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被偷家的朱允炆

第二十五章 被偷家的朱允炆

        “学生恭请先生,入宫授业教学,还请先生莫要推辞!”

        这时候,朱允熥又如何不知,自己要说些什么。

        见到方孝孺脸上闪过一丝满意。

        朱允熥乘热打铁:“先生或许知晓,学生过往于学习一途,多有劣迹。然学生却长久敬仰古之先贤。”

        “匡衡凿壁。”

        “孙康家贫,常映雪读书。”

        “孙敬好学,时欲寤寐,悬头至屋梁以自课。”

        “李密牛角挂书。”

        “学生有心进学,却长久苦于无名师。穷就书海,先生之文章,于学生当如那甘泉。过往,学生苦于不得相见先生,今日一见,学生端不能令名师离去。”

        “韩愈有言: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学生过往未见先生,然先生便如我师。”

        “学生请先生不辞,学生当奏请陛下,赐官授爵,入宫授业解惑。”

        这一刻,朱允熥几乎是将自己打造成了方孝孺的铁忠粉。

        他看向方孝孺的双眼中,更是星光流露。

        方孝孺只觉得,自己今岁这一趟访友应天城,来的是无比的对啊。

        如此知晓礼节,如此明了事理,又如此通情达理的好学生,自己这辈子只怕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

        此时见朱允熥拿韩退之的《师说》,来言自己乃是他师。

        方孝孺心中最后一丝纠结,也已经不知不觉的烟消云散。

        他颔首轻点:“能得殿下如此厚爱推崇,乃是草民之幸,若往后能为殿下授业解惑一二,草民便是不辱殿下今日之请!”

        这便是答应了!

        朱允熥顿时欣喜若狂,当即起身,举臂插手,以无可挑剔的动作,毕恭毕敬的躬身弯腰,做着弟子礼。

        “学生朱允熥,拜见师长!”

        坊间传闻当真是不可信也!

        看着眼前以堂堂大明宗室皇孙的身份,却执弟子礼的朱允熥。

        方孝孺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对于入城之后,这些时日,被黄子澄之事困扰的情绪,也无声消散。

        能得此弟子,夫复何求也!

        “好好好!”

        方孝孺连连点头,满面红光,当真是老怀甚慰,双手托着朱允熥的双臂,将其扶正,双眼尽是满意:“我大明幸事!”

        他这话别有一番深意。

        朱允熥如何不懂,颔首轻笑:“师长此时访友应天,此处离皇城偏远,待学生今日回宫,便为师长于东城另行安排一处简居。”

        这学生竟然如此的体贴。

        但是方孝孺却还是摇着头:“殿下如此优待于草民,于礼不合,于朝堂制度不合。不过是些许几步路而已,怎敢再叫殿下劳心。”

        见方孝孺这般坚持,朱允熥便退而求其次道:“如此,学生也不敢忤逆师长之意。但还请师长莫要推辞,学生每日里为师长安排两名护卫,车轿护送师长入宫。还请师长,全了学生此番心意。”

        尊师重道,乃是天下读书人千百年的谆谆追求。

        眼看朱允熥这般贴心,知晓礼节。

        方孝孺对这些日子里,听闻的朱允熥忤逆先生,枉顾师道的谣言,又是一番微怒。

        当真是世人多愚昧,两眼空空一片白,难辨是非也!

        想到这里,方孝孺方才醒悟过来。

        如今朱允熥如此这般厚重推崇自己,先前所说路过之言,想必是推辞借口而已。

        如果不是有备而来,又如何能从东城寻到这西城来。更何况,听闻近日那开平王常遇春的长子常茂,在昨日薨逝,今日常家设祭堂。

        在如此种种情况下,朱允熥还能抽身前来,请求自己入宫授业教学。

        属为难得。

        而如今,因为黄子澄之事,士林和文官之中,已然有了不少的风言风语传出来,似乎都是指向朱允熥。

        若非如此,自己今日先前也不会将其拒之门外。

        但如今,方孝孺却是在盘算是,自己定然要为自己眼前这位弟子洗刷了身上的诬蔑,换以清白之身!

        念及此处,方孝孺想到了自己在应天城中的几位故交好友。

        他当即看向朱允熥:“殿下今日出宫已久,想来也该是时候回宫了。”

        看着朱允熥肩头、发梢上的雨水,方孝孺心中便是一阵内疚,自己当真是……

        糊涂啊!

        待这位弟子离去,自己便去寻好友!

        朱允熥好不容易说服了方孝孺,又按着计划,让方孝孺答应入宫授业,自己独占天下士林魁首的计划,几乎已经成了大半。

        此时见方孝孺如此说,当即点头。

        领着孙成推到屋门外,而后再次躬身执弟子礼:“学生告退,如今风雨交加,还请师长留步,若有事可着人寻学生相办。”

        他这头说着话,边上的孙成已经是从怀里取出一块东宫的属牌,恭敬的放进屋子里。

        如此这般之后,朱允熥方才在方孝孺心满意足的目光中,缓缓离去。

        他刚一走到院门外,却是忽的听到身后再次传来方孝孺的声音。

        “允熥!”

        “你这孩子,外头落着雨,便这般走了?”

        “你还年幼,不知根骨苦寒之痛,打着这伞走!”

        说着话,方孝孺便递来了两把雨伞。

        朱允熥脸上露出笑容,点点头接过雨伞,撑开竖起,终是慢慢的消失在了渐渐浓郁起来的雨雾之中。

        “好学生啊!”

        “好弟子!”

        “老夫此生大抵是无憾了!”

        直到朱允熥消失在巷道之中,方孝孺仍然是站在落着雨的庭院中。

        忽的咿呀一声,跳着脚的抖去身上的雨水,赶忙回到屋内去寻新雨伞。

        如此好弟子,自己断不可叫其名声被不知真相之人给败坏了!

        取了雨伞之后,方孝孺也消失在了层层雨雾之中。

        “殿下先前命属下寻先生,便是为了请先生入宫授业?”

        应天城内因雨水而少有人烟的街道上,撑着伞的孙成,小声的询问着。

        朱允熥转动了一下手中的伞柄,微微一笑:“便是为此。”

        孙成不解道:“这位方先生,当真是世间大才?”

        朱允熥摇摇头:“这世间,真正胸怀大才的人太少太少。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和作用,方孝孺此人若是用的好了,可为我带来大作用!”

        说着话,朱允熥歪头看向孙成。

        孙成眉底一跳,赶忙抱拳躬身道:“殿下所言,属下断然不会传扬出去!”

        朱允熥满意的点点头:“你是极好的。说起来,那个齐泰,你可在监视中?”

        孙成点点头:“这人在朝中为官,好找。”

        朱允熥道:“看好了,不要被发现。”

        即便身边布满潮气,天气昏沉,雾霭重重。

        但朱允熥的眼前,却是无比的明亮。

        有外公常遇春的因素在,加之今天在常家与曹震等人的交谈,将门那边的基本盘,基本是十拿九稳了。

        如今,黄子澄被赶到宣府镇,齐泰被监控。

        更为重要的是,方孝孺已然是将自己视为亲传弟子。

        不知不觉间,原本应该属于朱允炆的基本盘,已经被自己悄然偷家了。

        没了士林文官这块基本盘,朱允熥实在想不到,未来的朱允炆拿什么和自己比!

        凭他那张脸?

        ------题外话------

        以后更新时间改一下了,新书期每天两章都中午一起发了,老爷们看着也方便一点???

        (敲重点,新书期两章,往后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