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革除黄子澄功名

第二十四章 革除黄子澄功名

        请殿下开释。

        黄子澄究竟所犯何事。

        看着方孝孺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朱允熥的脸上终于是闪过一丝得意的笑容。

        这时候的朱允熥终于是确信,自己对方孝孺的秉性,算是琢磨清楚了。

        大凡天底下的读书人,虽然口口声声的志同道合,为天下社稷先。

        但终究难免深藏于心底,那争强好胜、爱慕名声的心思。

        而对于方孝孺这般固执迂腐,甚至已是大明朝,还意图复辟周礼的人来说。只要让他们在心中认定,你和他是一类人,是懂得他们一言一行,满纸文章的人,他们便会对你视为知己。

        然而这时候,朱允熥仍然是不急于开口解释,而是主动的向着屋内走去。

        “这是钱塘西湖今年的新茶?”

        朱允熥举止无可挑剔的盘坐在茶案前,先是为方孝孺到了一杯碧绿茶汤,而后为自己倒了一杯,放于鼻下轻轻的嗅着。

        鼻间,茶香充盈。

        方孝孺这时候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不少,对黄子澄的事情,也仅在一句解释的话。

        倒是略显羞愧道:“回殿下,不过是草民徒有虚名,惹得京师里的几位故交好友,已听闻草民入京,便是送上这处宅院,还有这些新茶,也都是友人馈赠。”

        朱允熥轻嘬一口碧绿茶汤,长出一口茶香:“好茶!便如先生之文章,每每都能令人回味无穷,每每再阅,皆是别有另一番韵味!”

        他这张嘴就好似是挂满了最是迷人的蜂蜜,让方孝孺已经飘飘如仙。

        恰是这时。

        朱允熥放下茶杯,杯底敲击在桌子上,发出一声轻响。

        他也开口道:“回禀先生,非是陛下蓄意贬谪大臣,也非学生等戏谑授业先生。此般诸事,皆是黄子澄狂言社稷,狭隘自私,方才受了今日这番敲打。”

        终究都是文人,朱允熥唯恐方孝孺感同身受,始终是刻意将黄子澄的所犯之事夸大,而将朝廷对其的惩处缩小。

        方孝孺见朱允熥终于是说起这件事情来,不由抬起头,聚精会神的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解释。

        朱允熥长叹一声:“先生如何看待我大明百万将士,如何看待那些舍家弃业,抛妻弃子,数十年如一日,戍守万里之外大明边塞苦寒不毛之地的边军将士?”

        这个题很大。

        方孝孺不由浑身一阵,沉声道:“可谓是抛头颅洒热血,大明驱除元人,复我中原山河正统,御敌于外,乃我大明百万将士赴汤蹈火,奔赴不绝所以然!”

        朱允熥又问:“至今,我大明洪武皇帝再造中原山河,已有二十四载。敢问先生,当今是社稷安定,百姓耕种安然,百业兴盛,乃是为何?”

        这时候,方孝孺已经不假思索道:“乃我大明圣天子掌社稷山河,君王权柄,统御中原九州。朝堂之上,衮衮诸公,鞠躬尽瘁,天下州府明堂,代圣天子牧守一方,政策清明所致。”

        朱允熥又问:“先生,我大明洪武陛下,定士农工商,各色户籍,又是为何?”

        大明朝的户籍制度,对于如今的读书人来说,那就是政治必考题。

        如果来这道题都不懂,那还是趁早和仕途说再见为好。

        方孝孺轻笑一声:“天下万民,各居其业,各司其职,各出其用,社稷山河,阴阳调和,万物顺畅,则天下兴盛也!”

        “好!”

        朱允熥终于是动了起来,只见他手掌轻敲桌面,眼底却是泛起一缕寒光:“先生可知当日,黄子澄于东宫学堂之上,在宗室诸子面前,于大明皇帝、皇太子近前,是如何言道?”

        难道黄子澄有狂妄放肆之言?

