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三十】

【三十】

        程曦禾正和叶母聊得热火朝天,叶容森的电话恰逢时机地打了进来。叶母为了不打扰小俩口说话,主动退出了房间,将相册留给了程曦禾。

        “忙完了?”

        “嗯,刚到酒店。”叶容森松了松勒得发紧的领带,“你在干什么?”

        “没什么,刚刚和妈妈在聊天。”

        “和妈妈聊天?”叶容森笑着问道,“聊什么?”

        “就随便聊聊。”程曦禾唇角不自觉地上扬,手里紧紧握着那张叶容森的照片,“容森,等你回来我们去拍照吧。”

        “拍照?”经程曦禾的提醒,叶容森才意识到他和对方的合照少得可怜,好像迄今为止他与程曦禾唯一的合照就是那张挂在房间墙壁上的结婚照了,“不是暑假快到了么,等我们到时候出去旅游的时候,你想拍多少,我们就拍多少。”

        “嗯。”程曦禾看了一眼时间,“容森,你吃饭了吗?”

        “还没,一会儿和同事出去吃。”

        距离叶容森回来还有四天,四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对程曦禾来说却是度日如年。

        叶容森听到程曦禾没了声响,“怎么不说话了?”

        “我在想你还有几天回来。”程曦禾心想,要是一眨眼,就能过去四天就好了。

        “这么想我?”

        程曦禾红着脸,“嗯。”

        “我也想你,每天都想着,亲亲抱抱你。”叶容森的嗓音突然变得低沉起来,“曦禾,我想要你。”

        【………………】

        “曦禾,你真好。”

        魏柒翻了个身,扑面而来的全是陌生的气息,强烈的不安感促他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窗外跃进的光线刺得眼球发疼,他反射性地闭上双眼。

        “醒了就出来吃早餐吧。”

        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那么耳熟,好像是秦宵?

        秦宵走到床边,放下纱窗,这样可以阻挡一些刺眼的光线,“能睁开眼了吗?”

        魏柒缓缓睁开双眼,看向站在窗边的人影,过了好一会儿视线才聚焦,“秦宵,怎么是你?”

        “你昨晚喝醉了,我不知道你家住哪里,就把你带回我家了。”秦宵对昨晚魏柒落魄的丑态只字未提,“去洗脸刷牙吧,我准备了早餐。”

        魏柒对昨晚的记忆很模糊,只记得秦宵带着程曦禾离开之后,他一个人坐在餐厅喝酒,在那之后的事情无论他怎么用力想,也找不到半点头绪。

        秦宵为他准备的牙刷和毛巾都是崭新的,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屋子里除了他本人,也没有第二个人。魏柒磨磨蹭蹭地梳洗完,秦宵已经吃完早餐了,“赶紧吃吧,我刚刚在微波炉里又热了一下。你的车还在餐厅的停车场,一会儿我顺路送你过去拿。”

        早餐很简单,豆浆油条,再配上新鲜出炉的锅贴。

        魏柒喝了一口豆浆,随口问道,“你几点起床的?”

        “六点。”秦宵向来少觉,无论睡得多晚,六点的生物钟总会准时地将他叫醒。

        魏柒小声地嘀咕了一句,“这么早。”

        “嗯?”正埋头看金融报的秦宵恍恍惚惚听到魏柒说了些什么,“你说什么?”

        “没什么。”

        两人吃完早餐,秦宵将魏柒送到餐厅的停车场,就在魏柒准备下车时,他突然开口道,“魏柒,有些感情抓得太紧,只会让你自己痛苦。”

        魏柒顿时像是刺猬般竖起浑身的刺将自己团团包裹起来,“秦宵,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秦宵莞尔一笑,“只是忠告而已。”

        “忠告?你凭什么给我忠告?凭你是程曦禾的哥哥?”

        “凭我是你的朋友。”秦宵深知求而不得固然痛苦,但自欺欺人才是所有痛苦的根源,“魏柒,别让自己太难堪。”

        似曾相识的话让魏柒的情绪当场失控起来,“你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我?你了解我吗?了解我的过去吗?”

        秦宵知道自己肯定是戳到了魏柒的痛处,“我不了解你的过去,但你现在的心情我比任何人都了解,求而不得所以心有不甘。”

        “怎么?秦总现在是要做我的情感导师开导我?”魏柒冷冷一笑,对于秦霄的感同身受不屑一顾,“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屈尊降贵来理解我们这种可有可无的人?”

        “魏柒,你没必要这样,我对你并没有恶意。”秦霄语气依旧缓和,丝毫没有因为魏柒的冷嘲热讽而动怒,相反还觉得眼前的人比他更可怜,“我只是希望你能好过一点。”

        “如果你想让我好过一点,不如让你弟弟放弃叶容森如何?”

        秦霄动了动薄唇,沉默不语。

        “做不到对吗?所以又何必虚情假意?”

        魏柒不需要悲天悯人的同情,更不需要惺惺相惜的感同身受,他需要的是一个无论他犯多大错误,都能陪他义无反顾走到最后的人。

        望着魏柒潇洒离去的背影,秦霄深邃的黑眸暗了暗,双拳不由自主紧握成拳。如果这辈子注定无法与程曦禾在一起了,那么就让他替程曦禾守住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吧。

        秦霄跳下车,不顾一切地追上魏柒,就在对方要上车的那一秒,他一把抓住魏柒白皙纤细的手腕。

        魏柒秀眉紧皱,刚想开口质问秦霄想做什么,却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吻堵住了双唇。

        曦禾,我不会让任何人破坏你的幸福,谁都不可以。

        魏柒怔在原地,随后迅速地反应过来,用力推开秦霄,抬手就是狠狠一巴掌,毫不手软。

        淡淡的五指印落在白皙的俊脸上,侧脸上火辣辣的疼让秦霄缓缓转过头,如墨的黑眸一眨不眨地盯着满脸愤怒的魏柒。

        魏柒用手背狠狠擦了擦被秦霄吻过的双唇,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秦霄,你疯了吗?”

        接下来秦霄说的话,是他这辈子说过最完美的谎言。

        程曦禾说,如果真正爱一个人是没办法假装的,可他却将这辈子唯一的谎言说得毫无破绽。

        “我确实疯了。”秦霄双眸微垂,波光流转,给人一种深情款款的错觉,“我喜欢的人却爱着别人,你让我怎么冷静?”

        秦霄突如其来的表白对魏柒来说无疑就是五雷轰顶,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种话会从秦霄嘴里出来,听起来荒唐可笑。

        满脸震惊的魏柒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撞到了停在身后的车辆,秦霄却毫不在意地步步紧逼,直到魏柒无路可退地大喊起来,“你别过来!”

        这是秦霄认识魏柒以来,第一次看到那张冷漠疏离的脸上有了慌张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