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十四】

【十四】

        A大一百周年校庆快要到了,叶容森既是A大优秀毕业生,又连续三年被评为最受欢迎教授,自然少不了需要他上台演讲。

        今天一下课,叶容森就被通知去一趟校长办公室,结果还未进门就听到办公室里传来魏柒和校长谈话的声音。

        叶容森余光扫过魏柒,表情淡然,“校长,你找我?”

        上了年纪的老校长笑起来时脸上的皱纹簇拥,柔和的目光里透着和蔼,“容森,你来了啊,来来来,过来和魏柒打个招呼,你们也很多年没见了吧?”

        魏柒佯作没有见过叶容森,“你好,叶教授,好久不见。”

        叶容森态度温和,“嗯,好久不见。”

        校长对于魏柒和叶容森的往事并不知晓,只知道两人都是那届最优秀的法学系毕业生,魏柒拿到了学校唯一的全额奖学金名额去了美国留学,而叶容森则选择留校当老师,不到三十岁便被提升为教授。

        “都是老同学了,就别那么生分了。”校长笑着招呼叶容森坐下,“我今天找你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下,关于校庆演讲的事。”

        叶容森问,“演讲我已经准备好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考虑想让你和魏柒一起做个访谈形式的座谈会,到时候由学生提问,你们负责回答,你看怎么样?”

        叶容森的第一反应是拒绝,但魏柒比他先一步回答,“我觉得这个不错,你看怎么样,叶教授?”

        校长见魏柒已经答应了,便以期待的目光看向叶容森,考虑到校长多年来对自己的关照,叶容森勉为其难点头答应。

        “那就太好了,今天晚上我做东,请你们俩吃个饭,顺便商讨一下座谈会的事。”

        叶容森可以不给魏柒面子,但不能不给校长面子,这顿饭即使难吃,他也得装作无事地应邀,不能让外人发现他与魏柒的不和。

        程曦禾下课以后,叶容森有些抱歉地说道,“晚上校长约我聊一聊校庆的事,不能陪你一起吃晚餐了。”

        “你会演讲吗?”程曦禾很期待能在校庆上看到叶容森做演讲。

        叶容森看程曦禾两眼放光,轻笑着问道,“你很希望看到我演讲?”

        “当然啊。”程曦禾不假思索地回答,“之前你论文得奖的时候,不是在学校做过一次演讲,我当时去听了。”

        “你说那次啊,人特别多,你抢到座位了?”

        “没有,我就站在门口听完的。”程曦禾害羞地挠挠头,“因为有你的地方,人就会特别多,我只是想听你演讲,有没有座位都无所谓。”

        “三个小时,你就这么站着吗?”

        “也没有一直站着啦,累了就稍微蹲一下,所以还好。”

        其实程曦禾那天站得腿都快断了,只为了多看叶容森一眼。演讲结束后,很多学生找叶容森解疑,程曦禾也是其中一个,只是当时人太多,叶容森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问题,就被其他同学拽走了。

        听到程曦禾避重就轻地回答问题,叶容森心里不是滋味,他几乎能够想象程曦禾挤在人群里只为看他一眼的神情,可他却对那时候的程曦禾没有半分印象,如果能够多留意一下,或许他们之间就不会错过那么多了。

        叶容森把程曦禾送到家,下车前他不放心地叮嘱对方,“我可能会回来得比较晚,不要等我,记得早点睡,要是觉得冷,就把空调开着,知道了吗?”

        程曦禾朝叶容森挥挥手,“嗯,我知道了,你快走吧,别迟到了。”

        以前叶容森总觉结婚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想到会有另一个人跟他同床共枕,他就觉得莫名的烦躁。可奇怪的是,与程曦禾闪婚后,他从未有过那种烦躁的感觉,甚至觉得结婚还不错。

        有个人可以牵挂,有个人这样义无反顾地爱着他,这一切都显得很美好。

        餐桌上,叶容森和魏柒的话不多,全靠校长一人调节气氛。大家都喝了点酒,校长上了年纪,没喝几杯就有些扛不住了,魏柒的酒量也不好,但比起校长还是绰绰有余,一张桌上酒量最好的恐怕就是叶容森了。

        晚餐过后,叶容森叫了辆出租车将校长送回家,顺便给他夫人打了个电话,让司机到了以后帮忙将校长送进去。

        安顿了校长,叶容森打算回家,却被魏柒叫住,“你不送送我?”

