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八】

【八】

        魏柒没想到叶容森连他的邮件都不愿意回,邮箱都快被他翻烂了,却始终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Gary今天一早就收到了魏柒的辞呈,他推掉了上午所有的行程,只为了与他这位爱将好好聊聊关于辞呈的事。

        “Oliver,为什么要辞职?”魏柒的辞职完全在Gary的预料之外,魏柒是他一手栽培的,除了跳槽,他实在想不到对方想要辞职的理由。

        “我打算回国了。”魏柒知道Gary对他有知遇之恩,只是有些事情他已经不能再等了。

        “回国?”Gary完全不能理解,“美国不好吗?你在这里实现了你所有的梦想。”

        “Gary,我很感激你对我的栽培,但我必须要回去了。”

        “Oliver,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Gary没想到魏柒居然愿意放弃在美国的一切成就,“从头再来的话会很辛苦。”

        魏柒毫不犹豫地点点头,“我考虑得很清楚了。”

        Gary知道魏柒是个固执的人,他也就不再多费唇舌挽留对方,快速地在魏柒的辞呈上签下字,“如果你有一天想回来了,随时欢迎。”

        “谢谢你,Gary。”

        上午只有一堂婚姻法,下课之后程曦禾就躲到了图书馆。

        没想到坐了没一会儿,外面就开始下起了暴雨。屋顶上噼里啪啦的雨滴声震天响地,程曦禾听到坐在附近的几个学生小声地抱怨着,“啊,真讨厌,居然下雨了,我又没带伞。”

        “我也是,早上才把雨伞从书包里拿出去的。”

        程曦禾也有些苦恼,下午上课的教室离图书馆有些距离,如果这雨只是下一会儿的话还好,要是下个不停可就麻烦了。

        天不遂人愿,直到上课的时间快到了,这场大雨也没有停歇的意思,程曦禾在图书馆门口徘徊着走了一会儿,最后憋足一口气,将课本顶在脑袋上,一路狂奔不歇地赶到了教室,然而自己也被淋成了落汤鸡。

        “哟,这是谁啊?”之前在课上问过程曦禾认不认识叶容森的Beta同学阴阳怪气地说道,“不是我们叶教授那位没被标记的新婚妻子吗?”

        说话的人故意将‘没被标记’四个字咬得特别重,来往的学生听见了,都纷纷慢下脚步,等着看好戏。

        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程曦禾不喜欢惹是生非,只当作没有听到对方的话,直接走进教室,挑了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程曦禾体质偏弱,淋了场雨,上课中途就演变成感冒了。

        叶容森今天满课,也没什么时间关心程曦禾,感冒的事情是被另一个老师告知的。

        “叶教授,程曦禾好像淋雨了,我看他上课的时候冷得直发抖,嘴唇都惨白,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对方话音刚落,再抬头的时候发现叶容森已经跑远了,心里嘀咕:都说叶容森不关心这个新婚妻子,看来消息并不怎么准确嘛。

        叶容森赶到程曦禾上课的教室时,发现教室里早就没有了他的身影,随手拦住一个出门的学生问道,“看到程曦禾了吗?”

        被拦住的学生先是脸微微一红,随后指了指程曦禾离开的方向,“我看到他往那个反向走了。”

        “谢谢。”

        程曦禾上完课觉得嗓子有些痒痒的,估计真是要感冒了,想着先去医务室那点药服下,以防病情加重,到时候传染给家里人就不好了。

        校医见到程曦禾冻得瑟瑟发抖,赶紧从柜子里拿了条毛巾让他披在身上,“怎么淋成这个样子?”

        “之前从图书馆出来,正好赶上下雨了。”

        程曦禾的身份校医是清楚的,他不理解地问道,“为什么不打个电话让叶教授给你送伞?他就在学校吧?”

        “他今天满课,让他送的话,太麻烦了。”

        “你这孩子还真懂事。”校医轻轻一笑,“好了,你去床上躺一会儿,我给你去冲点药。”

        “嗯,谢谢老师。”

        叶容森一路又问了好几个人,总算是找到了程曦禾的去向,原来是去了医务室。

        从茶水间泡完药出来的校医碰见匆匆赶来的叶容森,顺手将药塞到了对方手里,“程曦禾在里面,有点感冒了,刚给他泡的药。”

        “麻烦你了。”

        “我是不麻烦,但是有人似乎很怕麻烦你。”校医莞尔一笑,话里有话,“叶教授真是娶了个省心的妻子。”

        程曦禾没想到这时候会见到叶容森,先是微微一怔,随后反应过来,“容森,你怎么在这里?”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叶容森手里端着药,淡漠的面孔上看不出喜怒,“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曦禾着急地解释道,“我没事,就是有点小感冒。”

        “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叶容森见到程曦禾把自己弄得那么凄惨,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既生气又心疼,“你就那么喜欢折腾自己吗?”

        程曦禾以为叶容森是责怪他添乱,忙不迭时地道歉,“对不起,我不想给你添麻烦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你给我添麻烦了?”叶容森将药递给程曦禾,有些无奈地说道,“算了,你先把药喝了。”

        程曦禾接过药,先闻了闻,确定不是什么苦药,才放心大胆地喝了起来。

        叶容森拿过程曦禾身上的毛巾替他擦干头发,然后脱下外套披在他身上,又不放心地摸了摸额头,“还好没发烧。”

        “你还有课吧,我没关系的,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不用管我。”

        “我把课都取消了,你生病了,我还上什么课。”叶容森说得理所当然,没有半分不耐烦,“以后再发生这种事要记得给我打电话,知道了吗?”

        程曦禾乖乖点头,“嗯,我知道了。”

        “好了,我先带你回家换身衣服,免得一会儿加重感冒。”

        叶容森弯下腰想要抱程曦禾,却被他拒绝,“不要了,我身上都湿了,别把你也弄湿了。”

        从结婚到现在,叶容森发现程曦禾小心翼翼地不给自己惹麻烦,从不会在人前跟他打招呼,哪怕狭路相逢,也最多跟他点点头,如果不是他开口,程曦禾绝不会主动来找他。

        “没关系。”

        叶容森以不容拒绝的姿态将程曦禾抱进怀里,明明冷得牙齿都打颤了,却还是死死抿紧嘴唇不敢让他发现异样。

        程曦禾的乖巧就像是一巴掌狠狠甩在叶容森的脸上,他自认是个感情冷淡的人,对于程曦禾也只能做到一个丈夫应尽的责任,但对方却为了他处处忍让,哪怕在学校遭人排挤,也从未向他提起过。

        明明只要张张嘴就能让叶容森摆平的事,程曦禾却宁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也不愿意给他添麻烦。叶母说程曦禾是个好孩子,但叶容森不知道,这个孩子已经到了凡事都可以逆来顺受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