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四十】

【四十】

        两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眨眼的功夫程曦禾在锦天的实习期已经接近尾声。

        程曦禾将连夜写完的实习报告交到阮书手中,软书简单地扫了一眼,然后龙飞凤舞地签下名字,递还给程曦禾,“今天公司为你准备了欢送会,可别忘记参加。”

        在锦天实习这些日子,程曦禾任劳任怨,端茶送水的杂活也没少干,有时候反而是那些翘着二郎腿的律师不好意思,觉得太麻烦程曦禾了。

        程曦禾道了声谢,前脚刚踏出办公室,却被阮书叫住,“曦禾,你毕业后有兴趣来锦天工作吗?”

        程曦禾没想到阮书会在实习期结束时提前预支他一份工作,他喜出望外地回答,“当然了,我还有很多没有和阮律师学呢。”

        阮书唇角微扬,“那就这么说定了,等你毕业了,就来为我工作。”

        阮书对程曦禾纯粹只是欣赏,从他身上看不到现在年轻人惯有的浮躁,是难得的好苗子。之前的实习生,不是心浮气躁,就是慵懒涣散,稍微教训几句,高傲的自尊心瞬间溃不成军。

        程曦禾从阮书办公室出来后就迫不及待给叶容森打电话,“容森,今晚公司为了办了欢送会,我可能要晚点回家。”

        叶容森正在看报告,听到程曦禾要晚归,不免有些担心,“大概几点结束?我去接你。”

        “这个我也不清楚。”程曦禾想了想说道,“等我快结束了给你电话?”

        “好啊,记得别喝太多酒。”叶容森知道程曦禾不擅饮酒,但今晚这样的场合肯定会有不少人敬酒,他又不懂拒绝,一来二去就很容易喝多了。

        “我知道了。”程曦禾看看四下无人,捂着话筒对叶容森小声说道,“容森,我跟你说件事,刚才阮律师问我毕业后要不要来锦天工作。”

        叶容森当然不希望程曦禾答应,但他也能猜到以程曦禾的性格,想必已经答应了,“你怎么回答的?”

        “嗯……”程曦禾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答应了。”

        程曦禾的回答在叶容森的意料之中,他沉默了一会儿,不冷不淡地说道,“恭喜你。”

        叶容森不带半分喜悦的祝福一下子就让程曦禾明白,对方并不高兴他留在锦天工作,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生气了?”

        “没有,你别瞎想。”叶容森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我正在改论文,其他事我们晚上再说,好吗?”

        程曦禾知道叶容森肯定是生气了,不然不会连语气都变得那么冷淡,他抿了抿薄唇,心口的位置隐隐约约传来细微的疼痛,“嗯,那你别太累,注意休息。”

        “嗯,晚上见。”

        叶容森知道这件事错不在程曦禾,追根究底还是他太自私了,他妄想把程曦禾当作自己的所属物一般锁在精致的牢笼里。

        程曦禾是个独立的个体,他不属于任何人,他有权选择想要什么样的人生,叶容森不能以所谓爱的名义,将他彻底囚困起来。

        这些通俗易懂的道理叶容森怎么会不明白,只是真正做起来并没有那么容易。好几次,叶容森都想问程曦禾,“曦禾,能不能为了我放弃你的梦想?”

        叶容森深知程曦禾逆来顺受的性格,无论他提出多么不可理喻的请求,程曦禾一定会点头答应,即便他的心在流血。

        今晚的程曦禾看起来有些沉闷,面对嘻嘻哈哈的同事,勉强撑起几分笑容,但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阮书见程曦禾心情沮丧,关心地问道,“曦禾,怎么了?”

        “阮律师,你有爱人吗?”

        阮书沉默了一秒,“有。”

        “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程曦禾有些吃惊,阮书是个Beta,很难让人猜测他的爱人是Alpha还是Omega。

        阮书轻轻一笑,眉眼泛着柔情,“他怕生,不太愿意见人,所以我也很少跟别人提起。”

        “你爱人也是Omega吗?”

        “对。”阮书回答地落落大方,虽然现在这个社会Beta和Omega在一起很少见,出门也不免惹来异样的眼光,但他并不在意。

        “诶,阮律师、曦禾,你们别躲在角落啊,过来跟我们一起玩。”

        听到同事的招呼,程曦禾想到今晚是这个欢送会的主角,若是一直躲着不说话,未免显得太不合群,对阮书说道,“阮律师,那我们过去吧。”

        “不了,你过去吧,我在这里坐一会儿就得走了。”阮书淡淡说道,“回家晚了,他会担心,你玩得开心点。”

        程曦禾被同事拉过去没多久,阮书就离开了派对。现场没了上司,同事们也开始变得肆无忌惮,一个劲给程曦禾灌酒,程曦禾一开始还能拒绝,后来喝多了,迷迷糊糊也不知喝了多少。

        派对结束,叶容森接到程曦禾同事的电话,赶到现场时看到喝得烂醉如泥的程曦禾正拉着同事说胡话,“我们再接着喝嘛……”

        在叶容森的印象里,程曦禾从未那么失态过,他走上前跟同事道了声谢将程曦禾弄进车里。叶容森有习惯在车子里备几瓶矿泉水,他找了一瓶,喂了程曦禾几口,“先喝点水。”

        程曦禾咕叽咕叽勉强喝了几口,然后推开叶容森再次送到嘴边的水,不高兴地说,“这不是酒,这是水……”

        “谁让你喝那么多的?我说的话你都当耳边风了?”叶容森苛责程曦禾的话语里透着显而易见的关心,“不是说了让你少喝点。”

        程曦禾突然睁大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叶容森,过了好一会儿才模模糊糊说道,“你才不可能是容森,他都生我气了,不会来接我了……他不要我了。”

        本来还一肚子火的叶容森,被程曦禾这副迷糊的样子逗笑了,“你还知道我生气了?那你还喝那么多。”

        “因为我好难过啊……”程曦禾伸手抓住叶容森的手臂,“我惹容森生气了,可是我不想的……”

        叶容森搂着程曦禾的腰,微微低头,薄唇蹭了蹭他的脸颊,“我没生气。”

        “你生气了,肯定生气了……”程曦禾挥舞着双手,想要推开叶容森,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仿佛随时会掉下来,“你骗我……”

        【…………………………】

        听到程曦禾卑微的请求,叶容森才意识到,惶恐不安的从来不止他一人,程曦禾也是如此。他们彼此珍视,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用自己的方式留住对方。他想要程曦禾放弃梦想,以此换取他的陪伴,而程曦禾想用孩子,圈住他的心。

        叶容森拉开程曦禾圈在脖颈的双臂,这才看到那张白净清秀的面孔被泪水打湿,修长的睫毛上还悬挂着透明的泪珠,这副模样看得他既心疼又自责,他不该一味地要求程曦禾付出,这个人已经把最好的全都给了他,这样不就够了吗?

        “我爱你,曦禾。”

        我没有在最美的时光遇见你,但我余下的时光因为有你才会变得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