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雏哥儿朱允炆

第二十六章 雏哥儿朱允炆

        应天东城。

        江南的土地和江南的女子一般,温润多水。

        大明朝的京师应天城,与历朝历代的京师国都都不相同。

        少了强汉神唐的中正磅礴。

        也无南宋北宋的清明上河。

        但满城穿行的河道,给了应天城这座六朝古都、大明京师,别样的柔情。

        秦淮河畔,莺声燕舞,昼夜不歇,歌舞不断。

        连带着,这座城都是那般的娇柔欲滴,好似风流是应天城的主流。

        在大多数时刻,都将城中经历着的杀伐铁血,给掩饰了下去。

        从中城穿过石桥,跨过皇城根南街与通济门大街的交汇处。

        雨雾之中。

        独自撑着一把油纸伞的朱允炆,脸上带着一丝丝不加掩饰的愤怒。

        他觉得,朱允熥当日就该死在东宫的莲池里头,而不是像如今这般。

        当真是歹人苍天不收。

        明明已经失足落水,却偏偏又让他活了过来,如今更是让自己如鲠在喉一般的难受。

        被自己引以为师长的黄子澄,被贬谪至千里之外,苦寒北地的宣府镇开平卫。

        那是何等的地方?

        如今朱允炆已然想明了,皇爷爷将黄子澄给贬谪到开平卫的用意。

        这是叫当时亲眼看见东宫学堂争论的燕王,回到北平之后,依仗着手中的军权,去狠狠的整治先生!

        为何大明朝就一定要藩王戍边!

        难道不能如前宋那般,将这些宗室藩王豢养在富饶之地,困溺他们的狼子野心和桀骜不驯嘛!

        朱允炆心中不平,面色狰狞。

        更更可恶的还是那朱允熥,好端端的赶走了先生不说,还拉扯着自己每日里出宫学习兵事。

        一帮臭丘八莽夫的劳什子东西,也能称得上是学问?

        而让他满心疑惑的是,凭甚朱允熥会被皇爷爷夸赞为朱家麒麟子!

        今日里,这厮更是毫不顾忌的和那帮将门莽夫攀谈,好不虚情假意,令人作恶。

        将门!

        “将门……”

        想到这里,朱允炆目光瞬间阴沉下来,嘴里幽幽的念道着:“该死的将门!皇爷爷已经给了那么大的荣耀,就连常遇春死后都被追封开平王,他们难道还不满足吗!”

        古往今来,拥兵自重,犯上作乱,颠覆社稷的事情发生了多少。

        朱允炆已经算不清了,但一个有着将门支持的朱允熥,他却是看得清。

        没有将门支持的朱允熥,就是一个废物庸才。而有了将门支持的朱允熥,那就是一个拥有着巨大威胁的废物庸才!

        一想到这些,加之这些日子里的变故。

        朱允炆一时间心头烦躁错乱,双眼几欲喷火。

        “怎得还没到!”

        他愤愤的低吼着一声,抬起头却是看到眼前一片连绵不绝的建筑。

        在他左侧,皇城西城墙根下,是神木厂和大木厂,这两处都是服务于宫廷营造的。

        而在南边,则是教坊司、乌蛮驿。

        教坊司是朝廷犯官妻女、民间卖身女子的汇聚地。

        乌蛮驿是大明边地之民,入京之时的驻足地。

        再往前,是应天城行人司和会同馆。

        行人司算是东城这边,各部司衙门之间通传讯息的衙门。会同馆是各地官员入京的驻足地。

        更东南边,就是大明的诸卫六部各部司衙门所在了。

        而朱允炆今日未曾随同太子朱标回宫,却是独自一人行在此处,所为的便是眼前那座教坊司。

        “教坊司中有新魁艳娘,样样精通,腹有暗宝,不经出入,便可叫人神魂颠倒!”

        此时朱允炆的心头,正萦绕着当日与朱允熥出宫之时,对方在皇城门前与自己的窃窃私语。

        朱允炆的心头一热。

        他已经不是黄毛小儿了,尤其是长在宫廷之中,这等富贵之地,自小便是通晓那男女之事。

        将心中因为朱允熥带来的阴霾赶走,朱允炆脸上露出一丝向往。

        他在向往这种悄无声息,无人可知的刺激感。

        站在雨雾之中,朱允炆感受着体内鲜血的流淌,不由的畅吟一声,当下便加快脚步走向不远处的教坊司。

        “这位公子里面请。”

        朱允炆尚未走到教坊司门前,便有躲在屋檐下避雨的小厮,撑着伞走了过来。

        小厮到了朱允炆面前,满面的笑容:“公子是要听曲解闷,还是要寻个姐儿闺房私语。”

        听曲解闷,自是在大厅里头,与其他客人一并吃酒。

        闺房私语,却是门道极多的。

        怎么私,怎么语,如何交代,却是花样百出的。

        朱允炆头回儿来这等地方,缩了缩眼神,瞧了一眼盛情不已的小厮,直接道:“我要寻那艳娘!”

        “艳娘?”小厮的脸上露出一缕不屑,却是一闪而过,又笑道:“公子有所不知,艳娘如今可是教坊司里头的……”

        他还没说完艳娘如今是教坊司的花魁头牌,寻常人便是千两万两的砸下去,也不一定能一亲芳泽,更何况是朱允炆这等,一眼瞧着便知是城中权贵富家,偷偷溜出门尝新鲜的贵公子。

        朱允炆却是懊恼的不行,当即呵斥道:“你个狗奴,可知我是……”

        瞬间,朱允炆脸上露出惶恐,赶忙闭上嘴。

        看了一眼那该死的小厮,唯恐自己的身份被瞧了出来。

        这小厮在风月场所自小混迹,自觉朱允炆是那等急色的少年人,忙不顾的点头道:“公子快请来吧,小的定然会替公子安排妥当的,断然不会叫公子失望而归。”

        说着话,小厮便将朱允炆拉着进来教坊司里头。

        进来教坊司,还不等朱允炆仔细打量,那小厮又是穿廊过院的,带着他进了一处小院中。

        小厮拉着朱允炆站在门前,满脸堆笑:“燕姐可是咱们教坊司里头鼎鼎有名的姑娘,公子必然欢喜。”

        说着,他便敲开了房门:“燕姐,有位公子想要寻你说话。”

        门开了,走出一位大半的花枝招展,浑身散着香氛味二十多岁的女子。

        朱允炆只一眼,便后退了一步。

        这女子,瞧着摸样年纪,竟然这般的大,便如她身上那对大宝一般。

        不由的,朱允炆眼底闪过一丝慌乱。

        而那燕姐却是眉眼带笑,双目含春,细细的拿眼上下打量着朱允炆。

        嘴角含笑,冲着小厮的挥挥手:“你去吧,想来小公子还是个雏哥儿,咱定不会叫小公子失望了的。”

        说着话,也不顾朱允炆心底的慌乱,便将朱允炆给拉进了屋里。

        那小厮的也是机灵,赶忙上前将房门合上。

        转过身,小厮的轻笑一声。

        “燕姐可是教坊司里头经验最是老道的。”

        “也不知这小公子,能顶得住几多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