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天黑请躲好,怪物来敲门在线阅读 - 第180章

第180章

        第180章

        【两点钟更新】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不对,再来!

        我从未见过如此一毛不拔的吝啬鬼!

        两颗火晶,就像让她签了一万年的卖身契?

        要不是不方便爆出口,花妖精都想骂死他,顺便丢他一个表情包,食屎啦你.jdg

        “你是不是觉得你很幽默?”花妖精冷漠种带着鄙夷。

        “……”

        幽默?

        “10颗,不能再多了,年限就改成一百年吧。如果不行,我鲨了你!毕竟是你先朝我动手的,想来死在我手里,帮你也不会有遗憾了!”

        【花妖精接受了你的招募!】

        面板上,浮现了花妖精的信息。

        【受募者:花妖精】

        体系:特殊系-自然

        战力值:3400(3700)

        状态:优良

        招募时间剩余:一百年

        陈安头盔下的千面面具,忽然出现了一副诧异的表情,眉头挑动。却是无人得知。

        亡灵之剑离开雪白的嫩颈。花妖精脸上愤愤,她已经感受到了契约对她的约束。

        因为他现在恨不得拧断那可恼的雇主的脖子,但是一股无形的力量加固在她身上,一旦她的想法化为行动,不说能不能拧断雇主的脖子,她一定会生不如死。

        “我要生命古树的种子,你给我拿过来!”

        颐指气使,她愤愤地说道。

        陈安像是看傻子一样看向她,“咱俩身份是不是弄错了?”

        花妖精不屑一顾的讥讽,虽然还是那么好看,“哼,你不就是看上了长生玉液么?没有大量的生命能量,根本不可能酿制成功,你看着办吧!”

        说着,她双手叉腰,撇过头不再看向陈安,但闫经理的余光,却是看向愈走愈远的古树傀儡,正确的说应该是古树傀儡树冠上的那一颗古树之种。

        这下陈安倒是没有迟疑。

        虽然说古树之种的生命能量一般人吸收不了,但是不代表花妖精没办法,如果真的可以,这一颗古树之种,能够为他带来多少生命能量?

        说不得,自己恢复身躯所需的生命能量,这一颗种子就能够搞定了。

        他伸手,从脖子后取出一个毛绒绒的团子。

        毛球,这是在秘境中捕获,被系统判定为boss的被诅咒的生物,战力值比起陈安只强不弱。

        “小家伙,帮我把那颗种子拿来。”

        陈安身后,原本是静静矗立如同死物的稻草人,瞬间闻风而动,二十余只稻草人奔袭向古树傀儡。

        与古树傀儡发生了战斗,如果是人,在这个距离,早就被诅咒影响化作古树傀儡,但是稻草人本身就是诅咒的产物,同样是将血肉之躯硬生生的转化成稻草人,诅咒力量并不比古树傀儡诅咒弱。

        这也是陈安的底气所在!

        稻草人与古树傀儡的碰撞,就像是两大诅咒的碰撞,就看谁强谁弱!

        但是根据现场的庆幸看,无疑是稻草人更胜一筹。

        单纯比较力量而言,黑蛇被转化成古树傀儡之后,战力值应该是有所降低的,但是相对而言,他的力量也被增加了,战力值处于一个平稳的状态,简单来讲就是敏捷属性换成了力量属性,综合的战力值几乎没有太多变化。

        而稻草人,以长须匪首为首,余下的都是精英沙匪,他们的战力值相比较原本的自身,是有所减弱了。

        长须匪首的原本战力值是2900,现在变成了2500,与古树傀儡相仿,力量比不上,敏捷属性甩古树傀儡一条街。

        而那群精英沙匪,原本的战力值基本上在500左右,现在基本上都是四百出头,降得不算多,但也不少。

        但成为稻草人后,他们同样获得了特殊的特性,不死特性!

        这就很恐怖了!

        一位不怕死,甚至杀不死的地武战士有多可怕?

        看那匪首-稻草人的疯狂就知道,古树傀儡直接抽暴了他的脑袋,却依旧疯狂进攻,周围的精英稻草人则是围上来逐渐蚕噬。很快,古树傀儡便是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地步,被稻草人围殴、肢解。

        古树傀儡强吗?实力一般!

        真正强的是诅咒,如果没有对抗诅咒的手段,再强的人,靠近古树傀儡,都要被强制转化成另一头古树傀儡!

