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大本堂重开

第二十八章 大本堂重开

        朱元璋自己刚刚才提起朱允熥,便听到外面递话人已经在殿外候着了,脸上不由一喜。

        乖孙当真是知晓咱的心意啊!

        朱元璋一拍大腿:“快让咱家乖孙进来,外头下着雨,万不要让咱乖孙受了风寒!”

        殿外传来的沉稳的脚步声。

        殿内,一直候在老爷子面前奏对的朱标,不由的翻起白眼。

        老爷子如今这是一点都不知道收敛心思了?

        少顷。

        朱允熥已经是昂首挺胸,龙行虎步的走进中极殿。

        迎着外头透进来的光亮,朱元璋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失了神。

        当真是像极了咱年轻的时候。

        那时,咱也是这般的赫赫威风,英俊倜傥!

        朱元璋的眼神一晃,见着朱允熥头上肩上的湿漉,抬起腿提了一脚身边的太子朱标:“怎么当爹的!”

        朱标一脸的憋屈,看向好端端不知为何浑身湿漉的朱允熥,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这崽子自己和曹震那帮人说话,自己还吩咐了常家人,要他早些回宫,不光是忘了要回宫,还不知跑到了甚地方,弄成这般模样。

        这边朱元璋骂着儿子。

        前面朱允熥已经是虎虎生风的走了过来。

        到了近前,他便停下脚步,抱拳叉手作揖:“孙儿拜见爷爷,拜见父亲。”

        朱元璋已经是开怀大笑的走上前,拍着朱允熥的肩膀,瞪眼责怪道:“这些日子听说你开始习武打拳了?那也不能当自个身子是铜墙铁壁,浑哪去了,身上弄得这般狼藉。”

        朱允熥这时才低头看向自己身上。

        方才发现,自己一身湿漉,浑身寒气。

        他笑了笑,开口解释道:“孙儿是去替咱家寻了一位大才!”

        一旁的朱标目光一闪而过,颇是有些好奇。

        然而朱元璋却是已经摇起大手,冲着殿内的吩咐道:“去,取了咱的干净衣裳,来给允熥换上!”

        朱标赶忙压下心中的好奇,出声劝阻:“父皇,使不得,此举僭越……”

        朱元璋一瞪眼:“你不心疼你儿子,咱还心疼咱的乖孙。”

        说着话的功夫,中极殿里的宫人已经取来了一套朱元璋的衣裳。

        宫人们倒是分得清,只取了皇帝平日穿的寻常衣裳,洗的发白,上头还带着不少的补子。

        朱元璋提着衣裳打量了几眼,再看看眉目俊俏好似年轻时自己的朱允熥。

        怎都觉得,这满是补子的衣裳,一点都不适合自家乖孙。

        朱允熥已经是脸上堆着笑:“孙儿谢爷爷垂爱……”

        他话还没说完,朱元璋已然开口:“就在这里换了,不听话,讨打!”

        朱允熥无奈,只能是到了一旁换上朱元璋这满是补子的衣裳。

        等他再到老爷子和老头子面前时。

        朱元璋眼前又是一亮:“当真是长大了,爷爷的衣裳都能穿得下了。”

        朱允熥露出羞涩:“孙儿是爷爷的嫡孙,血脉相连,这一身皮囊自是与爷爷、父亲一般。”

        这话说得漂亮。

        朱元璋只觉得自己如今每日里面对那无数令人烦恼的国事奏章,若能时时有这个乖孙在身边,倒是再也不会觉着令人头疼了。

        太子爷朱标在边上哼哼着:“你且说,先前在宫外,你都去作甚了。”

        他可还记着,刚刚这小子口口声声说是为大明寻得一位大才。

        朱元璋亦是露出好奇:“允熥,今日你替咱寻到何等大才了?”

        朱允熥点着头恩了一声:“回禀爷爷、父亲,孙儿今日在西城,寻得那浙江布政使司台州府宁海县方希直,方孝孺是也!”

        只见他满脸的欣喜,好似是办了一件天大事情的孩子,正在向自家的长辈讨要好处。

        朱元璋却是面露狐疑。

        一旁的朱标了然点头,笑着解释道:“父皇,这方孝孺便是您在洪武十五年,与儿臣说的,他是一个品行端庄的人才,儿臣往后能一直用到他老的走不动道。”

        听着太子这么一解释,朱元璋恍然大悟,拍着朱允熥的肩膀,兴高采烈道:“原来你小子,是寻到那方希直了!”

        他是想起来,自己当年确实如太子所说的那般,曾经夸赞过方孝孺此人。

        只是那时候,方孝孺尚且不过二十五六岁,自己并未授其权位。倒是觉得是个可造之材,往后却是能留给太子用作经世之才的。

        如今见朱允熥竟然是找到了对方,朱元璋好奇道:“你是如何知晓此人,又是如何找到他的。”

        朱允熥如实道:“希直先生的几篇文章,孙儿过往都是见识过的,更是时常翻阅品味。近来,听闻了先生入京访友,便让孙成留心探访,恰好今日寻到了先生。”

        朱元璋说:“你眼光不错,看得出这方孝孺是个人才。但他还年轻,今岁想来也不过三十多?”

        说着话,朱元璋看向一旁的太子。

        朱标稍作沉思,轻声回话:“今岁三十有四。”

        朱元璋点头再看向朱允熥,询问道:“你是要举荐他入朝为官?”

        在朱元璋的心里是不愿意,这个时候提拔取材方孝孺的。

        骤然令其身居高位,秉性未曾磨炼,只会是拔苗助长。

        这也是为何,原本的历史上,在洪武二十五年方孝孺被别人举荐到朝中,朱元璋却只让他去了汉中教授学问。

        这便是要长久的打磨对方,等到太子上位,他也打磨好了性子,方才能堪当大任。

        只是……

        若是乖孙看中了对方,想来朝中也是能寻到一两个位子。

        朱元璋注视着眼前的朱允熥,只等着这个乖孙开口为方孝孺求官。

        一旁的朱标却是已经皱起眉头。

        宗室为朝堂举荐贤能并没有错,但免不了会被人诟病,是否是在提拔自己人,是否是在结党营私。

        朱允熥开口道:“孙儿前些日子,在东宫学堂言辞有失,如今东宫学堂虽有其他先生授业,但孙儿总觉得缺了些什么。今日孙儿亲见希直先生,便醒悟过来,学堂那边是缺了先生那般学富五车有经国之才的贤能之人。”

        “正是因此,孙儿今日特来请见爷爷,希望能让希直先生入宫,重开大本堂,为我大明宗室子嗣授业开惑,明正我大明宗室志向,修身养性。”

        原来不是为方孝孺求官,也不是要结党营私。

        同时的,在朱元璋和朱标心中,都松了一口气。

        朱元璋更是愈发满意起来站在自己眼前的朱允熥。

        这乖孙当真是开悟了啊!

        方孝孺那人,端的是有才学的。

        如今不过三十有四,放在朝中什么位置都不合适,但偏偏就是那大本堂的授业先生,却是最最合适的。

        一来能将人才留在朝中,二来无法参与朝政的同时又能听闻思索朝政利于观政学习。

        最重要是的,如今将其召入朝中,于大本堂授业,也算是为方孝孺积攒资历。将来太子秉持朝政,也能更方便提拔重用此人。

        再往后……

        朝中也便有了历经三朝的中正贤明之臣,可以辅佐大明的江山社稷。

        朱元璋当即不假思索道:“好!咱听你的,明日便让那方孝孺入宫重开大本堂,诏令宗室诸皇子皇孙于大本堂中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