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二十六】

【二十六】

        秦宵到医院的时候,恰好叶容森被医生叫去安排程曦禾全身检查的事,两人没有撞见也让夹在中间的程曦禾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对他来说秦宵是亲人,叶容森是爱人,无论哪一边他都不想伤害。

        程曦禾被标记了。

        虽然秦宵早就为这一天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真正面对起来还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程曦禾见秦宵怔怔地站在门口,有些担心的问道,“哥,你没事吧?”

        秦宵回过神,唇畔泛着苦笑,“没事。”

        程曦禾指了指床畔的椅子,“你坐啊,别站着说话。”

        秦宵将带来的水果篮放在程曦禾床头的柜子上,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叶容森呢?他没在医院陪你吗?”

        程曦禾不紧不慢地解释,“容森刚才被医生叫走了,得过一会儿才来。”

        秦宵有些局促地环顾了一下四周,最终将目光落在程曦禾身上,他动了动唇,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程曦禾见秦宵欲言又止的模样也大概猜到他想问什么,毕竟被叶容森标记的事很容易就能被看出来,何况秦宵还是Alpha,应该从进门起就感觉到了吧。

        “容森标记我了。”

        秦宵不敢问出口的话程曦禾却直截了当地告诉了他,心脏的位置猛地抽了一下,他定了定神,面色淡然,唇角甚至还微微上扬,“恭喜你,得偿所愿。”

        程曦禾不知道,当他得偿所愿之时,正是秦宵痛失所爱。

        秦宵突然明白,日复一日的等待,等不来水滴石穿的爱恋,剩下的只有撕心裂肺的孤独。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将心意告诉程曦禾,他们之间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曦禾。”

        程曦禾微微抬头,看向秦宵,一如初见,纯粹无暇。

        “为什么是叶容森?”

        秦宵自觉除了家世,没有一样比叶容森差,为什么那么多年程曦禾却从来没有看过他一眼?难道是碍于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分吗?

        为什么是叶容森?

        这个问题程曦禾也问过自己无数遍,如果那天葬礼上的人不是叶容森,他会不会爱上别人?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所有的假设都不成立,他遇见的是叶容森,爱上的也是叶容森。

        “因为他是叶容森啊。”

        这样的答案与秦宵想象中的相差甚远,不是因为刻骨铭心的爱情,也不是因为海誓山盟的诺言,只是因为对方是叶容森,仅此而已。

        秦宵掩面而笑,神情似是悲伤,似是欢喜,程曦禾一时间无法辨别对方是喜是悲。

        正当程曦禾不知如何开口时,叶容森回来了,还正好撞见这一幕。

        “怎么了?”叶容森觉得病房内的气氛有些古怪,但程曦禾的神情却与往常无异。

        听到叶容森的声音,秦宵敛去面孔上悲喜难分的表情,恢复往日的从容不迫,“曦禾,公司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程曦禾完全没料到秦宵走得那么快,只是点点头,“嗯,那你开车小心。”

        秦宵与叶容森擦肩而过时淡淡瞥了他一眼,这一眼里蕴藏了太多情绪,但不甘和嫉妒占了大部分。

        叶容森提议道,“秦宵,我送送你吧。”

        送秦宵出门是借口,有话要说才是目的。

        叶容森将秦宵送出医院门口,秦宵冷冷地说道,“你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

        “你的感情对曦禾来说太沉重了,希望你从此以后真的只把他当弟弟。”

        虽然叶容森是个对自己的感情意识迟缓的人,但他却在第一眼见到秦宵时就感觉到了这个男人对程曦禾特殊的感情。

        “无论我对曦禾是什么感情,都与你无关。”秦宵不明白叶容森这话的意思,“你已经标记了曦禾,还有什么可以担忧的。”

        “我并不是担忧曦禾会对你有其他感情,而是担心因为你的无法控制,导致曦禾受到伤害。”叶容森神色从容地说道,“曦禾是个重感情的人,他一直将你当作敬爱的哥哥,如果有朝一日他发现自己一直以来崇敬的哥哥,对他有非分之想,恐怕他会受不了。”

        “所以,秦宵,不要再对曦禾有任何留恋,你们从前是兄弟,往后也只是兄弟。”

        叶容森的话刻薄无情,但秦宵又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话句句戳心,他之所以多年来不敢对程曦禾表白,也是因为害怕一旦表白之后,他们之间连兄弟都做不成。

        叶容森去了很久才回来,直觉告诉程曦禾,他与秦宵肯定说了些什么。

        程曦禾随意地问道,“怎么去了那么久?”

        叶容森脸部红心不跳地扯谎,“很久吗?你哥问了我很多你的近况,所以一不留神多聊了几句。”

        这很像秦宵会做的事,程曦禾也没怀疑,“他就是担心太多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不是小孩子?”叶容森眉眼微挑,打趣道,“那你怎么还动不动让我亲你。”

        程曦禾脸一红,据理力争,“我也没有动不动让你亲我。”

        叶容森附和着说道,“也对,我们是你情我愿。”

        程曦禾的全身检查安排在后天,所以这两天他都必须待在医院。叶容森不放心他一个人住在医院,也所幸和学校请了两天假,全天24小时看护,仿佛恨不得用个玻璃罩把程曦禾护起来。

        晚上两人躺在一张床上难免擦枪走火,但每次叶容森的理智都及时将他拉了回来,不然以程曦禾粘人的程度,早被就地正法了。

        程曦禾被标记以后比以前更敏感了,尤其是问道叶容森的气息,就会自动凑上来,有时候亲着亲着就来了感觉。

        叶容森忍得难受,程曦禾也不好过,但考虑到对方身体不好,又加上刚被标记,不能做得太频繁,这也是吴阿姨的告诫之一,他一直谨记于心。

        有时候,程曦禾实在难受,叶容森就用手帮他,一边心疼地亲亲他的脸蛋,一边甜言蜜语哄个不停。

        程曦禾说到底还是个孩子,叶容森哄几下就马上太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