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十八】

【十八】

        魏柒是个孤儿,进入孤儿院以前发生的事,他对任何人都绝口不提,因为鲜为人知的过去里伴随着一段触目惊心的往事。

        被送入孤儿院时,魏柒才刚满八岁,八岁以前的记忆里充斥着各种歇斯揭底的哭喊和不堪入耳的咒骂,那是一段他想要极力摆脱和抹去的过往。

        魏柒的母亲是个靠□□为生的女人,从有记忆开始他就亲眼目睹着母亲和各式各样不同的男人上床,有些生强力壮,有些年老色衰,但他们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有钱,只要有钱,他的母亲一改照单全收。

        母亲并不是生来就这样的,她也有光鲜美好的青春时光,那个时候的她义无反顾的爱上了一个身家显赫的男人,原以为男人对她是真心的,却不料在标记了她之后,彻底消失在了她的生命中,只留下魏柒这个孩子。

        当时她不想生下魏柒,但再三犹豫之后,她还是选择生下魏柒,当然这并不是出于爱,而是因为她想要报复那个男人,她要亲手毁了那个男人带给她的孩子。

        魏柒稍微长大了点,母亲就故意让他看见她与各种男人上床的场面,一点一滴摧毁着魏柒幼小的心灵。原以为日子会这样毫无希望地过下去,直到有一天,一个肥油满面的男人来到家中,他色眯眯地看着精致漂亮的魏柒,动了色心,以大把钞票与魏柒的母亲交换,让魏柒陪他一夜。

        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成熟,魏柒几乎一瞬间就明白了胖男人的心思,他以为母亲会拒绝的,可当他看到母亲乐不可支地收下那笔巨额现金,那颗心瞬间像是被浸入寒池之中,四肢百骸都蔓延着彻骨的寒凉。

        慌乱之下,魏柒拿了一把水果刀藏在身上,害怕地躲进房间,一遍又一遍地祷告着上帝,希望有人能来救救他。

        可是上帝终究没有听到他的祷告,胖男人破门而入,一把将他拽起来丢到床上,就在对方扑上来的那一刻,魏柒抽出藏在口袋里的水果刀。

        噗嗤。

        锋利的刀尖毫无意外地插入男人的腹部,致命的伤口让男人当场死亡,母亲见到鲜血淋漓的场面克制不住地尖叫起来,“杀人了!杀人了!”

        魏柒呆若木鸡地听着母亲的咆哮,手中的刀从掌心滑落到床上,他被母亲从床上拽起来,狠狠地两巴掌甩在脸上,“你这个孽种!我就知道不该留着你!你这个害人精!你这个杀人犯!”

        母亲歇斯揭底的尖叫引来了隔壁邻居的旁观,满屋子的血腥气让人退避三舍,有好事者已经拨打了警方的电话。

        警察赶到时,看到屋内的场景,不由得倒吸一口气。

        “是他杀了人!人是他杀的!”母亲指着魏柒对警察不顾一切地嘶吼,“你们抓他啊!把他抓起来啊!”

        面对情绪失控的母亲,警察只是有些厌烦地挥挥手,“我们会调查的。”

        魏柒以为自己完了,可出人意料的是,最后警方将母亲定罪,理由是他们发现事发前男人与母亲发生过关系,将此次杀人事件定为情杀。

        母亲被判终生□□,魏柒也在那之后被送入了孤儿院。

        孤儿院是魏柒浴火重生的地方,他在那里得到了新生,再也不用每日面对那些不堪入目的场面,也不用再小心翼翼地讨好母亲。

        魏柒曾经的名字叫做沈岩,后来因为院长觉得既然他要重新开始,就给了他一个新名字,正式为他改名魏柒。

        从那以后,魏柒活得比任何人都要努力,以为只要努力,终有一天可以活得幸福。

        当魏柒和叶容森在一起后,天真地以为,从此以后他也可以过上普通人幸福美满的日子,可现实再一次打破了他的美梦。

        叶容森不爱他,他爱上了别人。

        魏柒不明白,为什么他那么努力,却总是得不到幸福呢?

        叶容森和校长请了个假,下午的校庆活动没有参加就带程曦禾回家了。当叶容森抱着熟睡的程曦禾进门时,叶母吓了一跳,“曦禾怎么了?”

        “你轻一点,他睡着了。”

        叶母注意到叶容森脖颈上有牙齿的咬痕,靠近时又闻到他身上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她喜上眉梢,“曦禾发情了?”

        “没有。”叶容森对叶母说道,“我先送他回房,一会儿跟你解释。”

        将程曦禾安顿好之后,叶容森浑身黏糊糊的想洗个澡,但又怕打扰他休息,就干脆借用了客房的浴室。

        洗了个澡,叶容森神清气爽地走下来,挽起袖口,露出白皙的手腕,“妈,今天没有手术吗?”

        “今天只有一个病人,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了。”叶母好奇地凑上前,“你和曦禾今天怎么回事”

        “曦禾见到魏柒了。”

        叶母一直担忧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她忍不住责怪叶容森,“你把当初聘用他的时候,你为什么不阻止?”

        “妈,我说过,我对爸爸的公司事务不感兴趣,也不会插手。”叶容森依旧坚持当初的态度,“要不要聘用魏柒的决定权在爸爸,不在我。”

        叶母心想,事到如今再责备叶容森也毫无意义,不如想想接下来的事情怎么解决。

        “那你怎么和曦禾解释的?”

        叶容森说,“我没有解释。”

        “什么意思?”

        “我和魏柒的关系,曦禾已经猜到了,也没有解释的必要。”叶容森态度缓和,“我和曦禾的婚姻不会因为魏柒的出现有任何改变,因为我喜欢曦禾。”

        “你刚刚说什么?”叶母微微晃神,以为出现了幻听。

        “我说。”叶容森转过头,看着叶母一字一顿说道,“我喜欢曦禾。”

        听到叶容森的话,叶母不由得放下心来,一直以来她最担心的就是叶容森会和程曦禾相敬如宾地过下去。

        当初叶母急着想让叶容森结婚,是想让他尽快忘记魏柒的存在,她根深蒂固地认为叶容森不愿意结婚是因为还期待着魏柒回来。对于魏柒,叶母很不喜欢,那个人太攻于心计,不适合叶容森这样薄情寡淡的人。

        叶容森需要一个像程曦禾那样单纯善良的人,足够乖巧隐忍,能一点点攻破防线,住进对方心里。

        事实证明,叶母当初的眼光没有错,程曦禾才是适合叶容森的人。

        “妈,你当初催着我结婚,是不是觉得我还想着魏柒?”

        叶母的心思,叶容森一直看得很明白,他会娶程曦禾也是为了让这个万事替他操心的母亲能够放下心来。

        见叶母不说话,叶容森知道自己想的没错,他轻轻一笑,“我就知道是这样。”

        “难道不是吗?魏柒走后那么多年,你连半个对象都没有,难道不是为了他?”

        “当然不是,我只是没想好到底想要什么?”叶容森难得有闲心和叶母聊天,“你知道我从小到大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太大的执着,或许是什么都得来太容易了,才会显得那么漫不经心吧。”

        “那你现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吗?”

        程曦禾的模样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叶容森双眸泛着柔光,“知道了,而且很彻底。”

        叶容森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想要珍惜并且守护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