        这时候的方孝孺,已经不知不觉的代入到了朱允熥事先设定好的答题范围内。

        他迟疑道:“黄子澄在圣前如何妄言?”

        朱允熥冷哼一声:“黄子澄言,大明社稷,当以文官为重,天下万民万业,不过尔尔,边塞诸将皆为莽夫。御敌域外,当以文官止戈。四时万物,皆以如他之文人,掌御梳理!”

        “放肆!”

        刹那间,方孝孺已然是怒发冲冠,双目喷火。

        “黄子澄这厮,置我大明君主于何地!置大明户籍诸业于何地!置开国北征丧命将士于何地!置耕种汗滴黎民于何地!”

        方孝孺一时间气的双腮战战:“狂妄至此,这厮当真以为,天下万事万物,皆可由他一人而生?古往圣贤之言,当真是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说到激动之处,方孝孺已然起身:“他黄子澄当真以为,凭着我等读书人无寸铁之手,便可御敌域外?如此放肆,混乱诸业,置我儒家于何地!”

        叫骂完之后,方孝孺噌的一下盯住朱允熥:“草民奏请殿下,上奏陛下,革除黄子澄功名,免其辱没我儒家体统!”

        朱允熥这时候已经瞪大了双眼,他只是想要让方孝孺对自己一手操办的,由老爷子出手将黄子澄贬黜至宣府镇的事情,能够消化掉。

        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方孝孺比他更狠。

        竟然是要夺了黄子澄的一身功名。

        要知道,在这个时候,功名对于一个读书人来说,那是比亲爹亲娘都重要的东西。

        若是黄子澄的功名被革除,那他过往之前的一切都将被否定,成为整个大明朝读书人中的,可被人人指摘的败类。

        朱允熥深吸了一口气,有些不确定的迟疑道:“先生当真要如此?”

        方孝孺不假思索的点着头:“文官重朝堂政令,此言却是无错。然而,文官当居庙堂之高,着眼天下万物。黄子澄此番言论,于圣贤教训相悖。文官何能插手军伍之事,何以凭白身,上阵杀敌,御敌域外?

        寸寸白身,又如何受得住那万里边塞?又如何下地代天下万民耕种?草民愚见,黄子澄此人,已然是读书读得发了昏!”

        方孝孺说到这里,深吸一口气,不断起伏的胸膛,却是昭现了其内心的愤怒仍然未平。

        朱允熥则是脸上露出一股了然的表情。

        他原以为方孝孺会公平看待天下万民,却不想人家想的竟然是文官文人们,只应该如弱宋那般,居庙堂之高远。

        不过,这位固执之人,却终究是看得见天下万民、各行各业的存在必然性和重要性。

        也难怪,他一心想要复辟周礼。

        那便是士大夫群策群力,居庙堂之高的时代啊。

        百姓耕种,将士征战,各司其职。

        从方孝孺的角度出发,被朱允熥夸大之后的黄子澄的言论,那就是相当于要他们这些士大夫,亲自上阵杀敌,亲自下地耕种。

        这让方孝孺如何能忍。

        终于是知道了方孝孺政治思想的朱允熥,不由的轻笑出声:“先生息怒,黄子澄不过是一时失言。皇爷爷如今已是做出惩戒,有道是有教无类,改过自新。想必,待其前往宣府镇后,能如先生一般,亲眼瞧见这天下万物,亦是会幡然醒悟的。”

        说到这里,朱允熥又补充道:“毕竟,我儒家诸贤,寒窗苦读数十载,亦是殊为不易,怎可不教而惩?”

        他最后这句话,当真是说到了方孝孺的心底。

        只见方孝孺这时候,已经是满眼欣喜激动的看着朱允熥。

        自己游学这般久,怎得就没有早些,发现这么一位潜力无可限量的学生!

        方孝孺见朱允熥是如此的通情达理,知晓诸般道理。

        不由开口道:“殿下先前于院外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