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二十】

【二十】

        叶容森哄着程曦禾睡着后,就离开了房间。

        叶父正坐在客厅思考程家的事情,见叶容森来了,他招招手,“来,过来,正好想和你聊聊程家的事。”

        “现在情况怎么样?闹事的工人安抚好了吗?”

        “其实这件事本来也没那么复杂,听秦宵说,闹事的工人好像是家里有重病的妻子,急需钱去动手术。”

        叶容森皱皱眉,“那让秦宵把钱送去不就好了,怎么会把事情闹得那么大。”

        “秦宵本来把钱都准备好了,但曦禾的父亲不同意那么做,说是担心有一便有二,如果一个这么干了,接下来的人也很有可能用相同的方式,在外人眼里程氏成了可以随便被威胁的对象。这件事一拖再拖,对方觉得秦宵根本没有解决事情的诚意,所以最近几天,天天闹事。”

        叶容森问,“他们想让你出面和对方谈判?”

        “曦禾的父亲确实有这个意思,让我出面确实没问题,但我们两家的关系人尽皆知,怕就怕到时候对方觉得我是程家请去的帮手,万一再把事情闹到就不好了。”

        叶容森一下子就明白叶父话里的意思,“您想派谁去?”

        “魏柒。”对于这个人选,叶父也是考虑了很久,“这也算是个经济纠纷案了,如果魏柒出面,会保险一点,毕竟这是他的专业领域。”

        “您跟魏柒商量过吗?”

        “还没有,我想今晚等秦宵他们到了以后,商讨一下再做最后的决定。”

        叶容森觉得叶父的担忧不无道理,但这件事说到底也算叶家私事,让魏柒插手会不会有些不妥。虽然有所顾虑,但叶容森还是没有提出异议。

        程曦禾睡得很沉,连叶容森进来都没丝毫察觉,直到对方吻住他的双唇,突如其来的窒息感逼迫他睁开双眼。

        叶容森的吻很轻柔,程曦禾迷迷糊糊地伸手勾住他的脖子,“呜,容森……”

        要不是现在大家都在楼下等着,叶容森真想直接按倒程曦禾再来一次,他忍着欲望放开缠在身上的人,“乖,起床了,你爸爸已经在楼下了。”

        程曦禾顿时清醒过来,“嗯?他们已经到了?”

        叶容森蹭了蹭程曦禾光滑的脸蛋,“刚到,不着急,你先换衣服,我去楼下等你。”

        “嗯,那你先下去,我马上来。”

        以前住在一个屋檐下时,程曦禾面对程父就格外拘谨,虽说现在不用朝夕相处,但内心深处对这位父亲的敬畏是半分都没有减少。

        程曦禾姗姗来迟,他走到程父和秦母面前,毕恭毕敬地打了声招呼,“爸爸、阿姨,你们好。”

        程父瞥了一眼程曦禾,难得和颜悦色,“嗯。”

        坐在一旁的秦宵一下子就闻到程曦禾身上属于叶容森的气息,气息很强烈,两个人应该在他们到之前刚做过。想到这里,秦宵不自觉地苦笑了一下。

        这样细微的举动丝毫不差地落入了叶容森眼底,他牵过程曦禾的手,缓和气氛,“难得见到你爸爸怎么还那么拘谨。”

        叶容森的言外之意程父怎么会不明白,碍于现在有求于人,程父对程曦禾也是格外客气,“容森说的没错,不要每次见到我都那么拘谨。”

        餐桌上,叶父和程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这次停工事件,程曦禾低头静静地扒着饭碗里的米饭,叶容森夹了块鱼放到程曦禾碗里,还没等程曦禾开口,秦宵便脱口而出,“曦禾不吃鱼。”

        叶容森微微一愣,因为平时家里吃饭很少做鱼,而且也从未听程曦禾提起过他不能吃鱼,顿时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起来。

        秦宵意识到自己有些越俎代庖了,尴尬地解释道,“他小时候被鱼刺卡过,所以不吃鱼。”

        虽然知道程曦禾和秦宵一起长大,他会多了解程曦禾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但烦躁的情绪还是会油然而生,仿佛叶容森是个不负责任的丈夫。

        “容森,我可以吃的,小心一点就好了。”程曦禾本能地维护叶容森,反倒让秦宵显得有些小题大做了。

        叶母赶紧出声打圆场,“容森,曦禾不能吃鱼的话,你就剥几个虾给他,今天的河虾很新鲜。”

        整顿饭除了秦宵这个小插曲,还算进行得顺利。

        程父离开前,叶父将他送到门口,“如果你觉得没问题,我明天就让魏柒去一趟程氏,到时候你可以把详细情形和他说一下。”

        “好的,我到时候让秦宵把事情经过与魏律师再说一遍。”对于魏柒的名声,程父也有所耳闻,但至于那个魏柒到底有没有传言中那么厉害,就不得而知了。

        “好,你也别担心,我会全程跟踪的。”

        “麻烦你了。”

        秦宵在饭桌上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叶容森意识到,他比自己想象的更在乎程曦禾,秦宵对程曦禾的了解和关心都已经到了让他难以忍受的地步。

        叶容森将不安和烦躁统统发泄在程曦禾身上,不顾对方哭泣哀求,一次又一次贯穿瘦弱的身躯,仿佛颤栗的快感能够暂时麻痹他内心的忧虑。程曦禾也意识到叶容森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在□□上向来温柔的男人,今晚显得特别急躁,看向他的眼神,像是要生生将他拆骨入腹一般。

        被折腾了半宿的程曦禾对叶容森完全没有半点责备,“容森,你怎么了?”

        叶容森看到程曦禾纤细的手腕上淡淡的五指印,后悔的情绪油然而生,“对不起,刚才是不是弄疼你了。”

        “我不疼,真的。”程曦禾凑近叶容森,搂住他的腰,整个人陷入对方温暖的怀抱,“你是不是不开心?”

        “没有。”叶容森低头,轻轻抬起程曦禾的下巴,一吻落在眉心。

        程曦禾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失望,“不能跟我说吗?”

        不是不能说,叶容森只是觉得有点丢脸,活了三十年,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吃醋,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吗?

        “我只是觉得不够了解你。”

        程曦禾立马明白叶容森是在暗指饭桌上秦宵说他不能吃鱼的事情。

        “我哥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他太小题大做了,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叶容森知道程曦禾是在安慰他,可对方越是这么做,他越是觉得心中有愧,“曦禾,你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很重要。”

        “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别的都不重要。”程曦禾如墨的眸子乌黑透亮,轻轻一眨,仿佛蕴藏着浩瀚星海。

        叶容森到这一刻才明白,程曦禾对他的爱几乎低到了尘埃里,哪怕得不到回应,也会矢志不渝地爱着他。

        “曦禾,怎么办?”叶容森紧紧将程曦禾搂进怀里,像是生怕对方逃走,“我好像不能没有你了。”

        叶容森觉得,他的人生因为遇见程曦禾而变得格外美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