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三十三】

【三十三】

        叶容森收到医院寄来的程曦禾全身检查报告结果已经是回来一周以后的事了,报告显示除了程曦禾的血小板略微偏低于正常指标,其他项目均为正常。

        关于发情期延缓的问题,医生只说需要深入观察,如果年底前程曦禾还没有任何发情的迹象,可以选择使用一些良性药物辅助。

        关于魏柒和秦霄的事,程曦禾一无所知,叶容森也只字未提。若不是和叶容森一起参加了纪寒的生日派对,程曦禾还不知道会被蒙在鼓里多久。

        纪寒邀请叶容森和程曦禾参加他三十岁的生日派对,在电话上他告诉叶容森,这是他生命里最后一个可以放纵的夜晚,因为他答应父亲三十岁生日过后就乖乖回家继承家业,不再过歌酒纵声的日子。

        纪寒生日当天,因为程曦禾提交的论文出了点问题,所以整整迟到了一个小时。纪寒倒是不怎么介怀,反而不正经地开玩笑道,“不会是和我们小嫂子忙着造人迟到了吧?”

        叶容森习惯了纪寒不分场合的流里流气,但面子薄的程曦禾顿时脸涨得通红,不知道眼睛往哪里看才好。

        “曦禾的论文出了点问题,再加上来的路上有点堵车,所以来晚了。”

        纪寒撇撇嘴,叶容森还是那么不懂情趣,对于他的任何玩笑总是回以索然无趣的解释,完全不知变通。

        “我还以为结了婚你会懂点浪漫,还是那么一本正经。”

        纪寒这种对生活报以‘人生得意须尽欢’心态的人,完全不懂叶容森这样恪守本分的完美人士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既然来晚了,那就自罚三杯吧。”

        魏柒从昏暗的角落里缓缓出现,他手里端着刚倒好的威士忌,漂亮精致的面容苍白宁静,看向叶容森的目光里蕴藏着暗涛汹涌的不舍和心有不甘的痛恨。

        今天是纪寒的生日,叶容森并不想与魏柒发生任何不愉快,当他伸手准备接过那杯威士忌时,魏柒不着痕迹地将酒杯送到了程曦禾面前,“既然是因为曦禾才迟到的,那这杯酒应该罚他才对。”

        除了纪寒,其他人都是坐等看好戏的面孔,叶容森眉头紧锁,轻轻将程曦禾挡在身后,“他不太会喝酒,我来吧。”

        “难道一杯都不行?你也未免太保护曦禾了。”魏柒的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屑的讥讽,目光投向站在叶容森身后的程曦禾,“曦禾可不是温室里的花朵,不需要你这么小心翼翼的保护吧。曦禾,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先前欢快的气氛顿时变得如履薄冰起来,纪寒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了,他没想到魏柒会那么不给他面子。即便他与叶容森有任何不快,也不应该在今天这样的场合故意找程曦禾的茬。

        “魏柒,容森已经说了曦禾不能喝酒,你就别再为难他们了。”纪寒勉强撑着几分唇角悬挂的笑意,“今天可是我生日,大家同学一场,玩得开心就好,不要那么较真。”

        正当三人为了一杯酒争执不下的时候,程曦禾走上前,接过魏柒递上的酒,一饮而尽,白皙的面容上泛着几抹不自然的红晕,唇畔挂着柔和的浅笑,“魏律师说得没错,这杯酒该罚我。”

        魏柒的心情程曦禾多少有些了解,他曾经也是叶容森的暗恋者之一,那时候的他根本不敢奢望有朝一日能与叶容森心意相通。

        直至今日程曦禾依然觉得能和叶容森结婚就像是黄粱一梦,生怕有一天梦醒了,一切都化为乌有。

        魏柒嫉妒程曦禾,程曦禾又何尝不嫉妒魏柒?他嫉妒魏柒与叶容森共度的那些青葱岁月,他嫉妒魏柒能与叶容森并肩而坐却丝毫不显得逊色,他嫉妒魏柒能够放弃自尊为爱不顾一切。

        他自卑无趣,做不到像魏柒那般面对众人时可以谈笑自如,做不到像魏柒那样不顾一切地挽留叶容森,他小心翼翼地掩藏数十年的暗恋,哪怕到现在对叶容森也是只字未提。

        叶容森知道程曦禾喜欢他,却不知道程曦禾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整整爱了他十二年,而起因竟是一根不值一文的棒棒糖。

        程曦禾的从容应对反衬了魏柒的卑劣狭隘,叶容森轻轻搂过程曦禾的肩,毫不在意地掠过魏柒,走向包厢里面的空位。

        纪寒看了一眼怔在原地面色惨白的魏柒,薄唇微启轻叹道,“魏柒,你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在叶容森的事情上脑子就拐不过弯呢?”

        不是拐不过弯,而是不甘心。

        魏柒无法接受叶容森从未爱过他的事实,他不信那个男人哪怕连一秒都没心动过。

        在魏柒看来难以磨灭的回忆却是叶容森后悔莫及的错误。

        一杯杯烈酒穿肠而过,魏柒醉得不省人事,嘴里却念念叨叨喊着叶容森的名字,“叶容森,我不甘心……不甘心!”

        不甘心的又何止魏柒一人?

        只是再不甘心又能如何?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无论再重来多少次,叶容森依旧不会爱他。

        派对散场,纪寒本打算让喝得烂醉如泥的魏柒去他家将就一晚,可刚把人从沙发上抬起来,就听到手机响个不停。

        驮着魏柒的纪寒对站在一旁的叶容森说道,“容森,你帮他接下电话,我不方便。”

        叶容森拿过魏柒落在沙发上的手机,刚接起来就听到秦霄的声音,“你在哪里?”

        “秦霄。”

        从叶容森嘴里听到秦霄的名字,程曦禾有些意外,秦霄怎么会这个时候给魏柒打电话?

        秦霄口气生硬地问道,“怎么是你?”

        “我和曦禾一起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会,魏柒正好也在,不过他现在喝醉了,没法接电话。”

        “你们在哪里?”

        “槐北路57号的明日酒吧。”

        说完,秦霄挂断电话,叶容森似笑非笑地对纪寒道,“有人会过来接魏柒。”

        “谁啊?”纪寒正好也不想弄个酒鬼回家。

        程曦禾终于忍不住问道,“我哥要来接魏律师?”

        “他没说,但问我要了地址。”

        “是吗?”虽然秦霄说过他和魏柒是朋友,但程曦禾还是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叶容森见程曦禾一脸困惑的样子,也没打算继续瞒着魏柒和秦霄现在的关系,“你哥没跟你说吗?他正在追求魏柒。”

        “什么?”程曦禾瞠目结舌,“我哥追求魏律师?”

        “等他来了,你可以自己问他。”

        秦霄追求魏柒?

        他明明知道魏柒喜欢的是叶容森,为什么还要自讨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