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九】

【九】

        虽然已经给程曦禾服用了预防感冒的药,但下午的时候他还是发起了低烧。叶容森身为Alpha,体质向来很好,极少生病,连感冒都少有,面对程曦禾这样的情况,还是有些棘手,再加上叶母昨晚启程去英国开研讨会了,最起码要一周才回得来。

        “很难受吗?”

        从家里的医药箱里拿了点退烧药给程曦禾服下,如果晚上还不见好转,叶容森打算带他去医院。

        程曦禾摇摇头,“不难受,已经好多了。”

        “真的?”程曦禾太能忍,叶容森担心他难受也不说,会把病越拖越久,“你要是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知道吗?”

        “嗯,就是有点困,稍微睡一下就好了,你别担心我。”程曦禾觉得很抱歉,因为自己生病的关系,叶容森连课都没办法上,“你要是有事就去忙吧,我没关系的,不用一直陪着我。”

        叶容森替程曦禾拉了拉被子,“你不喜欢我陪着你吗?”

        “不是,我当然喜欢。”程曦禾说得很小声,但叶容森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那为什么总是赶我走?”叶容森在程曦禾身边躺了下来,捏了捏他红润的面颊,“难道又是害羞?”

        程曦禾知道叶容森是个温柔体贴的人,哪怕真的不爱他,这些日子以来对他也是关怀备至,根本让人挑不出错。

        可是正因为这样程曦禾才会害怕,他怕自己越陷越深,得到的越多,想要的越多。原本想着只要能远远看着叶容森就好,结婚之后却想着能和对方白头偕老。

        见程曦禾不说话,叶容森也不再逗他,低下头想亲亲那苍白的薄唇,却被对方拉起被子遮住,闷声道,“现在不行,会传染的,我不想看你生病。”

        程曦禾越是这样,越是挠得叶容森心痒痒的,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叶容森还是头一次体会。

        “那就传染给我啊,你是我的,你的病也是我的。”

        叶容森扯下被子,强势地吻住程曦禾,对方有气无力地抵抗了一下,随即沉沦在热吻之中。

        叶父回到家,没见到叶容森和程曦禾的身影,叫来正在厨房忙活的张妈,“张妈,容森和曦禾都吃过晚饭了?”

        “没呢,曦禾发烧了,少爷在房间照顾他。”

        “发烧了?”叶父皱皱眉,“那怎么不叫家庭医生过来?”

        “曦禾不想看医生,少爷就找了点退烧药给他,好像现在已经退烧了,我做点清淡的给他送上去。”

        既然程曦禾已经没事了,叶父也不再担心,“嗯,你一会儿送饭的时候,让容森来趟书房。”

        “好的,我知道了。”

        因为生病的关系,程曦禾睡得很沉,叶容森也没叫醒他的打算,想着反正张妈还在准备晚餐,等弄好了再叫醒程曦禾也不迟。

        睡了一个下午再加上出了身热汗,程曦禾的感觉好多了,张妈把食物送进房间,“少爷,这是给曦禾准备的,让他趁热吃吧。”

        清粥小菜,没有半点油腻,病人看到很容易就有食欲。

        “少爷,老爷说让你一会儿去趟书房,他有事找你。”

        叶容森点点头,“我知道了,等曦禾吃完,我就过去。”

        张妈离开以后,程曦禾说道,“爸爸叫你,你就先过去吧,我自己可以吃。”

        “没事,爸爸那边不急,你慢慢吃。”

        叶容森看着程曦禾把食物吃完以后,才稍稍有些放心,“那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去找爸爸。”

        叶容森刚起身,程曦禾突然抓住他的手,明亮的双眸灿若星辰。

        “怎么了?”

        话音未落,程曦禾凑上前,迅速地在叶容森脸上亲了一下,神情里透着孩子的天真。

        叶容森的心轻轻一颤,薄唇微微上扬,他伸手搂住程曦禾的细腰,轻柔的吻从眉心落到下巴,“曦禾真乖。”

        叶父没想到会收到魏柒的简历,毕竟事情过去那么久,他和叶母都没想到他还会回来。当年叶容森和魏柒在一起,叶母和他都并不怎么看好,一来是因为魏柒是个Beta,二来则是因为魏柒是个有野心的人,叶容森那种感情淡漠的人很难抓住魏柒的心。

        事实证明,魏柒最终为了学校那唯一的全额奖学金出国名额放弃了叶容森。魏柒刚离开的那段时间,叶容森有些消沉,虽然表面看来一切正常,但身为父母的怎么会不了解自己的孩子,有时候不说,并不代表不在乎。

        “爸爸,你找我?”

        “嗯,曦禾怎么样了?好点了吗?”叶父关心地问道。

        叶容森提起程曦禾时,目光里多了一份不自觉的柔情,“好多了,刚刚吃了点东西。”

        叶父有点诧异叶容森的改变,但什么都没说。

        “那就好。”叶父转过电脑,对叶容森道,“你看看这封邮件吧。”

        叶容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走上前,首先看到的便是发件人上‘魏柒’的名字,紧接着就是求职简历,邮件里并没有提到叶容森的名字,但大家都心知肚明,魏柒回国还能为了什么?

        “说说看吧。”

        “您让我说什么?”叶容森从不参与四季合伙人的任何事务,叶父的话倒是让他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魏柒是向您求职,我并不是四季合伙人的合股人,没有发言权。”

        “这么多年,你和魏柒私底下就没半点联系?”

        看到魏柒发给叶父的邮件,叶容森也突然想起来了,“前些天我确实收到过他的一封邮件,不过我没打开就删除了。”

        对于叶容森的冷淡薄情,连叶父都不知道这个儿子像谁更多一点,他和叶母都是重感情的人,而叶容森却恰恰相反。

        “你对魏柒……”

        叶父的话还没说完,叶容森便打断,“我和魏柒是过去,您应该知道我是个不喜欢拖泥带水的人。”

        魏柒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不是考虑到他和叶容森曾经的关系,叶父会毫不犹豫地录用他。今天找叶容森来,不过也是想看看对方的反应,看来他所担心的事情都是多此一举,旧情复燃这种事完全不可能发生在这个儿子身上。

        “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好好照顾曦禾。”

        “好,您也早点休息。”

        叶容森不否认,魏柒离开那段时间他确实有点失落,那也仅仅是失落而已,并没有到痛彻心扉的地步。如今魏柒要回来了,叶容森也没有欣喜若狂的感觉,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房间里床头那盏光线微弱的台灯仿佛能够照亮漆黑的房间,叶容森钻进被窝,将熟睡的程曦禾搂进怀里,轻声呼唤对方的名字,“曦禾。”

        程曦禾背对着叶容森,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他摸上男人放在腰间的手,“和爸爸谈完了?”

        “嗯,谈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