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婚恋在线阅读 - 【番外5】

【番外5】

        纪寒错过了叶云深的满月酒,隔天就拎着大包小包登门道歉,身后还跟着一个看起来和程曦禾年纪相仿的Omega。

        “这是慕珩。”纪寒挠了挠头,然后悄悄拉过慕珩的手道,“我们正在交往。”

        叶容森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他没想到这世界还有人能驯服纪寒这样放荡不羁的人。

        慕珩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眼镜,模样看起来温润儒雅,浑身散发着书香气息,与纪寒截然相反。

        “你好。”慕珩家教极好,说话时轻声细语,投射在对方身上的目光既不显得突兀,也不显得拘泥,“今天打扰了。”

        纪寒和慕珩进门后,程曦禾问道,“你们喝点什么?”

        “我和白开水就行了。”纪寒转头询问身边的慕珩,“小珩你喝什么?”

        “和纪寒一样,谢谢。”

        程曦禾很快从厨房端了两杯白开水,然后坐到叶容森身边。叶容森看向纪寒,饶有兴趣地问道,“你们怎么认识的?”

        “慕珩是我父亲的秘书。”

        叶容森倒真没猜到慕珩是这样的身份,“那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咯。”

        慕珩微微一笑,洁白如梨花的面容上嵌着浅浅的酒窝,纪寒则是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道,“对了,你儿子呢?”

        “你来的不是时候,他正在午睡。”叶容森可没打算把叶云深弄醒,不然程曦禾又得哄半天才能让他重新入睡。

        “我来都来了,多少让我看一眼再走啊。”纪寒咂咂嘴道,“不然我今天买的这些东西多亏?”

        “谁让你昨天不来的?”叶容森眸光微转,“晚上留下一起吃饭吧,到时候云深也应该醒了,他的觉不长的。”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纪寒想起大学时代经常来叶容森家蹭饭,但毕业后各奔东西,即便时常保持联系,也没了曾经那么紧密的联系。

        四个人就这么坐在客厅喝喝茶,聊聊天。后来纪寒觉得这么聊天显得有些乏味,便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轮到程曦禾的时候,纪寒错了措手,两眼冒光,“曦禾,你的初恋是什么时候?”

        纪寒的问题问得程曦禾有些措手不及,他微微垂眸,像是沉思了一会儿,转而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大概六岁?”

        极寒大吃一惊,“没看出来你那么早熟啊!”

        程曦禾的话让叶容森的心狠狠一抽,但表面看起来还是风平浪静,似乎完全未被对方的话扰乱心神,甚至还用轻快的语气问道,“那么早的事情还记得?”

        “因为是在妈妈的葬礼上见过,所以才会有印象。”程曦禾看着叶容森,想从那张平淡的脸上找到些蛛丝马迹。

        “之后呢?你们没见过了?”纪寒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嗯,没有了。”程曦禾淡淡一笑,“他应该不记得我了。”

        叶容森心想,他确实不记得你了,但你心里却一直藏着他。

        纪寒继续不死心地追问,“那他和容森,谁比较好一点?”

        话音刚落,善于察言观色的慕珩已经发现叶容森的脸色发生了变化,他想劝阻不识相的纪寒继续追根究底,但对方似乎完全没有发现叶容森幽黑的双眸变得深邃。

        “我跟他只是一面之缘,没办法比较吧。”程曦禾见纪寒杯子里的水差不多没了,正好是个结束话题的好时机,他拿过纪寒的杯子,“我帮你去添点水。”

        程曦禾离开后,纪寒不可思议地惊叹道,“容森,在今天之前,我一直以为你才是曦禾的初恋,真是没想到啊。”

        慕珩没想到纪寒神经大条到这种地步,他将手伸到男人腰后,不轻不重狠狠捏了一把,疼得纪寒两条剑眉紧皱,夸张地龇起嘴巴,“小珩,你干什么啊?”

        “我看到你后面有脏东西,想帮你弄掉。”慕珩面色坦然,丝毫看不出是在撒谎,“不小心弄疼你了?”

