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皇孙一心一意皆为大明

第三十四章 皇孙一心一意皆为大明

        “启禀父皇,儿臣愿请旨改封南疆,亲领大军,为大明收复故土,永镇地方!”

        以大明宗室十三子朱桂为首,其下十四子朱楧、十五子朱植、十六子朱栴、十七子朱权合共五人,站出身来,躬身抱拳,面向朱元璋发出请求。

        五位皇子请求皇帝改封南疆,永镇地方!

        一时间,竟是连着朱元璋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不已。

        南疆那等蛇蝇无数、崇山峻岭、瘴气弥漫的地方,自古便是流放犯官罪民的去处,等闲人若是被封官岭南一带,便几乎等同于贬黜。

        而大明朝的宗室,自有皇明祖训以来,除却已经分封北边为大明镇守边疆的诸位塞王以外,余下都是封国富饶之地。

        今日这是怎得?

        大明朝的宗室们,竟然抢着要改封去南疆那等无人问津的地方。

        朱桂五人开了口,几个小的亦是不甘示弱,纷纷嚷着要朱元璋也将他们给封到南疆去,也要为大明收复失地。

        这是穷兵黩武,这是要推行以武治国啊!

        刘三吾心中大呼不妙,当下开口:“陛下,囯以社稷黎民为重,百征百战之囯,未曾见有常胜。我大明立国二十有四载,陛下艰辛创业,此时正是大治天下之时,若南北同征,国库艰难,百姓受累,我大明盛世远去也!”

        今日跟随朱元璋而来的户部尚书赵勉,见刘三吾开了口子,立马抱拳上前:“陛下,朝中连连北征,国库捉襟见肘,然有陛下掌社稷山河,方才勉力维系。若此时再开征南疆,恐国力难以维系。”

        见两人接连反对。

        朱允熥赶忙开口:“爷爷,孙儿知晓此时我大明北征不断,元人亦是务必尽数驱离。收复南疆故土,如今确也不急于一日。十三叔等人,忠心大明国事,敢为人先。乃我大明宗室之表率,乃天下万民之楷模,当鼓励以。”

        如今他收割了将门的支持,又有方孝孺这位士林大儒作为先生。

        若是现在再将宗室的这些好叔叔们给收入囊中。

        朱允熥这时候终于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朱元璋身后的朱允炆。

        朱允炆看了一眼身前的皇爷爷,旋即走了出来:“皇爷爷,南疆距应天路途遥远,我朝若要用兵,支援必定缓慢,辎重开拔艰难。便是国库充盈,用兵辎重,只怕也有过半要耗费在路途之上。如此这般,入不敷出,恐怕朝廷会愈发艰难。”

        说着他微微侧目,扫了一眼不远处的朱允熥。

        眼神之中,暗带讥讽。

        终究是年轻啊,不懂得朝政如何艰难,光凭着一腔热血,皇爷爷能打下这座大明江山?不考虑这些实际的问题,便要行穷兵黩武之事,当真是可笑之极!

        朱元璋斜眼扫向朱允炆,心头一阵雾水。

        这是自家皇孙?

        竟是如此……

        像极了这帮整日里哀嚎穷兵黩武的老儒了!

        心里想着,朱元璋又扫向一旁的刘三吾。

        “今日之事,诸皇子忠心国事,悍勇有加,朕心甚慰!”

        “皇孙允熥,一言一行,一心一意皆为大明社稷着想,咱欣慰不已!”

        朱元璋当下开口,便是将朱桂等人与朱允熥都给夸奖了一番,而后话音一转:“然诸子与皇孙尚未成年,不可妄议朝政国事,当以本务为要,勤学多问,待日后替咱守住大明江山社稷。”

        说着话,朱元璋看向在场的诸位朝臣:“今日不过是宗室小儿们的闲谈,论不上国家之事。”

        不是国事,只是闲谈。

        若是传扬出去,那就是嚼耳根子了。

        刘三吾见皇帝算是没有被鼓动着,要在北征之后再开南征,心中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户部尚书赵勉等人也是松了一口气。

        朝廷年年战事不断,头一回北征刚停下,下一回的北征就在筹备之中。

        年年如此,他这个户部尚书当得是劳心劳力。

        何不如大伙都关起门来,在这应天城里头梳理天下,休养生息的好。

        “儿臣恭送父皇。”

        “孙儿恭送爷爷。”

        等到朱允熥抬起身来,朱元璋已经是带着人渐行渐远,消失在大本堂前。

        现场,便只剩下了他和一帮叔叔们,还有方孝孺领着的几名大本堂先生。

        朱允熥赶忙上前,欲要托付方孝孺,却是被对方笑着摇头止住。

        “为师还未曾老到走不到的地步,且入大本堂,今日开课!”

        朱允熥笑了笑,恭敬从命:“学生晓得。”

        一行人,直到此刻方才一一入了大本堂。

        落在最后面的朱允炆,这时候只觉得气冲天灵盖。

        朱允熥今日如此胆大包天,鼓动着宗室里的叔叔们,要行穷兵黩武,征伐南疆的事情。

        皇爷爷竟然就这般轻轻拿起,轻轻放下。

        最后竟然还说他朱允熥是一心一意皆是为了大明!

        当真是岂有此理,世间何曾有过这般道理!

        如今,这方孝孺素来以士林新起大儒著称,竟然也着了他朱允熥的道,二人之间好似隐隐是在以师徒相交!

        朱允炆愈想,心中愈是郁郁不得志,恨不得一刻钟也不待在这大本堂里,只想寻一快活地,让自己放空一切。

        众人到了大本堂里分坐。

        方孝孺看着眼前的诸位皇子皇孙,心中亦是泛起了别样滋味。

        想来,自己今岁入京不过是访友而已,却不想竟然是稀里糊涂的入了宫廷,成了宗室大本堂的先生。

        他看向依着个子,坐在中间位置的朱允熥。

        却是放下了手中准备的课本,面向此间学生,开口发问:“先前,诸位皇子请旨改封南疆,皇孙也言我大明宗室当封国南疆。尔等所思所想,从何处出发,可否与我说来?”

        他是赞同大明朝的宗室藩王,封国在边塞之地,而非中原富饶之囯。

        若不然,如今朝廷和陛下或许可以控制这些宗室藩王,但往后呢?

        藩王于封国,权柄几乎超越朝廷,若是多出几个穷凶极恶之辈,那便是天下百姓的祸事。

        加之,宗室一旦就藩,其封国的产出,几乎都要供养藩王,朝廷等同于颗粒无收。越是往后,只怕朝廷收到的钱粮也就会越来越少。

        只是,他对大明征伐域外之事,虽不如刘三吾那等顽固,却也有些迟疑。

        国之大事,当警惕兵事。

        朱允熥笑了笑,他知晓方孝孺这番话,其实是问自己的。

        与其让朱桂他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倒不如是自己来解释清楚。

        “先生,学生想先问一句,先生以为土地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