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四】

【四】

        程曦禾不善饮酒,但今晚来敬酒的人却络绎不绝,这酒表面是敬他,实际是透过他在敬叶家。

        起先喝了两杯还能勉强保持清醒,喝得多了脑袋开始变得昏昏沉沉,坐在主桌的秦霄有些看不下去了,但还未来得及有所行动,站在程曦禾身边的叶容森轻轻挡在他面前,“曦禾喝多了,这杯酒我替他喝吧。”

        秦霄拆点忘了,他已经无法再正大光明地站在程曦禾身边了,那个曾经需要保护的人已经有了另有守护者了。

        叶容森Alpha的气息很强大,程曦禾有些不自然地往后挪了挪,如此细微的动作落入叶容森眼底,他自然地将手搭在程曦禾腰上,微微低头,在耳畔低声道,“别走神了。”

        程曦禾秀美的脸蛋浮上薄晕,轻轻点头。

        这样的举动在外人看来就是如胶似漆,对于新婚燕尔的人来说在正常不过。

        叶容森酒量不错,一晚上喝了那么多酒,只是稍稍觉得有些头晕,意识还是极为清醒的。

        婚礼结束后,程曦禾因为喝得太多,叶容森先将他抱到了车子里。

        “今晚辛苦你了。”

        从程曦禾那里了解到他和秦霄的关系后,叶容森也回家稍稍对程家做了些了解。程母死后,程父就娶了秦霄的母亲,据说在程家一直比程曦禾这个亲生儿子要得宠。

        秦霄对程曦禾很关心,这种关心在叶容森看来不止是兄弟关系,而是一个Alpha对Omega的占有欲。

        “好好照顾曦禾,他今晚喝多了。”秦霄眼神时不时扫向躺在车内的程曦禾,“还有,他睡觉喜欢踢被子,你要注意别让他着凉了。”

        叶容森笑道,“你真是个称职的哥哥,连弟弟睡觉的习惯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既然你们结婚了,就好好对曦禾,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叶容森对于秦霄的挑衅也没生气,唇角依旧挂着浅笑,“当然,我娶了曦禾,自然会对他好,你放心。”

        叶容森的态度着实让人挑不出错,正因为这样秦霄才会觉得生气,到底有多不在乎程曦禾才会觉得他不构成威胁?

        程曦禾睡得很沉,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叶家,迷迷糊糊间听到水流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洗澡。

        勉强从床上坐了起来,程曦禾用力揉了揉太阳穴,冷不丁从正前方冒出一个声音,“你醒了。”

        “啊?”程曦禾猛地抬头,这才想起来,他和叶容森已经完婚了。

        只见叶容森浑身上下只有一条浴巾系在腰间,腹部的六块腹肌肌理分明,那张俊美儒雅的面孔让人联想不到他有这样一副健硕的身材。

        程曦禾赶紧低下头,轻不可闻地说道,“嗯。”

        叶容森发现程曦禾很容易害羞,让人忍不住想逗逗这孩子,他故意不穿衣服躺到床上,果不其然程曦禾结结巴巴地说道,“叶、叶教授,你、你不穿衣服吗?”

        “穿衣服做什么?”叶容森单手撑着脑袋,看着程曦禾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反正一会儿还是要脱光的不是吗?”

        被叶容森这么一说,程曦禾更紧张了,一双眼睛不知道看哪里才好。

        “把床头的姜汤喝了吧,然后去洗个澡。”

        叶容森的话很暧昧,听得程曦禾脸一阵红一阵白,手忙脚乱地拿过床头的姜汤一饮而尽,然后匆匆留下一句‘我去洗澡了’,就如一阵风般冲进浴室。

        不知道是不是程曦禾故意躲着叶容森,他在浴室差不多呆了一个钟头也没出来的意思。叶容森换了套干净的睡衣,走上前敲了敲浴室的门,“曦禾,你已经在里面呆了快一个钟头了。”

        程曦禾磨磨蹭蹭地开门,叶容森看到他身上的小熊睡衣,忍着笑意,“这是小熊吗?”

        “嗯。”程曦禾洗了个澡,感觉意识也清醒了一半。

        程曦禾的性格还是挺对叶容森的胃口,不多话,容易害羞,很乖巧,看起来是个不会给人惹麻烦的对象

        叶容森在程曦禾吃惊的目光将他一把抱了起来,程曦禾紧张地闭上眼睛,但想象中的事情并没有到来,男人只是搂着他躺在床上,“放心吧,我不会那么快标记你的。”

        程曦禾没有说话,但心底的失望可想而知。一个Alpha不想标记Omega代表着什么?这个答案他在结婚前就已经知道了。

        “你还在念书,如果被标记了,会很麻烦吧。”对叶容森来说,标记程曦禾只是早晚的问题,不急于一时。

        “对了,你为什么选法律?”

        程曦禾轻轻回答回答,“我想做律师。”

        “律师吗?”叶荣森轻轻一笑,“小时候的梦想吗?”

        “算是吧。”

        叶荣森很难想象程曦禾伶牙俐齿地站在法庭上替人辩护,反倒觉得程曦禾更适合留在学校深造。

        “那叶教授为什么学法律?”

        “为什么还叫我叶教授?”叶容森转过身,“我们已经结婚了,你不觉得这个称呼太生疏吗?”

        因为叫习惯了,程曦禾一时半会儿也改不过来,“那应该叫什么?”

        “叫我容森吧。”叶容森伸手摸了摸程曦禾乌黑的秀发,“这样听起来亲近些。”

        程曦禾觉得这样亲昵的称呼有点难以启齿,纠结了半天才断断续续喊了出来,“容……容森。”

        程曦禾的嗓音带着少年独有的酥软,听得人很舒服,叶容森心口泛起一阵奇怪的涟漪,他微微倾身,吻住那张粉嫩的薄唇,那是比想象中更为柔软的触感。

        叶容森的举动无疑吓了程曦禾一跳,他吃惊得红唇微张,对方趁机搂住他的腰,将他拉进怀里,加深了这个吻。

        叶容森Alpha的气息太过强大,无孔不入地侵袭了程曦禾每一个脆弱的细胞,光是一个吻就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开始微微发烫。

        这个吻没有持续太久,叶容森稍稍放开程曦禾,意犹未尽地舔了舔被吻得鲜艳欲滴的唇瓣,微凉的手掌轻轻抚摸着温暖光滑的肌肤,“有感觉了?”

        程曦禾还没到发情期,但被叶容森这么挑逗,也着实有些忍不住,他咬着红唇,将脱口而出的□□咽了回去。

        “今晚就先这样吧,你也累了,剩下的事我们可以慢慢来。”

        叶容森看出程曦禾眼底的失望,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对方轻轻搂进怀里,“睡吧。”

        有些温柔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轻轻划过你的心口,不见鲜血淋漓,但着实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