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斗罗:开局吞噬波塞东在线阅读 - 第33章 千寻疾的反对

第33章 千寻疾的反对

        第33章    千寻疾的反对

        进入武魂城后,马车并没有直接去往武魂殿,而是在附近的一家酒店前停了下来。等到秦闲带着阿银下车后,马车才重新驶向武魂殿。

        之所以不一起前往,也不是因为秦闲矫情,而是现在不是出了他和比比东的事嘛。

        因此,金鳄斗罗觉得得回去先和千道流商量一下这事,让对方给千寻疾提前打个招呼,免得到时候秦闲与千寻疾见了面后,产生一些不必要的冲突。

        对此,秦闲表示认可,眼下的目的还是以进入武魂殿为主,等到他吞噬了天使神后,再和千家父子翻脸也不迟。

        于是,他在比比东一半是对他依依不舍、一半是对阿银愤恨的眼神下,拉着阿银走进了酒店。

        “哼!”

        马车继续行驶,听到车厢中比比东的冷哼声,金鳄斗罗一边驾车,一边调侃道:“圣女,要是不甘心的话,那我现在把车停下,你下去还来得及!”

        “金鳄供奉!你在说什么呢?快点回去,我还要去见老…师他们。”不知怎的,说到“老师”二字时,比比东想起了秦闲当初说过的那个梦,一时间心中产生了复杂的情绪……老师真是那样的人吗?或许,我可以用自己和秦闲之间的关系去试探一下他。当然,这种试探不能在私下里,得等到人多的时候……

        心中思忖着,马车缓缓停下,金鳄斗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圣女,到了。”

        “哦哦。”比比东回过神来,收起纷乱的思绪,推门而出。

        因为他们这一次是突然回来,也没有提前通知,所以这一次也没有欢迎的仪式。只有门口的几个守卫看到了他们,规规矩矩的行礼道:“拜见圣女殿下,拜见供奉大人!”

        “嗯。”比比东矜持的点了点头,已经恢复到了武魂殿圣女该有的圣洁模样。

        一旁,金鳄斗罗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随即对着比比东说道:“圣女,那我就先去找大供奉了,你……”

        “金鳄供奉,我们同去。”

        “嗯?”金鳄斗罗愣了一下,虽然不明白比比东怎么突然要去见千道流,但想到一会反正也要说她和秦闲的事,有当事人在场也好,当即点头道:“好的。”

        于是半晌后,供奉殿内。

        千道流向左看看正襟危坐的金鳄斗罗,又向右看看面带娇羞的比比东,心想这么快的嘛?只是出去一趟,心就被那小子钓走了?

        虽然之前他让比比东一起前往,本就有这个意思在。但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在他的预想中,比比东和那秦闲应该是互有好感,然后秦闲说是加入武魂殿。

        可现在这……

        直接就确定关系了,是他真的没想到的。

        这算是那秦闲的魅力太大,还是自家圣女沦陷的速度太快了?

        千道流想不通,眼神再次瞥向了一旁的金鳄斗罗,恰好看到对方也在和他使眼色,明显是有私密话要说。

        于是,他沉吟道:“嗯,此事我知道了。圣女一路舟车劳顿,想必已是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

        对此,比比东也没有反对,点了点头后,便起身离开了。

        而等她一走,不等千道流开口,金鳄斗罗便率先道:“千老,我跟你说……”

        当下,金鳄斗罗把这一次和秦闲相处的点点滴滴全部说了出来,包括自己与秦闲的交手、阿银的真实身份以及比比东和秦闲如何确定的关系。

        听完之后,千道流沉默了许久,才出声道:“秦闲,此子果真不凡,看来我招揽他的决定是没有错的…就是这人,有些风流过头了,找什么不好,竟然找个魂兽……还好,这次有比比东同去,不然的话,可能还拿不下他。”

        这么说着,他看向了金鳄斗罗,笑道:“金鳄,你能先来找我汇报此事,这一点很好。若是此事先被寻疾知道了,怕是又要出现乱子了。”

        自己的儿子,自己最清楚。

        当初千道流说要招揽秦闲时,千寻疾就表达出了不满的情绪,如今再让他知道自己弟子和秦闲好上,那还不直接失控才怪!

        如今之计,唯有快刀斩乱麻。在寻疾知道之前,就把这件事给定下来,这样一来,就算他要反对,也……心想着,千道流就要开口吩咐金鳄斗罗前去宣传比比东和秦闲的事,却不料大门突然在这时被人推开。

        下一刻,千寻疾的身影出现在了供奉殿内:“父亲,金鳄供奉,你们在商议什么呢?怎么不叫我这位教皇一起?话说,要不是门外的守卫前来汇报,我都不知道金鳄供奉回来了呢。怎么,我这教皇难道是摆设不成?”

        面对千寻疾有些讽刺的语气,千道流面不改色的问道:“你在外面听了多久了?”

        “不久,恰好金鳄供奉说的,我都听到了!”

        “所以,你是进来反对的?”千道流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千寻疾。

        “……”千寻疾沉默了下去,身为武魂殿教皇,他本应该是说一不二的存在,但因为有自己的老父亲在,他每次都感觉自己的一言一行就像是个傀儡一般。

        有好几次,他都想要反抗,改变武魂殿这个长老殿压在教皇殿头上的规矩,可每次刚有这个念头,就会被自己的老父亲镇压下去。

        这一次,也是这样。

        作为比比东的老师,他原本可以名正言顺的说出“我反对”这句话,但在千道流的注视下,他犹豫了。

        要退缩吗?可是好不甘心啊!一个乡野小子凭什么要我让步……千寻疾的脸上闪过一抹愤恨之色,旋即咬牙道:“是,我反对!这秦闲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不知道,就算他天赋惊人,我们有必要对他如此礼遇吗?凭什么要把我的弟子许配给他?况且,他身边竟然还带着化形的魂兽……这样的人,我觉得他不配入我武魂殿!还不如一鼓作气拿下他,将他废掉,再将他身边的魂兽拿下!”

        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千寻疾被妒忌之火烧的失了智,而是他对于武魂殿的实力有绝对的信心,也许单打独斗可能对付不了秦闲,但是整个长老殿全部出手的话,那哪怕是秦闲,也抵挡不住!

        因此,他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只是,对于秦闲的处理,千道流心中早有安排,又怎会因为他的反对而改变。

        至少,在千道流确定了秦闲的来历前,他是不会对秦闲下手的,也不会让其他人对他下手!

        因此,在听完千寻疾的话后,千道流直接冷下脸来,对着金鳄斗罗道:“金鳄,去告诉秦闲一声,就说明日我在这里等他,与他商议一下他与比比东的婚事。另外,对下面的人说,教皇突发疾病,最近几日都不便见客。”

        “父亲,你……”

        “是!”金鳄斗罗明白千道流这是要亲自教育儿子了,连忙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