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三十七】

【三十七】

        发情期过后,魏柒大病了一场,高烧不退,秦宵将他送到医院的时候还被医生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你知不知道病人之前一直在使用抑制剂?就算是发情期来了,你也应该克制,你是想要了他的命吗?”

        秦宵想到魏柒在床上欲迎还拒的样子,原来他并不是在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游戏,而是真的很难受。秦宵自认是个温柔体贴的人,虽然对魏柒算不上百分百的真心,但也是抱着好好与他过日子的心态,所以才会在发情期结成标记他。

        魏柒醒来以后又在医院躺了好几天,自然没给秦宵什么好脸色,如果不是因为身体虚弱的关系,以魏柒的性格恐怕早就跳起来把秦宵狠揍一顿了。

        不过秦宵倒也算识相,对魏柒的冷嘲热讽全盘接受,还表现出积极悔改的态度,完全没有半分不耐烦,在医务人员看来秦宵差不多把魏柒哄到天上去了,可魏柒偏偏不吃那套。

        秦宵这些天下班就往医院跑,还特地问了助理,发情期过后的Omega吃什么比较好,问得助理一头雾水,他记得秦宵还没结婚啊,怎么突然问起Omega的事情,还是发情期以后的Omega,难不成秦宵好事将近?

        和魏柒的事情,秦宵也没打算瞒着程父和秦母,只是他还没想好应该怎么开这个口。秦母那边还好对付,程父那边恐怕没那么容易,要知道之前闹事工人的案子因为魏柒处理不当,惹得程父雷霆大怒,到现在气还没消。

        魏柒不太愿意搭理秦宵,每次来秦宵说话,他就当作没听见,有时候心情不错会嗯一下,除此之外也绝无半句多言,仿佛在跟秦宵耗时间,比谁先缴械投降。可魏柒还是低估了秦宵,秦宵一旦认准的事情,就算前途荆棘丛生,他也绝不会退后半步。

        秦宵熟练地剥了橙子,然后一片片分开放在盘子上递到魏柒面前,“美国甜橙,很新鲜的。”

        魏柒盯着手里的书,头也不抬,仿佛根本没有听到秦宵说话。

        秦宵也习惯了魏柒对他爱答不理的样子,他将盘子放到一旁,伸手拿开魏柒手里的书,这才唤回魏柒的视线。

        “你干什么?”魏柒眉宇微皱,很明显对于秦宵的做法颇为不满。

        秦宵将甜橙重新递到魏柒面前,“先吃点水果吧。”

        魏柒赌气地说道,“不吃。”

        秦宵笑了笑,“你自己吃,还是要我喂你吃?”

        魏柒觉得秦宵简直有病,积压了几天的怒火此刻终于爆发,“秦宵,你到底想干什么?上也让你上了,我们之间两清了吧?”

        “两清?”秦宵觉得魏柒的说法挺有意思的,“你不欠我,我们怎么会两清?是我欠你才对。”

        “那好,我告诉你,你不欠我,你能不能滚了?”

        秦宵回答得倒是很快,“不能。”

        “你——”

        秦宵拿了片橙子直接塞到魏柒嘴里,“吃片橙子压压火气,生气对身体不好。”

        魏柒被迫无奈将嘴里的橙子稀里糊涂地咀嚼了一番咽了下去,别说这个橙子还真甜,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秦宵什么时候能离他远一点?

        给魏柒换药的护士进来时,正好看到秦宵往他嘴里塞橙子,羡慕地说道,“你们好恩爱啊。”

        魏柒面孔微微发情,毫无笑意地说道,“我们没关系。”

        护士没料到魏柒会这么说,尴尬地笑了笑,替他换了药瓶之后就火速离开。

        秦宵见魏柒脸色不好,想伸手摸摸那张略显苍白的面孔,却被魏柒一巴掌打开,“别碰我!”

        “魏柒,我对你没有恶意。”秦宵收回被打开的手,静静地看着浑身是刺的魏柒,“你没必要这么防着我。”

        “秦宵,你怎么好意思说这种话?”魏柒握紧双拳,双目死死盯着秦宵,“你趁着我发情期,不顾我的医院强行标记我,现在倒头来还假惺惺地对我说没恶意,这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你让我现在这个样子回到公司,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柄,是不是就如你所愿了?”

