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二十二】

【二十二】

        魏柒的做法得到了叶父的认可,毕竟以当时的局势来看,这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案,但程父并不认为,他甚至觉得费尽心机攀上的亲家,根本没有半点帮忙的诚心。

        程父将怨气全都撒在了程曦禾身上。

        程曦禾一下课就看到来自程父的好几个未接电话,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回拨了过去,“喂,爸爸,你找我?”

        “你还有脸叫我爸爸吗?对程氏的事情不闻不问,连让叶容森出面摆平事情的本事都没有!”

        程曦禾小心翼翼问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你知道现在外面的人都是怎么看程氏吗?程氏就像个笑话一样,任人随便威胁!”

        程父在商场上的手段程曦禾也是有所耳闻的,这次事件最终以程氏妥协而收场,肯定让心高气傲的父亲难以咽下这口气。

        “爸爸,这件事和容森没有关系。”程曦禾不敢轻易触怒程父,语气毕恭毕敬,“您知道他不插手律师事务所的事情。”

        “他不插手,难道他父亲也不行吗?”程父一肚子的怨气瞬间爆发,“派了一个魏柒过来就算打发我了,根本没把我们程家放在眼里!”

        “爸爸,容森他们觉没有这个意思,你误会了。”

        “我误会?你跟叶容森在一起那么久,他却迟迟不肯标记你,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在他心里根本无足轻重!”

        遇到与叶容森有关的事,程曦禾也变得据理力争起来,“爸爸,容森不标记我,是因为我的发情期还没到,并不代表他不在乎

        我。”

        “这种鬼话你也信?发情期不到也一样可以标记,这点常识你没有吗?”

        “那是强行标记……”

        “可是你已经成年了,就算发情期比普通人晚,强行标记也不会有太大伤害,这点叶容森会不明白吗?说到底他只是拖着不想标记你!”

        程父的话让程曦禾哑口无言,他无言得紧握手机,静静听着电话那头传来暴跳如雷的咒骂,直到对方恨铁不成钢地说了一句“我怎么会生下你这种无能的儿子?!”,这不愉快的对话才算就此终结。

        程曦禾因为程父的话而被扰得心神不宁,明明和叶容森已经心意相通了,怎么会因为父亲三言两语又开始怀疑对方的心意呢?

        “曦禾,你怎么了?”

        叶容森觉得今天的程曦禾有些奇怪,好几次和他说话,对方总会走神,仿佛是在思考什么。

        程曦禾回过神,抱歉地说道,“啊,我没事。”

        叶容森不喜欢程曦禾有事瞒着他,“你有心事,到底怎么了?”

        “真的没什么,就是在想学校的事。”

        叶容森一看程曦禾的神态就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但穷追不舍又不是他的性格,他只是淡淡地说道,“有什么事不要憋在心里,你可以告诉我。”

        程曦禾摇摇头,“真的没事,你别担心。”

        晚上,程曦禾趁叶容森洗澡的时间,上网搜查了关于发情期延迟的问题。

        有个网站论坛上的人发帖解疑说,发情期的时间与个人身体素质密切相关,身体状况相对较好的Omega在满十八岁之后的一个月,发情期就会来临,但身体状况相对较差的Omega,发情期就会延迟,延迟个两三年也不是没可能。

        程曦禾顿时有些紧张,他滑动鼠标往下看,希望能从这个帖里找到解决方案。接近页末时,他发现有个人回复帖子说,“我这里有可以刺激发情期的药物,有需要的人请私信联系。”

        刺激发情期的药物?程曦禾犹豫了一下,点开对方的私信,发现回帖的人正好在线,他匿名发了条消息过去:请问你在帖子里提到的刺激发情期药物有没有副作用?

        对方回复的速度很快:放心吧,没有任何副作用。

        程曦禾继续追问:那怎么交易?

        对方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地点你定。

        程曦禾觉得没问题:那明天在A大对面的咖啡厅见。

        对方回了个OK的表情,表示没问题。

        听到浴室的水声停下,程曦禾赶紧关上电脑,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叶容森出来时,程曦禾正装模作样拿着手机玩游戏,“今天不看书?”

        “嗯,最近没考试。”

        做贼心虚的程曦禾有些不敢去看叶容森的眼睛,生怕男人发现什么异样。如果购买刺激发情期药物的事情被对方发现,肯定会被瞧不起的。

        “你去洗吧,我洗好了。”

        每次叶容森都会先去洗澡,这样浴室的温度会高些,相对体寒的程曦禾也不容易感冒生病。叶容森钻进被窝,拿过床头的手机,发现纪寒发了他一条短信:今天魏柒找我了。

        叶容森回复道:他找你什么事?

        纪寒:叙旧。

        叶容森:只是叙旧那么简单?

        纪寒发了个鬼脸:知道了还问?无非就是问问你和你家那位怎么认识的。

        叶容森:你怎么说的?

        纪寒:言多必失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放心吧,我没多说。

        叶容森:嗯,那就好。

        魏柒来找纪寒叙旧时,纪寒也做了他不少思想工作,无非就是千篇一律的几句话,奉劝对方想开点。

        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根草。

        纪寒这个大道理他自己确实挺受用的,不过魏柒可就没那么好打发了。魏柒是个一根筋的性子,他认准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叶容森当年的薄情,已经被魏柒自动判了死刑,如果不找个机会宣泄一下,恐怕难解他心头只恨。

        想到魏柒的事情,叶容森顿觉太阳穴微微发疼,他拿过桌子上的电脑,睡觉前想看看有没有新邮件,刚打开浏览器,程曦禾先前浏览的页面就自动跳了出来。

        叶容森刚想关掉页面,可帖子的主题顿时吸引了他的注意。

        「发情期延迟是由于什么问题?」

        难道这是程曦禾之前搜索过的页面?好奇心促使叶容森继续往下翻,他将页面拉到底部,发现角落里跳出一个私信对话框,好像是程曦禾和陌生人的聊天内容。

        叶容森点开私信,发现程曦禾向对方购买了刺激发情期的药物,这分明就是违禁药物,说什么没有副作用都是骗人的。

        为什么程曦禾会突然想去买刺激发情期的药物?难道这和他今天心情低落的原因有关?是有谁又跟他说了发情期的事?

        满脑子的问题顿时占据叶容森的大脑,听到程曦禾打开浴室的门,他赶紧关掉页面,打开邮箱。

        程曦禾神色有些紧张,“怎么睡觉了还用电脑?”

        “看看有没有邮件,正准备关了。”

        说完,叶容森关掉电脑,对还站在浴室门口呆望的程曦禾道,“怎么了,快点上床,一会儿又该冷了。”

        程曦禾钻进被窝,仔细打量了一下叶容森的神情,确认对方没发现什么,才稍稍放心些。

        “我关灯了哦。”

        “嗯。”

        对于程曦禾想要买违禁药物,叶容森又气又心疼,他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安抚程曦禾那颗脆弱敏感的心。

        【……………………………………】

        听到程曦禾抽泣的声音,叶容森的整颗心像是被人揪起来,疼得难以呼吸。

        明明只想温柔地对待怀里的人,可叶容森却控制不住心底的怒火,他甚至想要对程曦禾大喊: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叶容森不能原谅程曦禾自我伤害。

        但更不能原谅让程曦禾感到如此不安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