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将门意志

第二十章 将门意志

        大明朝的凉国公,大将军蓝玉一开口,场间瞬间安静了下来。

        蓝玉脸上带着一缕阴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今日在场的人并不太多,但个个单独拎出来,都是威震一方,统兵过万的国朝大将。

        蓝玉的视线一个个的过去。

        开平王常遇春二子开国公常升、景川侯曹震、鹤庆侯张翼、会宁侯张温、普定侯陈桓、东川侯胡海、舳舻侯朱寿、东莞伯何荣、徽先伯桑敬。

        一位位都是大明朝的开国功勋,国朝公侯伯爵。

        此时这些人面色各异,先前议论纷纷,此时则是目光不断的游走在同坐上方的蓝玉和常升身上。

        若是朱允熥现在此处,大抵会吆喝着呼唤一声。

        哥几个都在这里啊!

        是在商量着怎么被自己爷爷砍头,还是议着怎么逃命?

        非是调侃,盖是因为今日在场之人,无一例外,都将会在明年皇太子朱标不幸薨逝之后,被朱元璋尽数打入逆臣录,以谋反处斩。

        或许他们其中不少人都有不法之事。

        然而,这些人当真都包藏谋逆之心吗?

        就算是被视作主犯的蓝玉,即便他过往甚是嚣张跋扈,居功自傲,但在朱元璋面前他敢有半分造反的心思?

        只怕这份心思还没有生出,他就已经自个儿抽自己脑瓜子了。

        当真前面那些年,应天城里砍下的脑袋是摆设?

        所有的一切,真正的核心原因,不过是因为朱元璋在皇太子薨逝之后,为了能让朱允炆安安稳稳的坐稳大明的皇帝宝座,而提前下手扫清挡在朱允炆眼前的障碍。

        就说如今场上这些人,细细数过去,哪一个是心向朱允炆的?

        若是早些年,这些人会支持大明朝真正当之无愧的嫡长子嫡长孙朱雄英。

        而在朱雄英早夭之后,自然是顺位转移到嫡子嫡孙朱允熥身上。

        且说目下坐在最上面的两位。

        开国公常升,那是朱允熥的亲舅舅。

        凉国公蓝玉,那是朱允熥的舅姥爷。

        往下,在场这些侯伯,当年无不是在开平王常遇春手底下当差的,甚至于更早些年,说不得还是给开平王值守中军大帐的。

        便是凭着这一份根由,在皇太子朱标薨逝之后,他们也绝无可能去支持庶长子朱允炆,而是会鼎力支持嫡子朱允熥。

        而正是因为这个重要原因,朱元璋后来才会痛下杀手,将在场这些人尽数以谋逆之罪处斩。

        甚至,进一步扩大。

        五军都督府共有七十三人处斩。

        五军都督府所辖各卫所将校处斩共计三百七十三人。

        亲军十二卫处斩八百余人。

        再往下诸卫所官兵及民间富商豪奢、官兵百姓,不计其数。

        从朱元璋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没有一点做错的地方。

        他绝对的维护了大明朝皇位的正常继承和皇位的稳固。

        政治的交替,从不以善恶为最终评定。

        就连朱允熥也同样认为,若是自己设身处地的站在朱元璋的位置去想,同样会做出如老爷子一般的选择和手段。

        只是如今,若是他站在现场,肯定会再次进行一场表演,尽全力让这些人对自己的支持再重一分。

        无他尔。

        枪杆子里出政权也!

        只是这时,场上是由蓝玉和常升两位国公主持的。

        蓝玉见到众人都安静了下来,脸色稍作缓和:“你们的心思,本帅都晓得。想必,开国公更有体会吧!”

        说着话,蓝玉斜眼看向一旁的开国公常升。

        他是朱允熥的二舅,如今开平王一系,老大常茂带病在身,正在家中修养。

        也是因此,开平王一系如今是由开国公常升主持代表的。

        常升看向蓝玉,笑了笑:“大伙的心思,本公也是知晓的。只是眼下,说这些都为时尚早。”

        两位公爷开了口,下面的景川侯曹震,当即拍着茶案瞪着眼道:“咱们当年都是从中都凤阳出来的,咱们老家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的,家业是长子继承的!对!就是这!”

        曹震愤愤不平的说着:“如今,陛下也是一早就立下了皇明祖训,定下了嫡子继承的规矩。往后不管生了什么事,这大明朝……都该是三爷的!”

        三爷,指的就是朱允熥。

        他在东宫里头,排行老三。

        曹震一番话说完,老家同为中都凤阳的鹤庆侯张翼便接过了话:“咱就说一句,往前数是因为有大爷在。

        这些年大爷早夭,三爷秉性懦弱,咱们是不说什么,咱大明朝终归是要有个能人掌总才行。

        但如今,三爷倒是露出了真本事,那咱啥也不说,若往后不是三爷,咱便撂挑子回凤阳种田去了!”

        蓝玉一瞪眼,伸手直指张翼:“你个臭丘八!陛下后面还有太子,太子下面才是允熥,你个老货觉着自己能活到那时候?还敢说撂挑子的话!”

        张翼这时候哪管蓝玉的呵斥,同样是瞪直了双眼:“大将军,难道咱说错了?咱们眼下在场的,不是当年跟着陛下一起从老家走出来的,便是受过开平王和太子恩惠的人。凭良心说,这几日三爷的表现,你们难道都没看到没听到?”

        见着张翼喋喋不休,袒露心声。

        余者亦是纷纷再次出声。

        “如今数遍东宫,咱觉得就三爷配得上!”

        “自大爷夭折这么些年,咱们也沉寂了这么些年,如今三爷一朝顿悟,咱们若是再不表示,那就说不过去了。”

        “老曹说的没差,若是咱活到那时候,三爷不上位,咱也回凤阳种田放牛去!”

        虽然这些年,朝中有陛下和太子在,但对于第大明朝第三代的争论,却早已暗流涌动。

        人人都在押宝,都想着提前定下个三代荣耀,与国同休。

        眼看着场面再一次火热起来。

        开国公常升轻咳一声:“虽说如今允熥一改往昔,在九江府上学习兵事也有好几日,每日都有新奇言论发出。

        但我等食君之禄,当忠君事。现在陛下圣体安康,太子正值壮年,休要说这些胡话,免得传了出去,叫别有用心之人构陷我等。”

        说完之后,常升不由的暗自轻叹一声。

        在场的人几乎代表着大明小半的将门,如今他们的意志统一起来,在朝堂上所产生的作用,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个时候,自己不压制下去,后果难料。

        但他同样身为朱允熥的亲舅舅,对将门中人有这样的想法,又是无比的欣喜。

        早些年雄英早夭薨逝,陛下伤心欲绝,太子几乎是夜夜难眠。

        他常家同样是上下悲怆,哀声一片。

        谁不想宫里那张位子上坐着的人,身上同样也流淌着自己的血液。

        若非这些年朱允熥实在太过……

        太过不堪。

        常升也不至于连东宫都去的少了。

        只是最近朱允熥秉性转变,这些日子在曹国公府学习兵事,常被李九江夸赞,却是让常升意想不到。

        今日众人聚在此处,名义上是为了最近的北征商议,暗中却是为了先前这番言辞。

        他是来看这些人的态度。

        心里想着事,常升不免有些失了神。

        这时,外头忽然有人冲了进来,身着锦缎,外面则是胡乱的套着一件白麻,腰间系着一根草绳。模样与常升竟然是格外相似,只是年纪稍微小上一些。

        这人冲了进来之后,当口便上气不接下气的叫喊了起来。

        “二哥!”

        “大哥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