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这孩子和咱颇有几分相像

第十五章 这孩子和咱颇有几分相像

        身子刚刚跨进东宫的朱允炆,耳畔听到此言,抬起的脚步悬在了半空中。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皇爷爷竟然叫了朱允熥过去,对他未有寸言!

        朱允炆悄悄回头,想要看清来人。

        却不想,正当他回过头看朱允熥的时候,却是正正好的迎上了朱允熥的注视。

        朱允熥笑着问道:“二哥要一起嘛?”

        “……”

        朱允炆的头顶闪过一群尴尬,他干笑道:“想起来还有功课未曾作完,你快些去吧,莫要让皇爷爷等急了。”

        皇爷爷是爱我的!

        我才是皇爷爷最喜爱的孙子!

        说完话,朱允炆转过身,已经心痛不已,努力为自己鼓足了勇气,提振精神,抬着头挺着胸走进东宫。

        看着朱允炆那毫无心机的背影,朱允熥轻笑一声,这才回头看向赶过来传话的太监。

        洪武一朝的太监,是没有存在感的。

        悬挂在宫门的那块铁牌上,清清楚楚的烙印着‘内臣不得干预政事,犯者斩’的警醒之言。

        以至于这个洪武一朝的内宫太监们,不单单是无法干预朝政。就连与外朝官员交谈,都是被禁止的,更莫说是如后来的徒子徒孙们那般,在宫外大肆置办产业了。

        过来的太监年岁不大,估摸不到四十。

        见着朱允熥的视线过来,连忙躬身低头:“殿下,陛下那边还在等着您。”

        朱允熥点头看向身边的孙成:“你们是回羽林卫驻地,还是就留在东宫?”

        亲军羽林卫小旗官孙成抱拳答道:“指挥使今日提及,标下此后便是殿下的亲兵护卫,虽兵牌还挂在羽林卫,但一应安排皆由殿下定夺。”

        自己也是有手下马仔的人了!

        朱允熥不由的感叹了一声,道:“让其他人都去东宫吧,你随我去中极殿那边。”

        说完,也不管孙成等人的心思,朱允熥当先赶向中极殿。

        至殿外,朱允熥还未入殿。

        便见数名朝廷官员,面带愁容的从殿内走出,一路离去,不停的摇头叹息,似是有事发生。

        一旁的传话太监见朱允熥停步不前,目露思索。

        不由悄然凑近,小声解释道:“殿下,他们是为去开平卫的那位求情的。”

        “哦?”朱允熥双眼一亮,颇有些深意道:“看来黄子澄在朝廷里,不少故交好友啊。”

        这话那传话的太监不敢接,只能是笑吟吟的走到了殿门前:“殿下,陛下和太子殿下都在殿内。”

        朱允熥闻声,从那些远去的官员身上收回视线,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思绪清醒些,便走进了中极殿。

        进到殿内,除了少许时刻候在殿内,听候皇帝和太子差遣的内侍和宫娥外,便再无他人。

        朱允熥再往里走,就看到大明朝的洪武皇帝和皇太子正相对而立。

        朱元璋的脸上留有一丝不悦,几度瞪向站在他面前,低着头握紧双拳的皇太子朱标。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朱允熥的到来。

        朱元璋冷眼盯着面前的太子,不满道:“他们的话你都听到了,可曾听清楚了?按着他们的意思,朕若是不将那黄子澄召回,朕便是昏君!”

        朱标抬起头,叹息道:“父皇,他们并无此意。只是那黄湜本就并无大错,虽言辞有失公允,父皇也可稍加敲打一番就好。如今朝臣诽议,若是不加控制,后面说不得就要闹出大事来。”

        朱元璋冷声道:“放肆,他们能闹出什么事来!”

        朱标肩头一耷拉:“父皇,朝中文武……黄子澄此事亦是因允熥那孩子……”

        “他们敢尔!”

        朱元璋一瞪眼,低吼一声。

        他愤愤一挥大袖,双手插在腰间,愤愤不平的扭动着脖颈。

        不想,却是见到了呆立在不远处的朱允熥。

        朱元璋当即脸色一变,满脸的笑容,将脸上的皱纹暴露无遗。

        只听朱元璋语气欢快道:“允熥来了呀!甚时来的,爷爷叫一声,便这般快就赶过来了。”

        亲眼目睹老爷子刚还喊天骂地的和太子争吵,眼下就这般邻家老头儿模样的对自己说话。

        朱允熥的嘴角不由一抽,轻步上前,躬身行礼:“孙儿参见皇爷爷,皇爷爷福寿安康。先前孙儿刚从宫外曹国公府回东宫,见传话的内侍过来,不敢耽误皇爷爷久等,就赶过来了。”

        朱元璋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管还站在面前的太子了,招手就领着朱允熥往里面的软榻前走去。

        “你这孩子,前头才从宫外回来,也不知道歇息一会儿,听个狗奴的话就这般急急忙忙过来。”

        说着话,朱元璋已经到了软榻前,示意一旁的宫娥到了一杯茶汤,他则是伸手拍拍软榻,看向朱允熥:“过来,且喝口水,坐着歇会儿。”

        被老爷子直接无视了的朱标,眼角连连颤抖。

        又见朱元璋这般厚待朱允熥,已然有些过头了的意思,不由上前开口:“父皇,允熥乃皇孙,如今大了,该守规矩的……”

        “守哪家的规矩?”朱元璋顿时不乐意,眉头竖起,等着太子:“你去前面,朕有一物放在案头上,你取过来。”

        朱标张张嘴,却见老爷子已经是伸出双手,将一脸惊慌失措的朱允熥给按在了软榻上。

        “好小子!”

        “生的端是像咱!”

        “是咱朱家的种没错了!”

        一边没来由的夸赞着,朱元璋一边取了条毛巾,塞进朱允熥的手上,示意他擦拭一下并没有几滴汗水的额头。

        朱标本要听命前去取东西,却又见朱元璋这般举动,不得不再次出声提醒:“父皇,此举于允熥而言,已僭越。”

        朱元璋愈发的不乐意起来,冷哼一声,正眼瞪着朱标:“咱家乖孙今日在李九江家里的举止,和咱颇有几分相像,咱高兴,你小子这也管到咱头上了?”

        朱允熥这会儿是坐立难安,支支吾吾道:“皇爷爷……”

        朱元璋立马回头,再一次满脸笑容道:“乖孙要作甚?”

        没救了!

        朱标此时只觉得头疼不已。

        摊上这么一个老子,现在再加上这么一个……这么个小子。

        朱标觉得自己这辈子大抵是来还债的,还完了上头还下头。

        眼看着那边爷孙两慈眉顺眼的。

        朱标叹息一声摇着头走向中极殿御案前。

        刚走到御案前,朱标定睛一扫,却是心头一震。

        “竟然是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