        古树傀儡同样拥有再生长属性,可惜,比起稻草人逆天的不死特性,还要差许多。

        古树之种被匪首-稻草人捧着上千,他胯下的稻草蜈蚣摆动,身上竟然生长出了几根树的枝丫。

        但是很快,枝丫自行脱落,重新有稻草生长出来。

        花精灵看着这一幕,顿时感到了头皮发麻!

        她内心翻涌的情绪,远远的比表情表现出来的更为复杂。

        古树傀儡诅咒已经是极为逆天,而现再,随便碰到的一个人,竟然也身负如此恐怖的诅咒。

        不,是那看上去有几分可爱的毛球!

        它才是诅咒之源!

        看着在陈安手中被捏圆搓扁的毛球,花精灵面容复杂,这个可恼的家伙,怎么可能驯服如此恐怖的生物?

        陈安倒是很上手,从千面的强制契约种,陈安感受到了毛球的心情,似乎很愉悦,有些开心,甚至能够感觉到,毛球对他的亲切感都在上升了不少。

        它似乎很享受这样!

        陈安祥这。

        原本的毛球是生活在灰雾秘境,他与蜃龙为伴,操控不知凡几的稻草人,在田野间自娱自乐,但他是孤独的,就像那蜃龙一样,一个被囚禁了身躯,一个被囚禁了心神。

        毛球,是被他契约过后强制带离秘境的,那座山,以及哪方辽阔的世界,宗师带着许多秘密。

        如果有机会陈安依旧想去那灰雾秘境,好好探索一次。

        这一次,他将不再局限与那座山,而是远方,看看那方世界,是否在雾泽拉斯的某个角落,还是说,真的是一个异度次元?

        古树之种靠近,陈安便是察觉到了一种奇异的威胁感,像是有一股外部的力量开始渗透进入他的骨骼。

        这种渗透方式非常的明显。

        兴许这就是诅咒爆发时的状态与隐藏时期不同吧!

        他记得黑蛇遭一开始的时候就感染了诅咒,如果是这种程度的,凭借黑蛇的反应,只要第一时间放弃古树种子,诅咒没这么容易感染。

        所以陈安倾向于,古树种子本身携带的诅咒根本无法法诀,或者很难发觉,只有古树傀儡身上的携带的诅咒,同样有着将周围生命同化的作用。

        “你是直接拿吗?”

        陈安退了两步后,渗透自己身上的诅咒力量顿时消失,看向花妖精问道。

        花妖精轻轻吐露,似乎也有些紧张。

        她靠近稻草人-匪首,雪白的肌肤上,忽然生出了层层褶皱,半遮的娇俏面容,似乎在这一刻枯槁,皱纹渐生。

        一根根绿芽儿,从皮肤下钻了出来,带着娇嫩的绿意、

        “不准看!”

        花妖精每靠近一部,娇躯都颤抖一下,她咬着银牙,依旧坚定地朝着古树之种走过去。

        “你行不行?”面罩下,千面面具上,出现了皱眉的表情。

        花妖精没有回答他,她的注意力全都妨碍了古树之种上面。

        她没有抵抗古树之种的诅咒能力。

        看上去似在赴死!

        50米的距离,她走起来尤为艰难,当最终走到古树之种面前时,她的四肢已经成为了半树化状态,皮肤彻底变成一块块鳞状开裂的树皮。

        身上的衣物早已经被撑爆,但是陈安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她跟古树傀儡的外形几乎没有了区别,陈安更多的是有些担忧。

        双手颤颤巍巍的的从稻草人-匪首的手中取过古树之种,她的手腕突然开裂,浓郁的生命气息从伤口处漫延,空气都似乎带着一缕鲜活。

        绿地的草木似乎更多了一些生机。

        陈安压制下想要掠夺的念头,看着花妖精将古树种子放入手腕中。

        手腕伤口愈合,但随之花妖精身上爆发出浓郁的绿色光华,将花妖精包裹其中。

        【正在蜕变的花妖精,融合了古树之种和生命之心。进化新生物种-花妖女王】

        ……

        与此同时,绿渊城内。

        绿渊族的祭坛上,原本供奉的古树之种早已经失去了踪迹,在祭坛周围,是一片不大的树林,上百棵老树绿意盎然,静默的矗立。林间只有三两位绿渊族的战士,在老树下打着瞌睡。

        忽然,某个时刻,一株老树颤动了起来,身上的绿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枯黄,像是在一瞬间,走过了炎炎夏日,来到了秋寒季节,万物凋零!

