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三】

【三】

        晚餐结束后,叶容森把程曦禾送回家。

        “谢谢叶教授。”

        程曦禾刚准备下车,叶容森抓住他的手,一本正经地问道,“程曦禾,你要跟我结婚吗?”

        能嫁给叶容森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但程曦禾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叶容森对他来说终究是可望不可即,那么优秀的人,又怎么是他一个平淡无奇的人配得起的。

        “我配不上你。”

        叶容森微微皱眉,抓着程曦禾的手紧了紧,“我是在问你要不要和我结婚,不是问你,你配不配得上我。”

        “叶教授为什么要选择我?”程曦禾微微垂眸,“有很多人喜欢你,我不过是其中一个。”

        程曦禾说得没错,就算不是程曦禾,以叶容森的条件,他还能找到一个和程曦禾一样喜欢他的人跟他结婚。叶容森也说不出为什么要选程曦禾,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牵引着他,让他选择眼前这个人。

        叶容森不会说谎,也不擅长说谎,比起欺骗,他更愿意说实话。

        “因为你适合结婚。”

        虽然知道叶容森不是因为喜欢他才想跟他结婚,但至少在男人回答之前,程曦禾多少还是有些期待的,但所有的期望还是在失望中落空。

        “是吗……”

        “我现在不喜欢你,并不代表以后也不喜欢你。”叶容森实事求是说道,“难道你不想试试吗?试着让我喜欢你,如果能跟我朝夕相处的话,几率应该更高一点。”

        叶容森是个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沉着冷静的人,哪怕面对程曦禾的质疑,他也能从容不迫地应对,似乎天崩地裂都不能使他露出慌乱不已的神情。

        “曦禾。”

        秦宵强大的Alpha气息强行闯入叶容森和程曦禾之间,叶容森抓着程曦禾的手并未放开,只是看了一眼秦宵,转而问程曦禾,“这位是?”

        “他是我哥哥。”

        “你们长得不像。”叶容森并没有了解过程曦禾的家世,所以自然也不清楚秦宵和程曦禾之间的关系。

        “他是我继母的孩子。”

        叶容森松开程曦禾的手,微微一笑,“他很紧张你。”

        程曦禾并未听出叶容森话里的另一层意思,只是点点头,“他对我很好。”

        “我跟你说的话,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立刻结婚。”

        叶容森倒不是急于结婚,只是不想一天到晚被母亲抓着去相亲,如果程曦禾是个合适的人选,他又何必再纠结。

        程曦禾抿了抿嘴,没有说话,默不吭声地走下车。

        “今天麻烦你了,叶先生。”

        “不客气,应该的,说不好我们以后都是一家人。”叶容森不着痕迹地应对秦宵的敌意。

        秦宵紧了紧双拳,俊脸绷紧,拉过程曦禾的手,“曦禾,我们回去了。”

        叶容森轻轻闭上双眼。

        细白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方向盘。

        心里默数着。

        一。

        二。

        三。

        程曦禾突然抬头对秦宵说,“哥哥,只要这一次就好……”

        秦宵还没明白程曦禾话中的意思,程曦禾甩开他的手,转身奔向还停在原地的车。

        程曦禾拉开车门,叶容森勾唇浅笑。

        “叶教授,我们结婚吧。”

        “好啊。”

        如果说这是上帝给他的机会,他又为什么要放弃呢?叶容森现在不喜欢他有什么关系?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只要他无怨无悔的付出,叶容森终有一天可以看到的。

        叶程两家联姻的消息一夜之间传得满城风雨,有人欢喜有人忧,秦宵对于程曦禾的选择自然不能同意,先把他对程曦禾的心意放在一边不说,他怎么看都不觉得叶容森喜欢程曦禾,程曦禾嫁给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幸福的。

        “曦禾,你考虑清楚了吗?”秦宵不死心地做程曦禾的思想工作,“叶容森他不适合你。”

        “可是我喜欢他。”

        “曦禾,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喜欢只是仰慕,迷恋不能称为爱情。”

        程曦禾有个秘密,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包括秦宵。

        六岁那年,母亲的葬礼上,那是程曦禾第一次见到叶容森。恐怕叶容森都不记得这件事了,毕竟那时候他还那么小,两人也不过只有一面之缘。

        刚失去母亲的程曦禾很难过,他蹲在地上哭个不停,应付亲朋好友的程父根本没有时间安慰他。

        这时候,叶容森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根棒棒糖,“难过的话,就吃根棒棒糖。”

        那根草莓味的棒棒糖,程曦禾至今完好无损地保存在一个黑色盒子里,每当想念叶容森的时候都会拿出来看一眼。长大以后,再见叶容森,果然对方已经不记得他了,甚至连目光都不曾在他身上驻足。

        若不是因为这次阴差阳错的相亲,叶容森恐怕这辈子都不会与他有任何牵连了。程曦禾知道不该自不量力高攀叶容森,但暗恋数年的男人就这样站在他面前,让他嫁给他,这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

        “我知道。”

        如果只是迷恋,程曦禾对叶容森的感情也不会坚持那么多年,正因为不是迷恋,所以他才想要放手一搏,哪怕最后结果不尽如人意,他也认了。

        秦宵喜欢程曦禾,但碍于两人兄弟的身份,他始终不敢表白。如今他看到程曦禾如此业务反驳地要嫁给叶容森,他明白了,有些感情始终只能放在心里默默守护。

        “好,如果哪一天,你过得不开心了,想要回来,我永远在这里等你。”

        “谢谢你,哥哥。”

        程曦禾和叶容森的婚礼很快定了下来,婚礼当天前来的宾客全是名流贵胄,程曦禾明白大家都是看在叶家的面子才会赏光。不过对他来说,婚礼到底有多隆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站在他身边的人是叶容森。

        程曦禾坐在化妆室里有些紧张,秦宵替他整了整领带和西装,柔声安慰道,“很紧张吗?”

        “有点儿。”程曦禾的嗓音都有些微微发抖。

        “别害怕,我会陪你走到最后的。”

        秦宵摸了摸程曦禾的头,眼底是化不开的柔情,他到底还是和程曦禾错过了,不过只要程曦禾过得幸福,他的遗憾已经不足挂齿了。

        按照传统,应该是程父亲手牵着程曦禾交给叶容森的,但秦宵和程父商量了一下,鉴于他们兄弟情深,就破例让秦宵牵程曦禾入场。

        司仪洪亮的嗓音在大厅响起。

        “下面有请我们另一位新郎程曦禾先生入场。”

        程曦禾紧了紧手,秦宵拍拍他的手背,“我们要走了。”

        短短一分钟的路,程曦禾却觉得像走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当秦宵将程曦禾的手交到叶容森手中,那颗他自以为已经麻木的心狠狠抽痛了一下。

        “好好照顾曦禾。”秦宵的话里充满了不舍和难过。

        叶容森抓紧程曦禾的手,轻声道,“我会的。”

        交换戒指的那一刻,程曦禾才真真正正觉得,年少时的梦,在这一刻梦想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