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二】

【二】

        “曦禾,叶教授怎么会知道你的名字?你们很熟吗?”叶容森的课一结束,坐在旁边的Beta同学就忍不住问道。

        要知道,叶容森从未直接点名道姓让人回答过问题,毕竟教室里人多,要记住那么多名字也不太可能,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大家举手,叶容森随便点一个人回答,今天却破天荒叫了程曦禾的名字。

        “没、没有,我和叶教授不熟的。”程曦禾心想,他哪有那个本事去认识叶容森,能坐在教室里上他的课就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是吗?”同学带着怀疑的目光看了一眼程曦禾,“你不会是故意不想说吧?”

        “我真的不认识叶教授。”程曦禾性格沉闷,在学校也很少和人深交,呆得最多的地方就是学校图书馆。

        程曦禾被叶容森点名回答问题的事情一下子就在系里传开了,五花八门的流言说什么的都有,有些话程曦禾听见了,也当作没听见,因为人言可畏,你越是狡辩,别人越会觉得你想隐藏什么,所幸随他们去好了。

        程曦禾的母亲早逝,父亲另娶,继母又带了一个儿子进门,虽说是程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但日子却过得不如别人想象得那么好。程父是个Alpha,他对于程曦禾是Omega这个身份极为不满,从心底觉得家业是不能交给Omega的,所以对这个儿子通常都是爱答不理。

        相反的,继母的儿子秦宵很得程父宠爱,不仅因为秦宵是个Alpha,更因为他自身能力卓越,很多人见到程父都会夸他养了个好儿子,这让他脸上很有光。程曦禾更像是程父人生中的污点,还是一辈子抹不去的污点。

        所以当叶容森的母亲找上门想和他们联姻时,程父自然是高兴的,要知道叶家在国内的势力虽然说不上能呼风唤雨,但比起成家来说也是绰绰有余。程父也没想到,他这个Omega的儿子还有点作用,至少还算不上一个废物。

        秦宵回到家,没见到程曦禾,有些担心地问道,“爸,曦禾呢?这个点他都应该回家了吧?”

        难得提到程曦禾时程父的脸上有了喜色,“他和叶容森去相亲了。”

        “什么?”秦宵顿时一颗心都揪了起来,“相亲?曦禾才20岁,相亲太早了吧?万一对方不是什么好人怎么办?”

        “胡说什么?”程父瞪了一眼秦宵,“叶容森是什么身份,他能看上曦禾,是曦禾上辈子修来的福。”

        “爸,曦禾他还那么小,都没走出过社会!你怎么放心把他交给别人?”秦宵着急起来口不择言,“我这就去接他回来。”

        “你给我回来!”程父重重放下茶杯,叫住准备冲出门外的秦宵,“程家和叶家的联姻势在必行,哪怕是你,也不能阻止。”

        秦宵知道程父不喜欢程曦禾,但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现在只把程曦禾当作利益交换的工具。

        程曦禾站在公交站等车,没等来公交车,却等到一辆黑色奔驰停在他面前。叶容森打开车窗,对程曦禾言简意赅地说道,“上车吧。”

        若不是公交车站现在只有他一人,程曦禾真的会觉得叶容森是在和别人说话,他指了指自己,不确定地问道,“叶教授,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程曦禾同学,我在和你说话。”叶容森故意叫了程曦禾的全名。

        程曦禾以为叶容森是想顺道送他回家,摇摇手拒绝道,“叶教授,我自己坐公交车回家就行了。”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叶容森觉得程曦禾一脸迷茫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装傻,“你父亲安排了你和我相亲。”

        程曦禾听到叶容森的话,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他和叶容森相亲?

        “在这里说不方便,一会儿公交车就该来了,你先上车,我慢慢跟你说。”

        程曦禾犹豫了一下,上了叶容森的车。

        叶容森将程曦禾带到了平时常去的餐厅,老板和叶容森也算是旧识了,见到他带着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打趣地问道,“你对未成年人下手?”

        “他是我的学生,今年二十了。”

        叶容森是个不喜欢多做解释的人,他带着程曦禾坐到了窗口的专属位,然后将菜单放到他面前,“先点单吧。”

        “叶教授,对不起……”程曦禾紧张地拨弄着藏在桌下的手指,声音微微发颤,“我父亲确实没有跟我说过这件事,给您添麻烦了,我会回去跟他说清楚的。”

        “说清楚什么?”叶容森看着程曦禾,“你喜欢我吧,所以有什么可以说清楚的。”

        程曦禾确实暗恋叶容森,但被对方那么直接地说出来,还是万万没想到的。

        “那叶教授为什么来相亲?”程曦禾心想,如果自己的心思都被对方知道了,也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了,这样反而显得矫情。

        “我么?应该是父母之命吧。”叶容森说得极为轻巧,似乎根本不在意相亲对象是谁,哪怕不是程曦禾,他也无所谓。

        程曦禾明亮的双眸暗了暗,显得有些失望。

        见到程曦禾之前,叶容森确实觉得结婚对象选谁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父母都喜欢,但见完程曦禾之后,他觉得如果结婚对象喜欢他,那往后应该还能省不少事,或许程曦禾是个不错的选择,就是年纪稍微小了点,但看起来很懂事。

        “肚子饿了吧,先吃饭。”

        叶父晚上没见到叶容森,有些奇怪,“容森呢,他不会来吃饭?”

        叶母满脸喜滋滋地回答,“忘了跟你说,他去相亲了。”

        “他肯去相亲了?”叶父有些意外,“之前不是提了好几次都不愿意去吗?”

        “容森就不能变卦?”

        “估计是挡不住你死缠烂打吧。”

        “你这人怎么说话?”叶母碎碎念道,“我还不是为了他着想,那么大年纪了,起初担心他还想着魏柒,但他自己说不是。”

        “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叶父觉得叶母有时候神经大条得可以,“算了,这也是喜事一桩,相亲的对象是哪家的孩子?”

        “程曦禾,程家的孩子,他六岁那年,母亲去世的时候,我们还去他们家参加过葬礼。”叶母提醒道。

        “哦,有点印象。怎么会选他?”

        “我对那孩子印象挺好的,是个好孩子。”

        叶父点点头,没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