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世界的赛亚人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四章 人才最贵

第一百零四章 人才最贵

        (以后主角就叫重楼了。)

        焰灵姬被破面看守起来,他们也知道这个百越女人对于重楼来说可能就是一个玩物,但是破面之主的玩物,地位肯定也不是他们能够比得上的。

        也就十刃之中的惊鲵才有可能比焰灵姬地位高。

        而且他们也听说了重楼现在已经是韩国司马,手握一万大军的兵权,更重要的是这一万大军可都是王城的兵马,精锐程度先不说,重要性那绝对是无与伦比的。

        说个不好听的,重楼要是有什么想法,现在就能够改朝换代了。

        “主上!”

        看到重楼出现,破面女杀手们立刻行礼。

        “这里没你们的事了,退下吧。”

        重楼看着焰灵姬,对方抱着双膝一言不发的看着他,显然已经接受现实了。

        毕竟,无双鬼、驱尸魔、以及百毒王都被面前这个男人的手下抓了过来,以性命为要挟的情况下,焰灵姬自然不得不乖乖听话。

        “是。”

        破面女杀手们退下,她们负责监视焰灵姬以及防止她不知天高地厚搞事情。

        一开始焰灵姬还真的想搞事情,然后发现这里的人,她一个都打不过。

        重楼上前几步,走到床榻边,还没说话,焰灵姬直接一伸手,就想把重楼拉到床上。

        重楼想看看她要做什么,没有刻意抗拒,顺势往她的床榻上一倒。

        焰灵姬立刻一个翻身,压到了重楼身上,整个人好似水蛇一般缠住了他。

        四条腿交错在一起,即使透过裤子重楼也能感受到焰灵姬美腿的丝滑。

        她双手搂住重楼的头,长发垂下,遮住两人的面庞。

        焰灵姬缓缓压下脑袋,海一般蔚蓝的眼眸满含柔情的望着重楼,火红的玉唇几乎触及他脸部的皮肤,轻启贝齿,吐气如兰的问道:

        “大人,人家美吗?”

        “不美的话,我也不会抢你回来。”

        重楼若有所思,一边说道。

        “那你能不能放了无双鬼他们,人家会乖乖听话让你舒服的……”

        焰灵姬一只手往下,蜿蜒前行。

        “可以。”

        重楼微微颔首。

        焰灵姬心中一喜。

        “反正养着也是浪费人力物力,放了也好,不过,没有第二次,下一次就不是抓,而是直接干掉了。”

        重楼搂着焰灵姬,然后说道。

        焰灵姬干脆趴伏在重楼的胸膛,迷离的双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之前她搞事情就是把破面组织所在地偷偷联系了自己的同伴,然后无双鬼第一个就来了,接着就被破面杀手按在地上摩擦。

        接着到来的驱尸魔更是一个弱鸡,带来的尸体不堪一击,要不是重楼觉得这家伙可能是一个人才,没准可以实现“尸体人工生产线”的话,驱尸魔其实已经死了。

        最后的百毒王才是给破面造成了麻烦,毒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很麻烦的东西,于是他也被打得最狠。

        不过对于这种技术性人才,重楼都是很宽容的,而且他有来自于海贼王世界毒毒果实麦哲伦的解毒剂,那是贝加庞克研究出来的万能解毒剂,麦哲伦目前大多数剧毒都能被解除,这边的毒药虽然理论上来说不是一个体系的,但是这万能解毒剂意外的有效果。

        而且,无双鬼也是人才啊,典庆还得经过修炼至刚硬功才能“铜头铁臂,百战不伤”,无双鬼天生就接近了这个标准,要是再让他修炼至刚硬功跟武装色霸气的话,能不能打造出超越典庆的战场凶器?

        然后重楼解开了焰灵姬的衣服。

        纱窗透月影朦胧,美人香肩削玉温。

        软秀青丝微风凉,玉肌如雪莹骨香。

        ……

        重楼如约释放了无双鬼他们,反正需要的话,随时都能抓回来,让他们碰碰钉子也好,死倒是不可能会死的,白亦非还想要从他们身上探知到苍龙七宿的秘密呢。

        虽然说重楼一直觉得白亦非简直胆大包天,这种阴阳家作为主力追寻和探究的秘密,他居然也敢染指。

        新郑城南,张府大院。

        张家世代相韩,至韩王安一朝,已历任五代韩王,光张开地自己就已经是三朝相国了。

        不出意外,等到老迈的张开地退休或者干脆暴毙以后,下一任相国就是他嫡子张平。

        当然,这都不重要了,反正韩国也没有下一代韩王了。

        张家尽管百年为官,根深蒂固,但作为祖宅的张府却并不豪奢,整体古朴大气,算是低调有内涵那种。

        在张府的饮茶室内,张开地和他的嫡孙张良——这一位就不用多介绍了,汉初三杰,运筹帷幄,倜傥留侯——正在喝茶聊天。

        张开地穿着厚重的古朴华服,眉头紧锁着,一张满是沟壑的老脸上,写满了愁绪。

        他已经见过新任司马重楼,也跟此人聊过,发现重楼滴水不漏,明明年纪轻轻,但是这话里藏话的本事真是一流。

        要不是张开地见多识广,老奸巨猾的话,还真不一定能够跟重楼过几手。

        这种人,岂是那些王公贵族以为的好掌控之人?

        张开地觉得现在重楼可能还不会跟姬无夜为伍,毕竟姬无夜都大残了,也没有资格拉拢重楼,但是姬无夜没有资格,身为夜幕四凶将的白亦非有没有资格?

        驱虎吞狼可是一把双刃剑啊。

        尤其是重楼那种态度,一副两不相帮,只听韩王安命令的样子。

        没有见过重楼可能还会觉得有可能是知恩图报的忠臣,见过之后,这种可能性已经被张开地抛之脑后了。

        想要稳住重楼不倒向夜幕那边,他们就得给重楼足够的利益和好处,问题是,这家伙看起来就是一个喂不饱的饿狼啊。

        饿狼也就算了,还是一群狼的狼王,不是落单的独狼。

        无论是张开地还是姬无夜都得考虑到重楼背后的霸气门的力量。

        面貌清秀的好似二八佳人的张良,穿着素洁利落的青衫,一边抬手给自己祖父倒茶,一边细细观察他。

        “祖父大人可是在担忧司马重楼大人?”

        身为日后的“谋圣”,张良自然看得出来自己的祖父在头疼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