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二十一】

【二十一】

        魏柒没想到程家的案子会落到他头上,起初他是不太愿意去的,但后来考虑到,回国以后他还没接过什么大案子,或许这是个立名声不错的机会。

        叶父简单地向魏柒讲述了整件事情的概况,这并不是一个复杂的经济纠纷案,毕竟双方都有白纸黑字的合同,等工期完成之后才会一次性付清工程款项。如今这个闹事的工人以妻子住院为由,要求程氏提前将工程款发放,本来就是没有道理的。

        魏柒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程氏,却和急匆匆往外走的秦宵碰个正着。来程氏之前,魏柒也是做了功课的,对秦宵的外貌有个大概的印象,虽然不是很确定那个男人是不是要见面的秦总,但还是叫住了对方,“请问您是秦总吗?”

        走到门口的秦宵停下脚步,转过身,上下打量了魏柒一眼,凭借直觉做出猜测,“你是魏律师?”

        “您今天有急事?”魏柒看秦宵急匆匆的样子,似乎是有什么火烧眉毛的事。

        秦宵二话不说拉过魏柒道,“你来得正好,跟我去一趟施工现场,之前闹事的工人,现在在现场挟持我的经理。”

        魏柒还没弄清楚事态,就被秦宵拖来了施工现场。事发现场已经被警察团团围住,秦宵说明了身份之后,外面的警察才肯放他们进去。

        来施工现场的路上,秦宵从银行取了两百万的现金,希望能以此和闹事的工人谈和。可事情远远没有他想得那么容易,闹事的工人已经不相信任何程氏派来的人,觉得他们无非想拖延时间。

        “你们这些丧良心的商人!我老婆已经快不行了,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把工款先打给我?!”

        秦宵看到对方将刀架在经理的脖子上,顿时也有些着急了,想要冲上去,但魏柒却及时抓住他,“你干什么?你现在上去只会刺激他。”

        “那怎么办?”秦宵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辜的经理为这次事件丧命。

        魏柒想了一下,对秦宵道,“你把钱给我,我跟他谈。”

        “可是他都没见过你,会愿意相信你的话吗?”

        “就是因为他没见过,所以我们之间才有商谈的余地。”魏柒冷静地分析道,“他现在根本不相信你们程氏任何一个人。”

        秦宵犹豫了一下,将装满现金的箱子递给魏柒,不放心地说道,“你没问题吗?他手上有刀,很危险。”

        “没事,交给我吧。”

        看到有陌生人靠近,男人警觉地抓着人质后退了几步,手中挥舞着尖刀叫嚣,“你是谁?不准过来!你敢过来我就杀了他!”

        当律师那么多年,这样命垂一线的场景魏柒还是头一次遇到,以前听人打趣说,律师都是用生命来工作,他还不以为意,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夸张。

        魏柒定了定神,举起手中的箱子,“我是律师,是来帮你的。”

        “帮我?!”男人略显脏乱的面容下透着狰狞刻骨的恨意,“你和程氏是一伙的!休想骗我!”

        “我没有骗你,你看,我连钱都给你带来了。”

        魏柒缓缓蹲下腰,将箱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坑坑洼洼的水泥地上,不紧不慢地打开盖子,里面整整齐齐地躺着两百万现金,分文不差,正是男人急需的钱。

        男人一个激动,想要放开人质,又突然想到什么,往后退了一步,“你把钱拿过来。”

        魏柒点点头,合上箱子,“好。”

        这时站在不远处的秦霄看到这一幕,毫不犹豫地冲上前抓住魏柒,“你不能上去,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

        见到秦霄,男人稍稍被安抚的情绪立马变得激动起来,“除了律师谁都不准过来!都往后退!谁敢过来我就杀了这家伙!”

        “没听到吗?”魏柒看着秦霄,“你们任何人对他都是威胁,想要你的经理活命,你最好有多远滚多远。”

        说完,魏柒不给秦霄半分阻挠的机会,拎着装满现金的箱子走到男人跟前,“这里是你要的钱,你把人质放了。”

        “你现在立刻把钱送到医院,告诉医生立马给我妻子动手术。”男人冷冷一笑,“如果我现在放了人质,外面的警察很快就会来抓我,有了这笔钱我也救不了我妻子。”

        魏柒问,“你不想见你妻子吗?你不想亲手把钱送到医院吗?你怎么能确认我一定把钱交给了医生?”

        “他们不会放过我的!他们全都是魔鬼!根本不在乎我妻子的命!他们在乎的只有钱!”

        “只要你肯放了人质,我可以确保你安然无恙走出这里,并且亲眼看到你妻子被送入手术室,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你是他们请来的律师怎么可能帮我?!”

        “谁告诉你我是他们的代理律师?”魏柒反驳道,“在没有白纸黑字的合同之前,我不是任何人的代理律师,但我可以承诺你,我会帮你。”

        “你为什么要帮我?”

        “我是一个律师,有权选择我的客户,而从现在起,你是我的客户,你的权益就是我的诉求。”

        男人虽然对魏柒的话还持有怀疑,但事到如今他已经别无选择了,等待手术的妻子根本耗费不起时间。就像是魏柒所说,即便他把钱送到医院,又怎么能确定医生已经为妻子手术了呢?对方完全可能耍诈,到时候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好,我信你。”

        魏柒叮嘱男人,“你等我和程氏副总协商一下,切记不要伤害人人质。”

        与男人达成协议后,魏柒回去找秦霄,“我已经安抚了他,现在你要做的就是告诉警察,疏散外面围观的人群,今天的事情当作没有发生。”

        秦霄不明白魏柒的话,“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双方何解,程氏愿意出二百万给工人急救。”

        “魏律师,这不是我父亲想要的结果。”

        魏柒轻轻一笑,“那你们就等着两败俱伤吧。到时候整个A市都会知道你们程氏是黑心企业,美国投资商也会撤资,你确定这是你父亲想要的结果?”

        “你让程氏平白无故损失了二百万,魏律师,这笔钱你打算支付吗?”

        ”秦总,你觉得程氏的名声和二百万比起来,哪个更重要。何必呢,用二百万买个好名声,在我看来是物超所值。而且我听说,这原来也是您的初衷,不是吗?”

        魏柒那套对付秦霄有用,但对程父来说可半点效用都没有。

        虽然如此,秦霄还是赞同了魏柒的方案,让闹事的工人就此逃过一劫不再追究。这事很快传到了程父耳朵里,大发雷霆是意料之中的事,在他看来程氏无疑成了可以随便被胁迫的对象,往后谁需要钱都可以这么来一下。

        魏柒陪闹事工人来到医院,确认对方的妻子被送入手术室后,对他说道,“我已经和程氏协商好了,这件事到此结束,但你肯定是不能在程氏呆下去了。”

        “这个我明白,只要妻子得救,我就放心了,反正工作还能再找。”男人对魏柒千恩万谢,“魏律师,这次的事情实在太谢谢你了。”

        “你该感谢的不是我,而是秦总,如果没有他的合作,你恐怕现在已经在警局了。”

        男人尴尬地挠了挠头,“魏律师,你替我谢谢秦总吧。”

        “我会把你的感谢带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