        秦宵确实是为了程曦禾才追求魏柒,但他从未想过毁掉这个人的生活。

        “魏柒,你比我更清楚,那天的情况如果我不标记你,你的发情期也不会中断。”秦宵走到魏柒跟前,只见魏柒警惕地往后一缩,仿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而且,就算你不发情,我会标记你也是早晚的事,我只是提前把这件事完成了而已。”

        “秦宵,你是白日做梦吗?没有这次发情,你认为你有机会标记我?你甚至不会察觉我是个Omega!”

        “魏柒,你还不明白吗?所有的抑制剂都是有时限的,而你始终的抑制剂已经快到期了,往后你不管服用多少剂量,都不可能再控制你的发情期,只会变得越来越糟。”

        “那跟你也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秦宵轻声叹息道,“我说过,我喜欢你。”

        谎言最大的魅力在于自我麻痹,比如现在,连‘我喜欢你’这样的话都能说得让人信以为真。

        秦宵总是自以为聪明,谎言终究成不了事实,可他却不知道,如果一个谎言连说谎者本身都开始深信不疑的时候,这个谎言就会变成无法磨灭的事实。

        正当两人之间的气氛因为秦宵再一次突如其来的表白变得暧昧不清时,急促的电话声冷不丁打断了这气氛,秦宵走到一旁,看了一眼电话上的名字,深吸一口气,“喂,爸爸。”

        “你给我马上滚回来!”

        秦宵知道,他和魏柒的事情肯定被程父知道了。

        挂下电话后,秦宵神色平静地拿过挂在椅背上的外套,走到魏柒跟前。魏柒下意识地想要逃开,却被秦宵搂住腰带进了怀里。

        “你放开我!”

        “乖。”秦宵不顾魏柒的挣扎亲了亲他的额头,“我有事要回去一趟,晚点来看你,你记得好好吃饭。医院的伙食不好,我一会儿让人给你送饭,多吃点。”

        魏柒心想,滚就滚了,还那么多废话。

        程曦禾那边虽然发情期后也在床上躺了好几天,但所幸没生什么病,叶容森顿时放心不少,他现在最害怕的事情就是看到程曦禾生病,每次看到程曦禾生病,他比自己生病还要难受。

        等程曦禾稍微精神些了,叶容森就跟他提起实习申请的事,“为什么实习申请的事情瞒着我?”

        “也不是故意瞒着,就是觉得这就是毕业的其中一项要求,做完了就好了。”

        “为什么不去爸爸的公司?”叶容森说道,“这样很方便,而且能学到更多东西。”

        “可去爸爸的公司一定会受到特殊待遇。”程曦禾不想仰仗叶容森带给他的荣耀,他想凭自己的努力成为能够匹配叶容森的人,而不是躲在他背后,事事由他摆平。

        “这就是你不跟我商量的理由?”叶容森有点急了,“你知道现在外面世道有多不安全吗?人心叵测,你又不长心眼,出去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这是程曦禾第一次看到叶容森急得上火的样子,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他。

        程曦禾钻到叶容森怀里,勾着他的脖子,然后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叶容森愣了一下,然后继续黑着脸说,“别想用这种方式忽悠我。”

        “我没有忽悠你,我是开心啊。”程曦禾笑着靠在叶容森胸前,“你这么担心我,我很开心。可是,容森,我总有一天要长大的,我不想活在你的庇护下,更不想活在你的光环下,我想成为像魏柒那样可以跟你平起平坐的人。”

        “为什么提到魏柒?跟他有什么关系?”叶容森稍稍抬起程曦禾的下巴,“你不会嫉妒魏柒吧?”

        程曦禾点点头,又摇摇头。

        叶容森失笑,“这是什么回答?”

        “容森,你就让我试试吧,就这一次。”程曦禾柔软的红唇印上叶容森微凉的薄唇,“不行的话,我就听你话回来,好不好?”

        程曦禾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如果他再不同意,倒显得有些不近人情了。

        叶容森搂着程曦禾的腰,将他紧紧禁锢在怀中,“那你今晚好好表现,我考虑一下。”

        “容森,我爱你。”

        “我也爱你,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