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如意赏麒麟

第十六章 如意赏麒麟

        “竟然是此物!”

        看着被摆放在御桌上的那一方形长,通体碧绿,透亮晶莹的物件,朱标脸上自然的闪烁着震惊和诧异。

        只见原来朱元璋要他取的东西,竟然是那方翠绿福禄寿玉如意。

        如意如意。

        古往今来,由君王赏赐于臣下,都有着深意的。

        既,尔如朕意。

        凡是收到皇帝所赐玉如意的臣子,大多在随后的政治生涯里,都会得到重用与实权。

        这是一件政治意义远大于实物价值的东西。

        朱标探手将那方玉如意攥入掌中,眉目显得有些深沉。

        前番老爷子在东宫学堂评价朱允熥乃是麒麟子的事情,如今已然悄无声息的传扬了出去。

        如今再赏赐这玉如意,只怕却是坏事。

        心里揣着事情,朱标缓声走回偏殿。

        这时候,朱允熥也终于是说动了朱元璋,两人位置调换,他站在软榻前,老爷子盘坐在榻上。

        朱元璋见着朱标取了东西过来,招招手:“快些送过来。”

        拿到玉如意之后,朱元璋满眼欣喜的看向朱允熥,拿起他的一只手,将那玉如意拍在了手掌上。

        “尊严只在剑锋之上,真理只在火炮射程之内!”

        “说得好!”

        “既然说的好,咱自然是要赏你的,这个往后便拿着把玩吧。”

        朱允熥赶忙双手捧着玉如意,低头看了一眼。

        心中却是有些警醒。

        那番话不过是今日上午在曹国公府刚刚说起的,如今自己人刚回宫,就被老爷子给叫了过来。

        很显然,这些话恐怕在自己还没有回宫的时候,就已经是递进来了。

        不由的,朱允熥收敛心神,唯恐自己露出马脚来。

        朱标扫了一眼满怀欣喜的朱元璋,缓缓开口:“父亲,常言道,棍棒底下出孝子。咱家虽然不必如此,但教养孩子,还是要敲打多于恩赏才是好。”

        朱元璋又是一阵不乐意:“你爷爷,你太爷爷,当年穷的揭不开锅,家里孩子一大堆,啥也没有。如今咱家多少有点东西了,不留给咱家的乖孙孙,难道都带进土里去?那不成了当初咱们村的刘财主了。”

        说着话,朱元璋大手拍着朱允熥的肩膀:“咱家的麒麟得把如意咋了?明天宫里头就揭不开锅了?”

        朱标一脸的郁郁,自己是这个意思吗?

        他黑着脸:“爹,儿子不是这个意思……”

        “咱看你就是这个意思!抠抠搜搜,比那刘财主还要坏!”朱元璋似是有些烦了太子的絮絮叨叨,一瞪眼,大手一挥:“去,带着奏章滚回东宫去!”

        骂完了,朱元璋转身不再多看太子一眼。

        在这转身之间,脸上的表情也再次转变,好似村口的老爷爷一般:“乖孙,可还喜欢这如意?”

        朱允熥被架在中间,可谓是满心苦涩,他望了望朱元璋,又瞥见那头,老爹朱标已经要了人来收拾奏章,自个儿已然是有些愤愤不平的长出中极殿了。

        朱元璋只瞧了一眼,便是了了其中含义,哼哼道:“你爹就是个铁公鸡,一毛不拔,比咱老家那个刘财主端的更加可恶!”

        朱允熥干笑了两声。

        心里却总是有着一丝警惕。

        朱元璋身为大明朝的皇帝,向来勤政爱民,每日里除了就寝,便是批阅奏章处理国事。

        何曾有这般多的事情,和自己这么个还未曾及冠的孩子搞这些爷孙其乐融融的事情。

        朱允熥心中警醒,连带着称呼也转变了。

        只见他满是亲昵道:“爷,父亲这是秉承了您的优点,勤俭节约。不过,爷赏的这玉如意,孙儿却很是喜欢的。”

        从皇爷爷到爷,这便是脱离了皇家范畴,回归到了寻常百姓家。

        果然,在朱允熥的称呼转变之后,朱元璋眼底的笑意愈发的浓烈起来。

        他连连颔首点头:“好孩子!好孩子啊!”

        说着,朱元璋又道:“今日在李九江家里,都学了甚,说给咱听听。”

        朱元璋此时这般模样,当真是像极了百姓家中,看到从学堂归来的儿孙时,询问功课时的情景一样。

        朱允熥道:“曹国公先是介绍了我大明朝的兵制,又说了几则战况,最后提了我大明朝用兵在外,当如何行军布阵,安营扎寨。”

        “好好好!”朱元璋脸上尽是满意:“咱就是说,李九江虽然不如他老子,但本事还是有些的。你往后好生的跟着他学,学会了就替咱把那些该死的元人都给赶得远远地!”

        这时,朱允熥却是目光一转。

        老爷子这是在忽悠小孩啊!

        明明自己在曹国公府连说了什么话都知道,如今却还要自己再说一遍。

        朱允熥内敛的笑着:“孙儿听爷爷的,一定将那些该死的元人统统赶走!”

        朱元璋这时又道:“回想起来,你今年不过也才……十四?竟然能说出那等豪迈,气吞山河的话来,当真是叫咱高兴啊!”

        朱允熥笑了笑:“孙儿胡言而已,不过是觉得,我大明对敌,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若不彻底打服了对方,总是要忍受往后的骚扰不断。”

        朱元璋听着这番话,又是眼前一亮:“好一个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嘴里赞叹着,朱元璋那双明亮却如深渊一般不知根底的眼睛,却是静静的盯着站在面前的朱允熥。

        他忽的气势一转,原先的慈爷景象全无,属于大明开国皇帝的威严,重归于身。

        而朱元璋的声音,也尽是冷静:“允熥,你与咱说道说道,为何这么多年,你一直都表现的秉性内敛,甚至是懦弱。而如今,却是能语出惊人,更是初学兵事,便受到李九江的赞许!”

        完了!

        自己的事情暴露了?

        朱允熥浑身一颤,几乎是一瞬间,整个后背都布满汗津。

        这便是皇帝的不怒之威?

        前面还好的如同百姓人家爷孙其乐融融,目下却是这般的森严让人不敢对抗。

        朱元璋那双眸子,如同能够将自己看穿一般的盯着。

        朱允熥未曾多想,当即便跪在了地上。

        双手匍匐在地,趁着这个机会,他低头磕在地上,双眼却是重重的砸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双目一阵眩晕,顷刻间血红一片,泪水已然是止不住的往外流淌着。

        等到朱允熥再抬起头的时候。

        朱元璋便见他两眼泪汪汪,满眼酸楚,满面悲怆。

        朱允熥几乎是要嚎哭出声,声音断断续续的更咽着。

        “爷!”

        “爷爷!”

        “孙儿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