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寰宇之内自古皆为汉土

第三十章 寰宇之内自古皆为汉土

        “十三叔又以为,读书是为了什么?”

        朱允熥目光直视一而再再而三叨逼叨的豫王朱桂,沉声询问着。

        小二十三叔那么可爱,惹着你了?

        人家才断了奶没几年,还是小孩贪睡的时候,都能赶到大本堂来读书,只不过是饿着肚子,却没有一句怨言。

        倒是你老十三,身为在场最是年长的皇子,却毫无身为兄长、叔父的气度和格局。

        朱桂冷哼一声,看向言辞振振逼问自己的朱允熥,一时间满肚子的疑惑。

        大哥家这个老二,过往不是懦弱无能,整日里畏畏缩缩的。怎今日这般上火,和自己呛火起来了。

        他脸色一冷,哼哼着:“不过是些酸儒之言,所谓圣贤早千百年前便已化作一捧黄土。我大明能有今日,靠的是你皇爷爷读书读出来的?”

        朱允熥沉声道:“我大明朝能有今日之盛况,自是皇爷爷艰苦创业,武伐文治之功。但若不读书,又如何能知晓,这世间之大,天地之光。十三叔又可知,东海再东,有何物?泰西之西,其人习俗?西洋之滨,物产如何?漠北之极,那昼夜分,又是因甚?”

        朱桂一愣,顿然恼羞成怒起来。

        他哪里又知晓朱允熥所问的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正如开口,以长辈的身份训斥朱允熥时。

        一旁的老十七朱权却是拉住了朱桂:“十三哥和孩子置气?”

        他这话听着是不要他和朱允熥这个晚辈争斗,暗里却是在警醒他。

        随后,朱权笑吟吟的看向身边的几位兄长、幼弟。

        “说起来,允熥这几个问题,我倒是颇为好奇,细细一想,发觉过往竟然是问所未曾。不知你们,是不是也很好奇?”

        比朱权年长一两岁的老十四朱楧、老十五朱植、老十六朱栴颔首点头。几个小的,却是大为好奇。

        小二十三朱桱这时也啃完了肉饼,抱着油手在身上胡乱的擦着,走到朱允熥身边,抬头拉着他的双手:“允熥,快说说。”

        这画面有些奇怪。

        小二十三叔手上也是一手的油。

        朱允熥不着痕迹的挣脱开,平声和气开口:“侄儿亦是从那些少有人见的域外书本上推敲琢磨出来。”

        “东海以东,跨万里有大洲,与我中原九州之地,不相上下,甚至更盛。”

        “泰西诸国遍地,好似中原春秋之时,却蛮夷无知,浑身红毛,不通礼仪,以盗贼秉性横行于世。”

        “西洋之滨,亦有大洲,矿产无尽,其上之人肤色黝黑,好似黑狗,慵懒成性,有沃土而不知活口。”

        “漠北之极,一昼夜便是一季,乃因四时交替,北极之地处圆顶,方才有此现象。”

        感谢九年义务教育!

        朱允熥昂首挺胸,默默的瞧了一眼先前被朱权拉住的朱桂。

        众人听着他的介绍,纷纷面露神异,显然是对朱允熥所说的中原之外的景象,从未有此听闻。

        一直跟在几位兄长身后的小二十韩王朱松,立马抢先开口:“允熥,西洋之滨那头的人,当真都黑的和黑狗一样?”

        几个大的面有异样,只不过问话的是自家亲弟弟,也只能是侧过头。

        几个小的倒是纷纷好奇起来,跟在朱松身后追问起来。

        朱允熥笑着肯定道:“是的!”

        朱松又问:“那若是到了晚上,他们还能看得见对面的人?”

        朱允熥肯定道:“他们牙齿白!龇牙反光!”

        这番话,顿时引得几个小叔叔哈哈大笑起来。

        倒是朱权,虽然只比朱允熥大上一岁,却尽显沉稳的问道:“允熥,我见你先前所提诸地,虽与我大明相去甚远,但都物产丰富,可其上之民却尽如愚昧未曾开化一般?”

        “我大明乃是上苍眷顾之民!我中原之民乃血脉勤恳!岂是他人能够比拟!”

        朱允熥愈是昂首挺胸起来,一片豪情自傲。

        只要给把锄头,给块地。

        我中原之民,便能让其化作粒粒稻米!

        他这番话说的在场众人不无点头赞同。

        这世间,几乎是再也找不出另一个族类,能够与中原之民相比了。

        朱允熥这时又道:“在广西以南那边,更是有着数不尽的土地,只要撒上一把种子,无需精耕细种,等到时节到了,便能收获数不尽的粮食!”

        “当真如此!”

        “果然这般?”

        “你所言不假?”

        粮食,对中原人来说,下至黎民百姓,上至皇亲贵族,都有着一众无法描述的吸引力。

        当朱允熥一说到安南那边的物产是何等丰富的时候,在场几乎没有人不倒吸一口凉气,纷纷露出质疑。

        朱允熥重重的点着头:“千真万确,允熥在诸位叔父面前,不敢有假。”

        就连原先还与朱允熥不对头的豫王朱桂,这时候都忍不住道:“你且细说!”

        朱允熥说道:“就在广西布政使司南边,从交趾到老挝、车里、木邦、八百大甸、缅甸、孟养、底兀剌、大古剌等地,大半的土地都可做到一年三熟!”

        一年三熟!

        又是让在场的大明洪武诸皇子们,倒吸一口凉气。

        天老爷的,一年三熟啊,那得多出来多少的口粮啊!

        朱权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允熥,他们竟然这般的富有?”

        朱允熥却是冷笑一声:“他们很贫穷!即便占据如此肥沃,他们仍然吃不饱肚子!”

        “啊?”即便是沉稳如朱权,也忍不住求解道:“为何那边物产如此富饶、天公如此作美,还饥不果腹?”

        “懒!”朱允熥哼哼着:“他们情愿跑到树上摘果子吃,也不愿意去耕种田地。”

        最小的小二十三朱桱亦是一脸的不解,摇头晃脑,可可爱爱道:“允熥,他们为什么不干活啊?父皇整日里都说,做人最讲究的就是勤快了。”

        朱允熥不由笑出声,身后在胸前比划了一下,又觉得有些不大附和,手掌向下一压,便到了自己的腰间。

        “说起来,二十三叔可能不知道,那边的人大抵高不过咱们腰间。整日里懒散成性,趴在树上寻食,倒像是猴子一般。”

        猴子的话题,逗得几个小的呵呵不停的笑着。

        朱权见朱允熥描述的那片土地上的人,竟然是如此的暴殄天物,不由摇头叹息道:“世间竟然当真有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只是可惜了……那片土地不是咱大明朝的!”

        他这么一说,其他几名已然封王,将要就藩的皇子连连点头。

        “若我大明能得此等一年三熟之地,我大明官仓当如汉文景之治,仓禀富足,钱钞腐朽。”

        “恨不是我大明地!”

        “……”

        一连串的,几名年长皇子亲王,纷纷捶胸顿足,满脸痛惜,懊恼不已。

        朱允熥这时却是轻轻一咳,脸上露出些许的不好意思。

        引来众人的注视后,朱允熥嘿嘿一笑,面不红心不跳的。

        “诸位叔父,若我辈于今日打下这些地方,于后世人而言,岂不就是寰宇之内自古皆为汉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