有固定的恋人或床伴,也从不出入那些花天酒地的场合。

        如果说这些自身条件还不足以让叶容森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的话,那叶容森的家世注定了他必须成为人上人。

        叶容森的父亲是个Alpha,四季合伙人的创始人,四季合伙人是全国最大的律师事务所,涉足范围之广,与四大财团均有密切的合作往来。而叶容森的母亲也是Alpha,国内首屈一指的心外科专家,她经常受邀出席各大国际医学讲座,可谓名声在外,风光无限。

        今年三十岁的叶容森,也到了成家的年纪,叶母这些天忙着替他张罗相亲,但他本人却不怎么积极,似乎对于未来伴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根本不在意,只要是个人就可以了。

        “容森,你看看这个怎么样?”叶母手里拿着一堆Omega的照片,指着其中一个清秀的少年问道,“应该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叶容森头也不抬地说道,“随便。”

        “什么叫随便?你以为这是吃饭吗?”叶母对叶容森的态度颇有些不满,“都这个年纪了,也不上点心,你看看哪个Alpha到了你这个年纪,连个对象都没有的?”

        “妈,你不能省点力气吗?”叶容森放下手中的报纸,索然无趣地说道,“你知道我对成家立业不感兴趣。”

        叶母轻轻皱眉问道,“你是不是还想着魏柒?”

        听到魏柒的名字,叶容森也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和他没关系。”

        “那你给我从里面挑一个相亲。”叶母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连脾气固执的叶父都不是妻子的对手。

        看着眼花缭乱的照片,叶容森从中随便挑了一张,甚至没有多看一眼照片上的人长什么样,“就他吧。”

        叶母笑得嘴都合不拢,“好好好,这孩子好,听说他还是你的学生呢。”

        “什么?”叶容森淡漠的脸上总算有了些表情,“学生?”

        “对啊,他叫程曦禾,也是学法律的,介绍的人说他一直都有听你的课。”叶母看了一眼一脸迷茫的叶容森,“你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吧?”

        叶容森拿过照片,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照片里的人长相清秀,清澈透明的目光里像是流淌着一汪清泉,模样乖巧,看起来是很好掌握的一类人。不过,他还真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毕竟每次来上他课的人不计其数,谁有空去一个一个观察。

        “没有。”叶容森放下照片,“妈,我上去准备明天上课的资料,吃饭了叫我。”

        “诶,你这孩子,我还没说完呢,你不多了解人家一下!”

        叶容森觉得自己是个生性情感淡薄的人,结婚对他来说不过是父母期待的事,所以对象是谁都不重要,只要乖巧听话就行,他不喜欢惹是生非的人。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叶容森特地注意了一下叫做程曦禾的学生,因为只在照片上大概看了一眼,一时半会儿也很难从人满为患的教室里精确地找到人。

        “今天我们来分析一下昨天小测的题目,从选择题开始,第一题。”

        “我国《立法法》明确规定:“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关于这一规定的理解,下列哪一选项是正确的?

        A.该条文中两处“法律”均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制定的法律

        B.宪法只能通过法律和行政法规等下位法才能发挥它的约束

        C.宪法的最高法律效力只是针对最高立法机关的立法活动而言的

        D.维护宪法的最高法律效力需要完善相应的宪法审查或者监督制度”

        叶容森的提问刚结束,数十只手齐刷刷的举起来,男男女女看向他的眼神里都是爱慕,他微微垂眸,不动声色地叫出了程曦禾的名字,“程曦禾,你来回答。”

        坐在角落的程曦禾听到叶容森叫他的名字,先是微微一怔,仿佛一瞬间置身在梦幻之中,直到身边的同学颇为不高兴地推了他一把道,“叶教授让你回答问题呢。”

        程曦禾战战兢兢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白皙的脸蛋涨得通红,低着头,也不敢去看叶容森的眼睛,结结巴巴地说道,“选、选D。”

        这么容易脸红,果然还是个孩子。

        叶容森唇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程曦禾同学,回答问题的时候,应该看着老师。”

        受到惊吓的程曦禾反射性地抬起头,目光和叶容森不期而遇,因为紧张的关系,额头开始冒着密密麻麻的细汗,甚至不自觉地咽着口水。

        叶容森似笑非笑地盯着程曦禾看了一会儿,“答得很好,你坐下吧。”

        程曦禾慌张地坐下,胡乱地在笔记上写了几笔,心想着叶容森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他不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也不是班上长得最好看的Omega。

        下课以后,叶容森接到叶母的电话,“我刚刚给程曦禾的父亲打了个电话,今晚你们俩就见一下面吧。”

        “我们刚刚见过了。”

        “见过了?”叶母问完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你在班上看到他了?”

        “嗯。”叶容森语气里对程曦禾似乎还挺满意,“看起来很安静。”

        “那就更好了,那就你直接约他吃个饭。”叶母在电话上絮絮叨叨嘱咐了一番,“人家比你小那么多,记得到时候多让着对方一点。”

        “妈,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种喜欢以大欺小的人?”

        “我是担心你把人家吓跑了。”叶母似乎特别喜欢程曦禾,叶容森总觉得自己好像跳了一个设下的陷阱。

        “您似乎很喜欢程曦禾。”

        “啊、啊……咳咳”叶母尴尬地咳嗽了两声,“我下午有一台手术,不跟你多说了,我会打电话和张妈说今晚不用准备你的晚饭。”

        叶容森还没来得及多说什么,叶母就着急地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