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朱允炆的奇妙之旅

第二十七章 朱允炆的奇妙之旅

        “公子是第一次来?”

        “这是咱们江南吴越之地,最是有名的三白酒。入喉香沁肌骨,最是适合公子这般的英年才俊。”

        教坊司后院屋内,燕姐拉着已经茫然无知,不知所措的朱允炆,坐在了桌前。

        色微黄,却极清澈的江南三白酒,被燕姐掐着兰花指送到了朱允炆的嘴边。

        朱允炆懵懂的哼哼着,微微张开嘴,一杯三白流入喉舌之间,未等他浅尝品味,那酒液便已顺着的他喉管而下,直入肠胃腹腔。

        甘甜之后的辛辣,啥时候直冲天灵。

        朱允炆顶着红冲起来的双眼,看向整个人都黏在自己身上的燕姐,视线渐渐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眼前的人儿出现了无数的重影,仿若那敦煌莫高里的飞天仙女。

        朦朦胧胧中,朱允炆只见那飞仙口含仙糕,以唇轻抿,以口相渡送入自己的嘴中。

        少顷。

        酒一杯杯的下肚。

        他已不知自己是如何从酒桌旁,躺在了尽是香粉胭脂味的花床上。

        燕姐葱玉般的五指,终日里保养的宛如羊脂玉胎一般。

        玉指从朱允炆的脸颊上滑过,落到朱允炆的耳畔,指肚轻轻的磨蹭在朱允炆的耳垂上,让双眼朦胧的朱允炆浑身不禁一颤,心思也彻底的热络了起来。

        “美……”

        “美人儿……”

        低沉沙哑的声音,充满欲望的从朱允炆嗓子里发出。

        “官人,妾身在。”

        燕姐俯身,香唇凑在了朱允炆的耳畔,热流灌涌砸在他的耳膜上。

        朱允炆一声呻吟。

        燕姐另一只手已经悄然的划开他身上的衣袍,纷纷扬扬如落叶飘落。

        一丝冰凉感触体,终于是让朱允炆的神志徒然清醒了半分。

        正待他想要起身冷静下来的时候。

        却见躺在床上的朱允炆如同蒸熟的河虾一般,整张脸瞬间扭曲在了一起,嘴巴张成一个圆圈,眼睛里满是震惊和一丝丝的兴奋。

        然而。

        燕姐脸上瞬间浮现一抹失望。

        眼中却是带着柔情似水般的温柔神色:“公子可要壮气之物?

        朱允炆这时也已是彻底的清醒了过来。

        他满脸羞愧,双目涨红,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自己是大明皇孙,如今的东宫长子。

        自己竟然做了这等事情来。

        一时间羞愤之意直上心头,朱允炆再难停歇,从里衣夹缝中胡乱的掏出几片金叶子砸在了燕姐的面前。

        最后他面目狰狞的双手扣在女人的肩膀上:“今日之事,若是胆敢说出去,定叫你吃不了好果子!”

        朱允炆的呼吸有些急促,心中却尽是慌乱。

        若是近日所生只是让皇爷爷知晓了,自己往日里纯孝仁义的观感,定然会如山崩。

        燕姐只当这是权贵富家子弟悄悄离家偷腥,平日里也是见惯了的,连连点头,且还小心翼翼,姿态温柔的帮着朱允炆穿戴衣衫。

        自幼便受宫人服侍的朱允炆,这时候倒是习以为常的伸展着双臂,任由眼前的女人为自己服侍。

        燕姐低着身子为朱允炆提上裙袍,系上腰带。

        直起了身子,望着朱允炆深情脉脉的低声说道:“公子下回儿若是再来,定要寻妾身,妾身一直等着公子……”

        “你这贱婢!”朱允炆这时还满心的羞愤懊恼,不由低声呵斥了一句,见女人不怒反而笑盈盈的深情望着自己,心里不由的燃起了一丝让他分辨不出的奇异感觉。

        念及此时时辰不早,朱允炆胡乱的提了一把早已被燕姐提起穿好的腰带,声音沙哑道:“该死的,下回儿定叫你这贱婢笑不出声来!”

        他也不知自己为何不过须臾之间,就能说出这等往日里只觉得污秽不堪的话语来。

        带着一丝慌乱,朱允炆就要夺门而去。

        燕姐倒是本着多积攒一个熟客的心思,双手环抱夹着朱允炆的一条手臂,将其送到了门口:“公子可千万莫要忘了贱婢……”

        为何自己会觉得这般的……

        这般刺激?

        让人食之入髓?

        朱允炆脚下多了些慌张,胡乱的挥着手,闷着头向着教坊司外逃走。

        ……

        “二哥未曾回宫?”

        东宫里,刚刚从西城赶回来的朱允熥问着候在前殿的彩蝶。

        整个朱允熥的寝宫里,唯有彩蝶和彩莲两人,是陪伴服侍的时间最久。

        今年不过十二三岁的彩蝶糯糯的点着头:“回殿下,二爷一直未曾回来。”

        朱允熥没想到朱标早就回宫了,朱允炆那货竟然还没有回来。

        他是又偷偷耍什么花样,还是在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摇摇头,朱允熥问道:“那太子爷现在何处?”

        今日让方孝孺答应入宫授业的事情虽然确定了下来,但宫里头却还是要朱标和朱元璋点头才行。

        彩蝶又道:“太子爷现在中极殿那边,似乎是陛下要问些话。”

        想来应当是问常家的事情。

        朱允熥点点头,捏了一下彩蝶的脸颊:“回去煮些姜汤,晚一些做好的送去中极殿。”

        说着话,他便转身向中极殿那边赶过去。

        此时的中极殿里。

        朱元璋刚刚问完了朱标,今日去常家的事情。

        他是常遇春是多年的老友,是君臣,也是过命的兄弟。

        后来两家又成了亲家,常茂算得上是他的子侄,也是他儿女亲家大舅子。

        见朱标说到今日应天城里的权贵氏族都有人过去,这才稍稍的定下心来:“总算他们还有点情谊在,没叫咱寒了心。”

        朱标脸上挤着苦笑:“终究都是一家人,再过些日子,等出殡了,儿臣再去一趟。”

        朱元璋点点头:“咱们家这些亲戚间的事情,你看着办,莫要让人觉得咱们忘了当年的情谊。”

        说着话,朱元璋转口问道:“允熥……还有允炆,都回东宫了?”

        朱标摇摇头:“允炆说要去城隍庙那边寻些纸笔,再看看能否找到一两本孤本古籍。儿臣想着他们如今也都大了,便点头放他去了。护卫都带齐了,是前番父皇安排的那叫张志远的亲军羽林卫小旗官。”

        朱元璋点点头,眼底却是有些不满:“那允熥呢?”

        他刚一问起。

        殿外便传来了太监的声音。

        “启禀陛下,允熥郡王殿外求见。”

        ………………

        求推荐票、月票!求追读,新书期追读至关重要,喜欢的不要养呀,每天最新章看完才算一个追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