        叶容森说,“我可以帮你打车。”

        “我们怎么也算老同学,连这点路你都不肯送我吗?”魏柒嘲笑着说道,“还是说你怕你家那位误会?”

        “如果他今天跟我一起来,也会让我将你送回家。”叶容森看着魏柒说道,“只是我觉得没必要,毕竟我能开到的地方,出租车也能到。”

        叶容森是个冷淡寡情的人,这点魏柒一直都知道,但对方这样不留情面的拒绝他的请求,让他很难堪。这让魏柒想起了那天在学校对面的咖啡厅里,叶容森曾对他说的话,‘魏柒,不要这样,你会很难堪。’

        魏柒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让自己一次又一次这样的难堪,那颗肮脏高傲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就此退让,他要让叶容森这个冷淡薄情的男人明白什么叫做狼狈不堪和一败涂地。

        “叶容森,我真想看看,当你撕开这张假面具,会是什么样子?”

        漆黑的夜幕下,凉风习习,吹过温热的面庞,叶容森静静地看着魏柒,寒凉的目光里透着陌生,仿佛他们从未认识过。

        叶容森不回家,程曦禾也睡不着,所幸拿了本书看了起来。

        直到有了朦胧的睡意,程曦禾揉了揉酸涩的眼睛,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叶容森还没回来。他有些担心,想发条短信,来来回回打了几遍,都觉得不合适,最终还是选择将手机放回床头,静静等待叶容森的归来。

        与魏柒道别后,叶容森找纪寒去酒吧喝了几杯。

        纪寒是叶容森为数不多的挚友之一,当初在婚礼上他还开过程曦禾的玩笑,婚后碍于叶容森是个已婚人士,两人之间的交流也大大减少,只是偶尔短信互相问候一下。

        “魏柒的事你打算怎么办?”纪寒抿了一口威士忌,“要告诉程曦禾吗?”

        叶容森目暗了暗,“我没打算告诉他。”

        纪寒多少是有些了解魏柒的,“就这么瞒着也不是个事,魏柒的性格你是了解的,烈得很,自尊心又特别强,你结婚的事就像是一个耳光打在他脸上,他绝不会这么忍气吞声的。”

        “我只是觉得告诉曦禾,也不会对事态有任何帮助。”叶容森瞥了一眼纪寒,“曦禾是逆来顺受的性格,若真告诉他了,他恐怕也只会点点头说,‘我不介意。’”

        纪寒开玩笑道,“你倒是挺了解你的‘小娇妻’嘛。”

        “说实话,我现在拿捏不准魏柒到底想干什么。”

        纪寒听出叶容森语气里的担忧,顿时跟发现新大陆一样叫起来,“想不到你叶容森也有多愁善感的一天,我还以为你对谁都无所谓啊,看来程家小公子还挺厉害,这才结婚多久啊,都快把我们叶大教授驯服了。”

        叶容森习惯了纪寒一惊一乍的性格,“我很冷淡吗?”

        “叶大教授,你何止是冷淡,我都怀疑你性冷淡。”纪寒毫不夸张地说道,“魏柒长得也不差吧,你居然对他半点感觉都没有吗?当时你和他交往的时候,完全就是人家倒贴你啊,你当真没感觉吗?”

        叶容森仔细想了想,回答道,“没有。”

        “难怪魏柒对你恨得那么咬牙切齿,你当初答应跟人家交往了,也不好好对人家,他现在这是要报复你当初薄情。”

        叶容森辩解道,“我当时对魏柒也很认真。”

        “对,确实认真,多认真啊,和魏柒在一起除了谈法律还是谈法律。”纪寒也是服了叶容森的低情商了,“你们俩那是谈恋爱吗?那是谈学术。”

        “我并没有对不起魏柒。”

        “容森,你是不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只要互不背叛,就算万事大吉了?”身为花花公子的纪寒在感情方面算是身经百战了,绝对可以当叶容森的老师,“假如说,你和程曦禾现在换个位置,他不喜欢你,而你单方面喜欢他,你会什么感受?”

        叶容森想了想,“曦禾他喜欢的是我。”

        纪寒翻了个白眼,“老大,你听明白我的问题了吗,我是说假如。”

        “没有假如,曦禾是我的。”

        这回轮到纪寒懵逼了,这还是他认识的叶容森吗,那么强势地宣布对另一个人的所属权,要知道魏柒和他在一起四年,纪寒都没见过叶容森有过那么强烈的感情。

        如果一定要纪寒形容魏柒和叶容森的感情的话,那大概只有平淡如水四个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