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 吕氏召见

第十九章 吕氏召见

        如今身为太子继妃的吕氏,居住在东宫东北侧的宫殿之中,营造上与皇宫是一般无二的。

        朱允熥跟随那等候在东宫门口的内官,一路到了吕氏的寝宫外。

        这里他很少能来,这些年里除了逢年过节时,他必须要按照规矩,前来这边之外,一直都是在自己那处多年不曾修缮的寝宫和学堂之间来回。

        内官站在正殿门口,冲着里面喊了一声:“娘娘,允熥殿下来了。”

        里面稍有些动静。

        也不见有人出来,那内官便缓缓的推开殿门,躬着身子退到一旁:“殿下里边请。”

        朱允熥嗯了一声,跨入殿内。

        鼻下是南边进贡的极品熏香,屋内一样样的摆件,无处不显示着精致典雅,同样也价值不菲。

        自马皇后薨逝之后,朝廷各地每年里进贡的好物件,有不少都是送到了东宫里来的。

        朱允熥一路走到了吕氏寝宫正殿东侧的偏殿里。

        东起西卧。

        东头的屋子,大多都是用来日常活动的。

        进了东边偏殿,朱允熥也就见到了正在绣着一方绢布的吕氏。

        吕氏稍稍抬头,细细的瞄了朱允熥一眼。

        见着朱允熥因为先前在中极殿的举动,到现在还红着的双眼,眼底流淌过一汪窃喜。

        而她却是压着心底的情绪:“允熥从皇爷爷那边回来了,快些坐下说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朱允熥心有警惕,伸手拒绝了一旁搬着凳子过来的宫女。

        经过今日中极殿一场,他如今的思绪也算是理得清楚了。

        看着一直注视着自己的吕氏。

        朱允熥双手抱拳,躬身作揖施礼:“母妃召允熥过来,是有何事吩咐?”

        自朱允熥落水之后,吕氏已经许久未曾听到朱允熥唤她为母妃,今日徒然听到朱允熥再次这般称呼,却是微微一愣。

        吕氏轻笑着举手打着摆子:“不过是想找你问些宫外的事情,你二哥那孩子啊,回来了什么也不说,问不出个所以然的,这不就想着,寻你问问,看曹国公教的如何。”

        朱允熥道:“回母妃,国公教的极好,二哥也学的甚好。”

        “哦?”吕氏那双乌黑的眼珠一转:“但我怎听说,今日里允炆那孩子,又仗着年长,与你起了争论?你回宫后被皇爷爷召见,也是为了此事?”

        这哪里是说什么朱允炆以大欺小。

        明明就是在点拨朱允熥,不要整日里胡搅蛮缠,与人争斗。

        朱允熥笑了笑:“回母妃,二哥待允熥手足情深,允熥又怎会当真与二哥争论什么。不过是国公提了个问题,我与二哥有些不同的见解罢了。”

        吕氏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活,放在一旁,打眼又细细的敲着朱允熥。

        “怎得,眼睛这般红了?可是在中极殿那边……”

        朱允熥动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裳,好让被自己塞在怀里的玉如意,不至于露出行迹来。

        随后,他方才开口解释道:“大抵是皇爷爷觉着我太过愚钝,便责骂了几句。”

        吕氏断无可能打听到,自己在中极殿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爷子也绝不可能,自己将这些事情给透露了出来。

        就连最后,老爷子还提到,不要自己将中极殿后来的事情告诉太子。

        吕氏这时候的试探太过明显,朱允熥自然是顺着她的猜测说下去最好。

        这些日子已经有些过于高调,往后在吕氏面前还是要低调些的好。

        朱允熥心里想着,脸上露出一丝尴尬。

        吕氏见朱允熥这般模样,虽然还有些疑惑,但终究还是信了大半。

        只要老爷子不是突然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念头就好。

        她长叹一声,取下面前那张已然绣好的布缎:“你们皇爷爷是大明的皇帝,对谁都是这般,你也不要放在心上。这块手帕是我近些日子才绣的,今日刚绣好,你便拿了去用吧。”

        说着,在一旁伺候的宫女,已经将吕氏手中递出的手帕接过,送到了朱允熥的面前。

        送手帕?

