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天黑请躲好,怪物来敲门在线阅读 - 第52章 往事:审判舒克(求收藏求推荐)

第52章 往事:审判舒克(求收藏求推荐)

        “不知道,反正我砍死了他们,真爽啊!再让我来几刀就好了!”有人说道,似乎还不过瘾。

        或许是投入的亡灵尸体不够,这个虚弱诅咒仅仅为止2分钟,虚弱诅咒就消失了。

        但这依旧让城墙上的士兵们欢呼。

        因为呈下跌亡灵种似乎也察觉到了,所以躲藏的更加隐蔽,而这样一来,亡灵的攻击更加的无序,更加无法对小镇造成威胁。

        士兵们只需要往城墙下投掷长矛和弓箭,收割亡灵的生命。

        “你是术士?”马林眼睛明亮,有些激动期待。

        小镇里的术士十分稀少,比牧师还要稀少。

        其实这里有一个误解,牧师也是术士的一种,牧师同样能够使用元素之力,但是他们的攻击手段却是十分稀少,偏向不同。

        所以正常情况下,术士一般指的是拥有强大攻击手段的法师。

        而这其中,还有许多的分支,普通人却很少能够了解,所以一般统称为术士。

        陈安点头,他可是货真价实的术士,当然,他的近战能力也同样不弱,不像正经的术士那样脆皮。

        马林立刻投来羡慕的眼神,“术士真的太稀少了,我们小镇上,只有三位术士,这三位可都是守夜人啊。

        虽然近战能力弱一点,但是,他们对亡灵造成的伤害,却是远远超过其他的守夜人大人!

        也只有沙弥尔大人才能够超过他们。”

        陈安自然是明白其中的道理!

        一名战士,如果没有远程攻击手段,那么面对术士,只有死亡。

        而且,术士的手段更加的诡异,如果有群攻的术法,那简直就是妥妥的万人敌。

        陈安也是颇为羡慕,就像老牧师那里的一张中级陷地术法,他就颇为眼热。

        面对这样的攻城战,只需要在下方直接施展一个陷地术法,直径十米内化作流沙陷阱,来多少都能埋得下。

        可惜他没有,或许会找个机会看看能否交易过来,亦或者那老牧师荼毒小镇,那么自己将那些卷轴取走,也能心安理得。

        陈安倒是有些期待起来。

        城墙上的防守并不艰难,有陈安不时的释放几个虚弱诅咒,亡灵根本无法翻出什么浪花来。

        这时候,陈安也就有空跟马林闲聊几句。

        “马林,你知道老牧师的事情吗?”陈安并没有说什么事情,而是仿佛八卦一般的语气询问。

        马林也有些惊讶陈安的问题,看了眼周围,同样贼兮兮的小声问道,“你是说审判舒克的事情?”

        卧槽,审判舒克?还真有啊?

        陈安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一本正经的点头。

        马林又继续小声说道,“其实吧,小镇上好多人都认为舒克堕落了,被污染了灵魂,但也有很多人认为舒克没有被污染。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那时候我还小,其实我觉得也舒克挺可怜的,他以前还教过我养蚕呢。”

        养蚕?

        陈安一头雾水,蚕?马克?舒克?

        马克的弟弟是舒克?

        疑惑很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继续套话,“老牧师审判舒克,那马克呢?他是教堂的主事人,他应该就权利组织审判吧?”

        马林摇头,“那时候马克只是一个牧师学徒,教堂主事人是老牧师德林,要不然怎么是老牧师主持审判?

        马克也是可怜,舒克是他唯一的弟弟,但为了小镇的安危,老牧师还是处死了舒克。”

        马林对此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小镇长大的人,早已经见惯了生死。虽然遗憾可惜,但也仅此而已。

        除了自家人悲痛,其他人又能有几分体会?

        然而陈安却是眼睛明亮。

        老牧师,马克,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很有可能极其不对付。

        而且,如果马克对老牧师抱有十分大的成见,甚至是怨恨,对小镇抱有怨恨,他完全有能力去布置铭文阵法的漏洞。

        而且,他身为教堂的主事人,能够了解铭文阵法的一些漏洞,也是十分正常的。

        动机有了,能力有了。

        这让陈安瞬间将他的嫌疑跟老牧师并列了。

        甚至还要超过老牧师些许,因为,他还没有找到老牧师的作案动机,也没有洗脱老牧师嫌疑的证据,但老牧师同样有能力去做这一切。

        所以老牧师的嫌疑依旧排在前列。

        马克这个人,看上去让人如沐春风,他温和且热情。

        但陈安同样无法忘却,他给自己那诅咒蚕丝时,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一般。

        心中怀揣的恶意,却是那般的让人心寒!

        ‘或许,那舒克就是被这污染的蚕丝污染的也不一定?’

        当年的真相如何,陈安自然是不清楚的,但不妨碍他去猜测。

        他现在忽然想去查查那个年轻的牧师了。

        眼下左右无事,城墙上似乎并不需要他帮忙。“马林,我先回去了。如果有需要,随时可以找我。”

        马林自然是不会拒绝,他可不会把这当一句随口的话,如果战斗真的艰难,他绝对不会放过这样一位好帮手。

        跟马林告别后,陈安走入阴影,隐去了身形。

        他现在对马克有非常大的兴趣。

        今晚的教堂很热闹,到处都是痛苦的呻吟。

        牧师们也非常低忙碌,忙着给手上的士兵们包扎伤口。治疗药水很昂贵的,能省一点是一点。

        所以正常受伤的情况下,需要牧师们施展治疗术加快伤口的愈合能力,再辅助止血药物和纱布。

        陈安也见到了马林,正在给一位背部受伤的士兵施展治疗术。

        他的手法稳健,从容不迫,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跟着人说话,缓和了伤者的情绪。

        真是难以想象,这样一个人如何做得出破坏铭文阵法的举动!

        陈安心里暗叹,如果不是他掌握的一些线索指向这个年轻的牧师,他也不会去怀疑这样的一个人。

        他默默地观察着,或许是累了,马克挥手,让另一个牧师在替代他的位置,他朝着教堂后面走去。

        教堂的后面,陈安来过一回,这里防止了一座小型的圣光聚集器。

        但是这一回,马克并没有停下脚步。

        ps:感谢.的1476书币打赏,感激!??

        感谢大家的票票和收藏,感激!送香吻一枚??mu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