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七】

【七】

        “容森,曦禾没给你添麻烦吧。”

        今晚程家餐桌上的饭菜尤为丰盛,很明显就是为了款待叶容森。

        叶容森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程曦禾,微笑着对程父道,“曦禾很乖。”

        “那就好。”

        程父今天约叶容森和程曦禾回来吃饭,主要是想看看两人进行到哪一步了,没想到叶容森娶了程曦禾,却没有标记他,这要是说出去,不是把他的老脸都丢光了。

        这顿饭吃得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程父旁敲侧击地询问叶容森准备什么时候标记程曦禾,叶容森也是游刃有余地打着太极,而本该受主角的程曦禾却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秦霄不喜欢程父将程曦禾当做物品,即便程曦禾已经嫁给叶容森,也并不代表他必须委屈求全。

        晚餐结束,程父又拉着叶容森闲聊了一会儿,秦霄将程曦禾叫到门外,“你和叶容森进展得还顺利吧?”

        “嗯,他对我很好。”

        秦霄了解程曦禾的性格,即使受委屈了也会往肚子里咽,“那他为什么还没有标记你?”

        程曦禾抿了抿嘴,“容森说现在标记我会影响学业,我也觉得有道理。”

        “曦禾,你知不知道你每次撒谎,眼睛就不敢看着我。”程曦禾的谎言太拙劣,又或者说叶容森的借口用得很烂,“他是不是不愿意标记你?”

        “没有,他不是这个意思。”程曦禾有些着急地解释道,“他有暂时标记我。”

        秦霄轻轻一笑,“曦禾,你应该清楚,暂时标记只能混淆视听,很快气味就会不见的。”

        程曦禾沉默不语。

        “曦禾,我希望你能过得好。”秦霄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如果叶容森一直不标记你,对你不公平,爸爸也会不开心。”

        “我知道。”

        “曦禾,即使这样,你还坚持你的选择吗?”

        秦霄以为程曦禾至少会犹豫一下,想不到对方却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

        程曦禾表面看起来柔弱,骨子里却透着韧劲,这点从秦霄认识他起就没变过。秦霄嫉妒叶容森不用付出却能得到程曦禾倾其所有的爱,而他守护了程曦禾那么多年,这人却只将他当做哥哥。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公平可言,叶容森生下来就是天之骄子,而他秦霄却必须步步为营,才不至于满盘皆输。

        “曦禾,我们回家了。”

        听到叶容森的呼唤,程曦禾与秦霄简单地道了别就跑了过去。

        程父的脸色说不上太好看,“容森,你先去开车吧,我有几句话想和曦禾说。”

        “好。”

        见叶容森走远,程父脸上那点仅存的笑容也荡然无存,他瞪了一眼程曦禾,“我以为你有本事让叶容森娶你,也会有本事抓住他的心,没有被标记的你难道就打算挂个叶夫人的标签过下去吗?”

        紧随而来的秦霄听到程父那么说,忍不住插嘴道,“爸爸,这件事不能怪曦禾,问题出在叶容森。”

        “你别护着他,问题出在谁我能不清楚吗?那还不是因为他没本事笼络住叶容森?”程父继续对程曦禾说道,“我希望下次再见到你的时候,不要只是挂着叶夫人的名号,我丢不起这个人。”

        程曦禾被程父说得很难受,他知道父亲一直不看好他,从出生起父亲就鲜少对他笑,最近一次对他露出笑脸,也是在他和叶容森的婚礼上。

        “好了,容森过来了,收起那副哭丧脸。”程父僵硬的面孔上露出一抹不算好看的笑容,“记住我今天跟你说的话。”

        回家的路上,程曦禾一言不发地望着车外,叶容森随口问道,“刚才爸爸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问问我的学习情况。”

        “那你哥哥呢?”叶容森记得程曦禾与秦霄也聊了不少。

        “也没什么,就是叮嘱我好好照顾自己。”

        程曦禾是个善于掩藏情绪的人,今天被秦霄和程父轮流轰击了之后,他还能保持一颗平静如水的心已经实属不易。

        “秦霄看起来并不怎么喜欢我。”

        程曦禾转过头,“你怎么会那么想?”

        “直觉吧。”

        叶容森心想,难道程曦禾难道一点都没察觉秦霄对他的感情吗?

        两人回到家,叶母拉着程曦禾聊天,叶容森则上楼洗了个澡,顺便查了一下邮箱,成堆的邮件里他看到熟悉的名字「魏柒」

        叶容森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打开,直接将邮件删除,仿佛它不曾出现过。

        对于魏柒的感情,叶容森很难用言语表达,当初和魏柒在一起,也是欣赏他的才华,但魏柒走了那么多年,他却没有真正哪一天思念过对方。

        魏柒于叶容森来说,就像是远途上优雅美丽的风景,擦肩而过之后会有惋惜,但却不会留恋。

        叶容森回了几封学生的邮件,回到房间时发现程曦禾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床头还为他留了床头灯,应该是怕他进来看不见。

        叶容森不由得开始比较起魏柒和程曦禾,他们是截然相反的类型,魏柒骄傲,程曦禾乖巧,应该说魏柒更符合他的择偶标准些,但他如今竟然觉得程曦禾更讨他欢喜。

        睡意朦胧之间,程曦禾感觉到叶容森的气息扑面而来,他缓缓睁开眼睛,“容森。”

        “嗯?”叶容森有些抱歉,“吵醒你了?”

        “没有,是我没睡着。”程曦禾睁了睁发酸的眼眶。

        叶容森伸手将程曦禾搂进怀里,发现对方手脚冰凉,“很冷吗?”

        “不是,我就是体寒。”程曦禾稍稍推开叶容森,“你别靠我太近,一会儿你也该冷了。”

        叶容森不仅没松手,反而将程曦禾搂得更紧了,“我抱着你,一会儿就热了。”

        程曦禾没有骗秦霄,叶容森对他真的很好,除了不愿意标记他,这个男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完美的丈夫。

        ……………………………………

        晚上叶母经过叶容森的房间时,忍不住耳朵贴着门偷听,被经过的叶父看见了,忍不住责备道,“你这是干什么?”

        “当然是听听他们进行到哪一步了。”叶母头也不抬地说道,“容森也是,什么怕影响曦禾的学业,我看他就是放不下那个魏柒!”

        “好了,你少提魏柒的名字。”叶父将叶母拽回房间,“你是生怕曦禾不知道魏柒的事吗?”

        “我是担心容森和曦禾。”

        “你担心有什么用,这种事情你急又急不出来。等曦禾fa|qing期到了,就算你不催促,容森也会动手。”

        “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叶母紧接着问道,“曦禾的fa|qing期应该不远了吧?”

        叶父瞥了一眼叶母,“这种事我怎么可能知道。”

        □□过后,程曦禾的身体终于有了些暖意,叶容森亲了亲他泛红的脸颊,“睡吧。”

        “容森。”

        “嗯?”叶容森摸了摸程曦禾的头,“睡不着吗?”

        “我喜欢你。”

        程曦禾清澈透明的目光仿佛能穿透黑夜,转瞬即逝的悸动让叶容森的心跳漏了半拍。

        这种表白从小到大听过无数次,却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连心口都微微发烫。

        叶容森觉得,似乎哪里有点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