        朱允熥心中冷笑,面上却是喜盈盈的接了过来:“允熥多谢母妃赏赐。今日出宫时,在大中桥过去,允熥见着有家布店,出售蜀锦还有苏绣,虽然比不过宫里头用的,但胜在新奇,明日里允熥出宫买些,回来献给母妃。”

        吕氏又是一阵迟疑,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只不过如今面上却还是客气:“我要你这孩子献什么,留着自己花销。去吧,忙活了一整日,回去歇息吧。”

        这便是赶人了。

        朱允熥恭顺点头,俯身做礼,缓缓退出。

        等到他一路走出吕氏的寝宫,到了自己住所外,便见孙成已经迎面走来。

        “殿下?”孙成面带紧张的喊了一声。

        朱允熥摆摆手,两人进到一旁的院中,朱允熥那张笑了一路的脸,竟是瞬间阴沉了下来。

        捏着手中吕氏所赐的那张手绢,朱允熥冷哼一声。

        自己是堂堂的大明宗室,洪武皇帝嫡孙,皇太子朱标嫡子,又岂是那些个整日里厮混在后院闺中的赖汉,整日里只知做那吃胭脂、要手绢的事情!

        吕氏旁的不送,只送着手绢,倒是夹带着不怀好意。

        他将手绢随意的塞进袖中,看向孙成:“去找彩蝶要些钱钞,回头下了值,你带着兄弟们出宫吃喝去。”

        孙成不解朱允熥为何突然有此安排,但殿下赏赐,他自是一番拜谢。

        再说吕氏的寝宫。

        一直等到朱允熥离开寝宫后,吕氏方才收回空洞的双眼,皱眉说道:“都听见了?他是被你皇爷爷叫去训话了的。”

        这时候,只见原先除了宫女,并无他人的寝宫里,满脸堆着笑容的朱允炆,已经悄无声息的走到了吕氏的面前。

        见母妃这般说道,朱允炆一脸的满意,蹲在了吕氏的身边:“母妃最好了。孩儿只是先前回宫的时候,瞧着皇爷爷那边派了狗奴过来寻他,心中不安急躁,才会这般的。”

        吕氏白了一眼,无可奈何的伸出手指,点在朱允炆的额头上:“你呀你,母妃早些都说了,要你如今少与他争论斗嘴。眼下且看他蹦跳,回过头的事情,还未尝可知!”

        吕氏幽幽的说着,目光有些深沉。

        虽然她嘴上说着安慰的话,但自从这两日的事情发生之后,尤其是在朱允熥被老爷子亲口夸赞为朱家麒麟子,后又让其出宫学习兵事。

        再到昨夜里,外人谁也不知晓,太子一声令下,数十名宫人被就地处死。

        吕氏心头的那层阴霾,便愈发的浓郁起来。

        若是当时……!

        吕氏心中一叹,再看向侍奉在自己身边的亲儿子,伸手抚摸着朱允炆的脑袋:“允炆啊,你该争些气!让你皇爷爷与你父亲都看见了!便是他在外头有些依仗,但说不好哪一天,这依仗就变成祸害了呢。”

        朱允炆点点头,满脸自信的表情。

        忽的,他眼神一沉,露出些许的震慑。

        吕氏察觉出异样,当即询问:“怎的?想到什么了?”

        朱允炆幽幽说道:“母妃,朱允熥该不会先前那么多年,都是在装懦弱吧!”

        “装的吗?”吕氏神色也是一变,陷入沉思。

        朱允炆越发坚信:“定然是伪装的!往前那些年,他母妃薨逝,朱……大哥早夭,他是借此伪装自己,悄无声息,让我们失去防备之心。如今他不装了!他要与孩儿去争那一争了!”

        吕氏眼神闪动:“可他为何现在不装了?”

        朱允炆脸上露出狰狞:“他定然是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若不然……那他就是那日落水之后,被邪祟上身夺舍了!”

        “夺舍!”吕氏不由加重了语调,目光越发闪动不停,她看向朱允炆:“你且下去歇息吧,母妃想些事情……”

        朱允炆点点头,与母妃吕氏拜别。

        自己是名传在外的纯孝宗室,是这些年里皇爷爷膝下皇孙一辈里,受到夸奖和称赞最多的人!

        如今自己的母妃已经坐在东宫太子妃位子上好几年了,凭甚他朱允熥就一定能得到那个位子!

        他朱允炆也可以!

        ……

        几日后。

        “大明朝,只有三爷可以!”

        “除了三爷,老子谁也不认!”

        “太子是个明事理的,咱相信太子往后定然不会选错了人!”

        应天城中,某位公侯府上,乌泱泱一片大明朝的开国武将,如今的王公大臣们聚在一起,一个个群情激奋,又满是期待。

        被请来,坐在上位的蓝玉,看着这帮武夫,不由的白了一眼,一拍桌子。

        ……………………

        本月最后一天了,求推荐票、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