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找到方孝孺

第二十二章 找到方孝孺

        “臣等可是许久未曾见到三爷了,想当年三爷才不过……到这……”

        拥着朱允熥走向另一头的曹震,一边说着话,一边伸出手在自己的身上比划着。

        朱允熥面带哀愁:“侯爷说笑,允熥总是要长大的嘛。”

        说这话的时候,朱允熥的目光大有深意的扫了一眼眼前几人。

        曹震等人虽为开国功勋武将,但能屹立之久,也非是那等愚钝之人,听着朱允熥的话,自是看出了其中的深意。

        朱允熥已经再次开口:“说起来,允熥也是许久未曾见到过几位叔伯。”

        他这话掐的很好,只提今天的主题,但称呼却是悄然转变。

        这一下,顿时让曹震等人心花怒放。

        瞧见没有!

        三爷叫咱们叔叔伯伯!

        普定侯陈桓笑着说:“回三爷,我等今日原本未曾料到三爷会来,先前我等瞧了好几眼,觉着定是三爷,心里头可是一阵欣喜。”

        朱允熥还未开口,一旁的鹤庆侯张翼插嘴道:“三爷如今可是今非昔比了!这些日子,咱们军中的老家伙们,可都是听着三爷在曹国公府的事情,都快要听出茧子了。”

        说着话的功夫,曹震又抢过话:“三爷如今每日必得那李九江夸赞,老臣等便是听着那话,都能干饮三大碗!”

        这话已经有些露骨了。

        大抵就如那胡同巷里,开衩袒胸露乳,依着临水窗台,招揽营生的姑娘们一般。

        朱允熥这时候脸上的悲哀之色方才渐渐收起:“不过是经历了些微不足道的事情,极静思动,如今不比年幼之时,身为宗室,允熥觉着总是要做些什么,才不会折辱了此般身份。”

        他这番话同样露骨。

        不过却不似曹震等人那样,倒更像是那秦淮河畔,每日里必定要打扮的花枝召开,依仗着诗词歌舞招揽营生,待到山涧糜烂,方才会拉着客人,进到那芳香闺房里头,做一番窃窃深交。

        这时,出身濠州定远的普定侯陈桓亦是开口道:“眼下三爷跟随曹国公学习兵事,不知三爷往后是要如北地诸藩一般?”

        这是试探。

        也是在问朱允熥的志向何在。

        随着陈桓的开口,在场曹震、张翼等人,亦是安静下来,投来关注,静候着朱允熥接下来的回答。

        自己费尽心机的做事,怎可能只是为了当一个拥兵的藩王?

        朱允熥沉吟少顷,抬首举目看向几人:“允熥身为大明宗室,当以社稷计,为天下万民计!”

        这话,不论是正着听还是反着听,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却是让曹震、张翼、陈桓等人,浑身血脉贲张,呼吸急促。

        要的就是这句话!

        普定侯陈桓满目激动道:“三爷当真是今非昔比!老臣等为陛下贺!为太子贺!为大明贺!”

        三朝荣耀!

        与国同休!

        再也不是虚无缥缈的事情了。

        朱允熥却是谦虚摇头:“允熥不过一介小儿,未曾及冠,当不得侯爷此般夸赞。若说大明社稷,天下万民,该是诸位叔伯,这些年里为国征战,披荆斩棘。以马革裹尸之志,为大明浴血奋战,才有我大明今日之盛况!”

        他这番话一出口,那就是评定了在场所有人这些年的功绩。

        一时间,众人皆是目露激动。

        朱允熥倒是未曾想到,外公常遇春这位已故开平王,竟然会给自己留下这般厚重的政治资本。

        他知晓如今军中,不少人是出自开平王帐下,这些年对东宫也是鼎力支持。

        但他确实是没有想到,取得这些将门之人的支持,会是如此的简单。

        也难道,老爷子会在后来,册立朱允炆为皇太孙后,会那般手不留情的将这些人尽数除去。

        这时。

        远处的雨雾之中,亲军羽林卫小旗官孙成,已经是冒着雨寻了过来。

        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之中,孙成走到了廊下。

        “标下参见殿下,见过诸位将军。”

        曹震等人对突然到来的孙成有些戒备。

        朱允熥瞧见众人的警惕,不由开口解释道:“孙成是亲军羽林卫的小旗官,如今因为我每日里都要出宫去曹国公府学习兵事,因此被调到我身边来充当护卫。”

        见他这般说,曹震等人方才稍稍安下心来。

        一旁的孙成看着朱允熥如此解释,心中却是没来由的一暖。

        殿下这是不将自己当外人的。

        虽然曹震等人不认识他,但他却是认识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些人可都是当年跟随着陛下南征北战,可以追溯到陛下起家于中都时候的军中老人,开国功勋了。

        孙成压住心中的暖意,凑到朱允熥的耳边,小声道:“殿下,您交代的那位方孝孺先生,属下已经找到了。”

        找到方孝孺了!

        朱允熥心中一喜,目光烁烁。

        他当即冲着曹震等到抱拳歉意道:“原本还想与诸位叔伯请教些军中之事,却不想……”

        景川侯曹震等人来忙摇头摆手。

        “三爷的事要紧,军中诸事,三爷往后得空,叫了臣等入宫问话便是。”

        朱允熥见他们这般说,也不再迟疑,冲着孙成点点头,便往常家祭堂那边赶过去。

        等等到了祭堂那边,未曾见到太子,便听常家的人提及太子已经回宫。

        今日是丧礼的第一天,按照规矩,丧礼还要办好些天,朱标自是不必一直留在常家。

        见朱允炆也不在,只当他也是随着朱标回宫去了。

        朱允熥这才与常家的人交代了几声,便领着孙成忙不过的出了常家。

        一路上,都是孙成在前头领路。

        此时的应天城,大抵是夺过了当初盛唐之时长安城居不易的名头。

        朱允熥随着孙成一路向着西城方向赶过去,穿过整个中城后,放在停在了一处僻静的地带。

        前面,是一片不算奢遮,但也算得上精致典雅的民居屋舍。

        孙成指向巷子里不远处的一座庭院:“殿下,那位先生如今便是住在此处。这座庭院,是那位先生故交好友的产业。”

        朱允熥看过去。

        只见这是庭院里,刚好有一位身着青衫麻衣的男子,正腋下夹着一卷书,双手捧着一捆湿漉漉的柴火,从一旁的杂货屋里走出来。

        朱允熥当即上前,站在不到胸前的栅栏院墙外,双手抱拳,恭敬作揖行礼。

        “朱允熥,请先生入宫为宗室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