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三十一】

【三十一】

        面对秦宵淬不及防的表白,魏柒几乎落荒而逃,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他这个男人是别有居心。

        回家以后,魏柒删除了与秦宵相关的所有联系方式,为了以绝后患他甚至将对方的手机号拉进了黑名单,以为这样自己就能彻底和他断了联系。

        事实证明,魏柒太低估秦宵难缠的程度。

        秦宵也不知是从哪里弄来魏柒的住址,电话被拉进黑名单后,就开始上班家门口堵,下班公司门口接。现在公司里魏柒和秦宵的流言蜚语传得沸沸扬扬,每个人看魏柒的神情都带着点暧昧。

        眼不见为净,惹不起,总躲得起吧。

        魏柒包揽了公司大部分活,只要别人没做完的,他就主动留下来加班,有时候做得太晚了,就直接在办公室里将就睡了,以为这样秦宵就会知难而退了。

        可万万没想到,秦宵不仅在公司门外一直等着他,知道他加班还会买宵夜,这下魏柒忍了许久的怒气一瞬间就爆发了,“你是不是有病?”

        以秦宵的家世相貌,根本用不着对魏柒死缠烂打,外面一堆Omega等着倒贴,魏柒实在不懂这个男人不分昼夜缠着他到底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他可不信秦宵那天表白的鬼话。

        秦宵没有生气,平心静气地看着魏柒说道,“我觉得你可能没理解那天我说的话。”

        “我没时间跟你玩猫捉老鼠的游戏。”魏柒不顾秦宵的和颜悦色,自始至终摆着黑脸,“你找别人陪你玩,我有很多工作。”

        “我是认真的。”秦宵深黑的眸子炯炯有神,看得久了,仿佛有种让人沦陷的力量。

        魏柒撇过头,神情冷漠,“我也是认真的,我们没可能,你滚吧。”

        魏柒比秦宵想象得要难以攻陷,不过这样也好,如果太容易得到,反而显得太假,既然要以假乱真,他也必须全力以赴才行。

        另一边的程曦禾根本不知道秦宵正和魏柒打得火热,一门心思掐算着叶容森回来的日子。叶容森回来的前一晚,程曦禾兴奋地一个晚上没睡好,天没亮就起床等待着去接机了。

        叶父和叶母因为各自都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没办法去机场接叶容森,只能让司机将程曦禾送到机场。程曦禾比飞机预计抵达时间要早到两个钟头,他像个等待父母归来的孩子似的不停踮脚眺望着接机口,生怕错过了叶容森。

        接机口的人很多,来往人群拥挤,程曦禾好几次差点被上前接机的人给挤出去。

        飞机终于落地,疲劳的旅程让每个人都显得精神萎靡,唯独叶容森精神奕奕,像个没事人似的。

        其中一个同事一边伸懒腰一边打哈欠地问道,“叶教授,你精神怎么那么好啊。”

        “有吗?”自从落地以后,叶容森的唇角总是不自觉地微微往上扬起。

        “飞机上的座位那么窄,睡也睡不好,你难道睡着了?”

        别说打盹了,叶容森一上飞机就睡不着,“没有,我一直在看电影。”

        “看了一路?”

        “差不多吧,中途听了会儿音乐。”

        “你还真是二十几岁小伙的精力啊。”

        叶容森笑而不语,他将随身行李从行李架上拿下,走出机舱后,用力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仿佛连空气里都弥漫着属于程曦禾的气息。

        在行李托运处拿好行李后,叶容森和同事打了声招呼就急匆匆地朝出口走去,所谓的归心似箭大抵如此。

        当程曦禾看到叶容森的身影出现,他激动地跳了起来大喊,“容森,我在这里!”

        听到熟悉的声音,叶容森转过头,看到程曦禾白嫩的脸蛋泛着薄晕,一个劲朝自己挥手,模样可爱极了。

        叶容森穿越拥挤的人群来到程曦禾面前,张开双臂将迎面冲上来的程曦禾抱了个满怀,怀里的人好像比他临走前消瘦了不少,他有些心疼地用鼻尖蹭了蹭程曦禾的面颊,“怎么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程曦禾像个八爪章鱼似的抱着叶容森不肯松手,“你也瘦了。”

        “比起你来,我还是很健壮的。”叶容森摸摸程曦禾的脑袋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爸爸妈妈呢?”

        “他们都有事来不了了,所以只有我一个人。”

        叶容森也没太在意,亲亲程曦禾的脸蛋道,“你来了就好。”

        程曦禾突然想到叶容森长途跋涉肯定累了,赶紧从他身上下来,“你肯定累了,我们先回家吧。”

        直到这时叶容森才发现程曦禾眼眶下有淡淡的黑眼圈,他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牵着程曦禾问道,“你今天几点出门的?是没睡好吗?都有黑眼圈了。”

        程曦禾心想,他总不能说因为叶容森要回来了,所以昨晚太兴奋了导致一晚没睡吧?听起来太丢人了。

        “没有,就是起得早了。”

        叶容森不着痕迹地瞥了一眼垂头的程曦禾,一看就知道这小家伙一定是撒谎,不过他也没有揭穿。

        “你等了多久?”

        “也没多久,就一会儿。”

        叶容森反问道,“真的只有一会儿?”

        被叶容森这么追问,程曦禾头皮微微发紧,只能实话实说,“两个钟头……”

        “就这么一直站着?”叶容森紧了紧握着程曦禾的手,“不是提前告诉过你预计抵达时间吗?为什么还那么早来?”

        程曦禾低着头,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嘟囔道,“我想你嘛……”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快回家吧。”

        上车以后,叶容森让程曦禾坐到他身上,轻轻替他揉按膝盖,“以后别站太久,对膝盖不好,年纪轻轻的到时候落下什么病,以后可有大苦头。”

        程曦禾安静地靠在叶容森身上,一夜无眠的倦意突然袭来,他睁了睁眼睛,没过一会儿还是睡了过去。

        等叶容森再和程曦禾说些什么,对方都没有任何回应,他微微侧目,才发现程曦禾睡着了。

        叶容森脱下身上的外套替程曦禾盖上,轻声询问开车的王叔,“王叔,曦禾今天几点出门的?”

        “听叶先生说,曦禾早上四五点就醒了,早饭都没吃就急着来接你。”王叔透过后视镜看到叶容森一脸温柔地亲吻着程曦禾的眼角,虽说一大把年纪了,但看到年轻人那么腻歪,还是有些受不住。

        等程曦禾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叶家,而叶容森躺在他身边睡着了。

        程曦禾用手掌撑着脑袋,指尖轻轻划过叶容森俊逸的面容,越看心里越喜欢,忍不住凑上前亲了亲那张颜色略浅的薄唇,才刚刚吻上,乌黑的双眼就毫无预兆地睁开了,温柔的笑意仿佛要从眼里溢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