        纪寒扯扯嘴角,“也不是很疼……”

        不仅纪寒,连叶容森也天真地以为自己是程曦禾的初恋,毕竟他从未想过程曦禾会喜欢上他以外的人。虽说每个人都有过去,但程曦禾曾经喜欢的人就像是一个疙瘩,无论叶容森怎样极力不去在乎,他自始至终就在那里。

        叶容森会不自觉地想象程曦禾的初恋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与那个男人比起来到底谁更好一点?那个男人是不是也像他一样喜欢程曦禾?如果不是他捷足先登,程曦禾会不会已经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了?

        这些乱七八糟的假设扰得叶容森心神不宁,整整一个下午他都不停思索着程曦禾是不是对那个男人还有所留恋,他嫁给自己又是不是退而求其次?

        纪寒和慕珩留在叶家吃完晚餐,又稍微逗弄了会儿睡醒的叶云深,两人便告辞回家。晚上叶容森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好几次他都想要起身询问程曦禾,到底喜欢他多些还是那个男人多些?

        叶容森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个心胸狭窄的人,他竟然无法容忍程曦禾爱过别人,这就像是一根卡在喉咙口的刺,既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着实令人难受。

        睡到半夜,程曦禾习惯性地想要往叶容森怀里蹭,却发现身旁的位置空无一人,冷冰冰的床面没有往日的温度。他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发现叶容森正站在阳台微微仰头望着浩瀚星空。

        程曦禾见叶容森穿得少,从衣柜里拿了件外套,悄无声息走到男人身后替他披上,“怎么不睡?”

        叶容森微微一惊,但很快恢复从容的神色,“嗯,睡不着。”

        “有心事?”

        看见程曦禾一脸担忧的神色,叶容森心想,这个人是爱我的吧?

        叶容森觉得胡思乱想的自己就像是个市井小妇,明明那么在乎对方,为什么要那么扭扭捏捏?

        “你还爱他吗?”

        程曦禾愣了一会儿,好半天才明白叶容森嘴里所说的‘他’是指谁。

        “爱。”程曦禾看着叶容森一字一顿道,“我一直都爱着他,从未变过。”

        叶容森万万没想到程曦禾会那么不加掩饰地对那个男人表达爱意,一瞬间那颗心像是浸入了寒池之中,四肢百骸尽是寒凉彻骨,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那你为什么要嫁给我?”叶容森颤抖的嗓音里带着质问,“所以你说你喜欢我都是假的?”

        “你在说什么啊……”程曦禾见叶容森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忍不住反问道,“难道你就没有想过那个人就是你吗?”

        叶容森以为出现了幻听,呢喃着说道,“那个人是我?”

        “你真的不记得了吗?那年我母亲的葬礼,你也有来,你还在葬礼上松了我一根棒棒糖,草莓味的。”程曦禾语气里夹杂着几分抱怨,“明明是你不记得我了,我的心里从始至终就只有你一个。”

        叶容森努力在脑海里搜索着模糊的画面,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有一天,叶母让他一起出席一个葬礼,死气沉沉的葬礼上每个人都是一脸沉痛的表情。叶容森闲来无事在外面转了一圈,经过墓园外的绿色草坪时,他看到一个男孩坐在树下哭泣,随手将口袋里的一根棒棒糖送给了对方。

        想不到当初的一个无心之举,成就了他和程曦禾今天的美满姻缘。

        “就因为一根棒棒糖吗……?”

        “你是那场葬礼上唯一给过我温暖的人。”

        叶容森掩面而笑。

        “笑什么?”

        叶容森将程曦禾紧紧搂入怀中,柔声道,“觉得有些可笑,让我嫉妒得无可自拔的人,竟然就是我自己。”

        “你大晚上睡不着,就是因为这件事吗?”

        “不然还能有别的吗?”不等程曦禾有所回答,叶容森一把将他抱了起来,“现在终于可以睡个安心觉了。”

        “小声点,别吵醒云深了。”

        “放心,他睡得沉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