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二十七】

【二十七】

        程曦禾的全身检查报告要两周之后出来,叶容森临时接到学校通知伦敦有个座谈会需要他参加,剩下的事宜只能交由叶母处理。

        座谈会需要进行一周,自结婚以来,程曦禾从未与叶容森分别过那么长时间。

        一周的时间说长不长,说断不断,再加上程曦禾刚被标记,叶容森免不了担心,与学校沟通能不能派别人参加,但校长显得很为难,委婉地建议,如果他能参加尽量参加。

        话说到这份上,若是叶容森执意拒绝,未免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整个叶家恐怕最舍不得叶容森的就是程曦禾了,以前程曦禾没嫁进叶家前,这样的座谈会对叶容森来说也是常事,叶母和叶父对他偶尔一周不在家也习以为常,但对程曦禾来说显然没有那么好过了。

        虽然心里万分不舍,但程曦禾还是细心地为叶容森整理出行需带的衣物和必备药品。因为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程曦禾还特地上网搜索,出国前必备物品,仔仔细细地列了一张纸。

        晚上叶容森检查行李箱时,发现程曦禾大包小包塞了一堆,好像他一去不复返似的,连牙刷牙膏都给他备齐了。

        “这些东西酒店都有。”叶容森哭笑不得,觉得程曦禾也太紧张了。

        程曦禾知道自己确实有点夸张,有些东西叶容森明明用不到,他也一股脑全塞进了行李箱,总觉得叶容森什么都缺,恨不得把自己也装进去。

        “我知道。”

        程曦禾嘴上不说,但叶容森却很明白,对方这样过分关心的举动也是因为舍不得他离开。

        叶容森蹲下身,拉着程曦禾的手,“别担心,我很快就回来的。”

        程曦禾抿了抿红唇,眼睛四处张望,就是不愿意看叶容森的脸。

        叶容森伸手掰过程曦禾微微撇开的脸,强迫对方正视他,这才发现程曦禾双眸湿润,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像是委屈至极。

        “我什么都不缺。”叶容森坐到程曦禾身边,搂着他的腰,唇瓣轻轻扫过温热的面颊,“就缺你。”

        程曦禾被叶容森的话逗笑,他微微抬头,主动吻上对方的双唇,轻声呢喃,“你要每天打电话给我。”

        叶容森轻咬着程曦禾的下唇,“我可是每分每秒都想着你。”

        临行前夜,叶容森让程曦禾摆出各种羞耻的姿势陪他做了好几次,甚至还用了标记那夜进得特别深入的姿势。

        这一夜让程曦禾几乎精疲力尽,连叶容森起床都没察觉,直到对方要走了,才轻轻将他叫醒,“曦禾,我要走了哦。”

        听到叶容森道别的声音,程曦禾睁开双眼,挣扎着疲惫的身体想要为他送行,“我送你,呜……”

        程曦禾剩下的话没说完就被叶容森吻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两人轻喘着分开,“你好好休息,我去机场了,到了给你电话。”

        “可是我想送你去……”

        叶容森本来就舍不得程曦禾,他怕程曦禾若真是去送机,恐怕他真是走不了了。

        “乖,听话,别去了。”叶容森摸了摸程曦禾的脸,“你再这样,我可就走不了了。”

        程曦禾往被子里缩了缩,酥软的声音里透着无限不舍和失望,“那你走吧。”

        叶容森低头亲了亲程曦禾白皙光洁的额头,“等我回来。”

        叶母和叶父将叶容森送到机场,登机前叶容森还是不放心地嘱咐了父母一句,“你们帮我好好照顾曦禾。”

        “放心吧,我们会好好照顾他的。”叶母走上前,替叶容森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领,“到了那边记得打个电话,别让曦禾担心。”

        “嗯,我知道了。”

        叶容森刚走没多久,程曦禾就抱着手机看个不停,掐算着他什么时候能到伦敦。

        在学校上课的程曦禾心神不宁,写了没几个字,就要看一眼手机,生怕错过了叶容森的电话。这么一来二去,一堂课什么都没听进去,连笔记也是空白一片。

        伦敦与国内有七个小时的时差,叶容森一下飞机就给程曦禾发了条短信报平安,原以为对方肯定睡着了,想不到程曦禾很快就回了短信。叶容森皱了皱眉,现在是伦敦下午五点,国内已经十二点了,程曦禾怎么那么晚还不睡?

        叶容森和同行的老师上车后马上给程曦禾打了个电话,程曦禾一见到是叶容森的电话,忙不迭时地接了起来,“容森!”

        “怎么那么晚还不睡?”

        程曦禾吐了吐舌头,“睡不着。”

        “我不是告诉过你很多次,不要熬夜,对身体不好。”叶容森有点生气,他一不在身边,程曦禾就开始折腾自己了,“以后不许这样了。”

        “好了,我知道了。”程曦禾知道叶容森是关心他,才会像老妈子一样念叨他,“你上车了吗?”

        “嗯,已经在车上了,一会儿就到酒店。”

        “那你到了就好好休息。”

        “嗯,你也早点睡,等你明天醒了,我再给你打电话。”叶容森又不厌其烦地嘱咐道,“睡觉不要踢被子,觉得冷就开空调,知道了吗?”

        “你别担心我,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叶容森见时间不早了,催促程曦禾睡觉,“好了,不跟你说了,你赶紧睡觉。”

        程曦禾躺在床上,耳朵紧紧贴着微微发烫,轻声说道,“我好想你啊,容森。”

        听到程曦禾撒娇的声音,叶容森微微侧过头,一手掩着嘴巴,柔声道,“我也想你。”

        自从那次闹事工人劫持人质事件之后,魏柒的处理方式惹恼了程父,却意外和秦宵成了关系不错的朋友,两人偶尔还会出来喝杯酒,聊聊天。这天两人喝酒时,秦宵无意间提起明晚约了程曦禾吃饭,魏柒也佯装无意地提了一句,“反正我们都认识,不如一起?”

        秦宵对于魏柒和叶容森曾经的关系一无所知,他只从程父那里听说魏柒与叶容森曾是大学校友,最近两人又在A大百年校庆时一起出席过活动。

        秦宵思索了一会儿道,“你要是不介意,就一起来吧。”

        魏柒耸耸肩,唇畔泛着难以捉摸的笑意,“只要你不介意我打扰你们兄弟叙旧就行了。”

        “当然不会。”

        秦宵对程曦禾多年的感情一时半会儿肯定是难以放下,他本来觉得这次的晚餐是个和程曦禾独处的好机会,但转念想到叶容森那番话,又打起了退堂鼓。

        或许找个外人加入,能够避免他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