        一片枯黄的叶子掉落,飘荡着,落到一位依靠着老树休息的绿渊战士脸颊上。

        伸手抓起脸上的瘙痒,他低头看着手中的东西。

        一片枯叶!

        枯叶?

        一阵清风徐徐,林间簌簌作响,满天的黄叶飞舞,增添了一抹秋景。

        绿渊战士瞪大了眼睛。

        树枯了!黄了!

        他哭了!慌了!

        与他同样表情的,是同在林间的同伴,凄厉的示警声在林间响起,带着一种绝望!

        身为绿渊族,他们能够感受到,这片树林的生机彻底的消散了!

        身为绿渊族,他们清楚地知道,这片树林的生机消散意味着什么!

        他们慌了!

        古树之种被盗,他们根本不在意。

        因为此前发生了无数次,而每一次,古树之种都会自己回来,并伴随着一位位强大的古树傀儡。

        这些古树傀儡,会静静地守卫着古树之种,同样,也在守卫者绿渊族,守卫着绿渊城!

        他们甚至会想办法去压制古树傀儡,让那些偷盗者有机可乘,这样,他们绿渊族将会越来越强大,重回绿渊族巅峰那是不可能,但至少,将来的绿渊族,凭借着古树傀儡,能够彻底的在这个世界站稳,不用担心随时覆灭,古树之种和古树傀儡给了他们这样的底气。

        但这同样十分可悲!

        他们忘记了,带领绿渊族,真正在这个世界站稳的是谁?又是谁,让绿渊族名扬雾泽拉斯?

        不是古树之种,不是古树傀儡!

        而是他们那位可敬的族人,绿渊河泽!

        当一个族群都习惯了依赖,这个族群,其实已经灭亡了!

        第一百七十八章

        “查!立刻给我去查!”

        绿渊城主勃然大怒,怒色中有着一抹悲哀,一抹绝望,但却又有一抹光亮!

        谁也不知道,这一抹光亮,代表着什么!

        绿渊城动荡起来,但是他们所能够得知的萧索有限,

        沙漠无垠,他们只能够寻找长须沙匪的踪迹。但很可惜,似乎自从那日之后,长须沙匪彻底不见了踪迹,有人说长须沙匪解散了,也有人说长须沙匪已经灭亡了。

        但的确是从那之后,再无人见过长须沙匪!

        ……

        前方,又是一片绿地。

        一条巨蟒背上,陈安与李文标、小娜塔莎,以及一位雍容华贵、却举手投足风情万种的紫衣女子相对而坐。

        他们相互对酌,说着一些有趣无趣的事情。

        从此前的绿地早已经过去两日。

        花妖精融合了古树之种和生命之心,当天就已经进化成了花妖女王。

        【花妖女王】

        介绍:稀有种族花妖精融合生命古树之种和生命之心,催发自身异变进化,成为花妖女王,擅长酿制百花露,花妖酒,长生玉液。战力值4700.

        技能1忠诚花妖傀,召唤出十名花妖傀儡作战,拥有本体三分之一实力。

        技能2生命守护,消耗大量生命量,恢复伤者50%的物理伤害,30%的元素伤害,10%的灵魂伤害。

        看上去与花妖精之前的变化相差无几,只是多了两个技能以及战力值几乎翻了个倍。

        但这简直就是奇迹!

        陈安对战力值增长缓慢是深有体会。不是说他真的蛮,而是想要将战力值翻倍真的是太难了。

        地武战士本身就是一种突破人体极限情况下的进化,每提升一点战力值都十分困难,想花妖精这样短短一日之内发生剧烈变化的,那真的是少之又少。

        突如其来的的力量,一般人力量直接翻倍,恐怕会直接爆体。

        但是花妖精承受了下来。

        而进化成为花妖女王获得的两个技能,同样让陈安十分眼馋。

        花妖女王三分之一的战力值,那也有1500的战力值,这近乎等同于人类中‘魔武双修’顶尖奥义战士一样。而且花妖傀不知疼痛,不畏生死,比起人来说,还要更加的凶狠。

        再看第二项技能,这就是纯属于逆天的救命技能。只要不是被秒杀,生命守护都能够救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