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写给四叔的信

第三十九章 写给四叔的信

        朱允熥随着朱标一路回了东宫。

        太子爷的言语之中,多有含义,几度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是掩饰在了一声声并不那么自然的笑声中。

        等到朱允熥拜别朱标,回到自己寝宫别院的时候。

        刚一走进宫苑内,便见彩蝶和彩莲两人站在寝宫门口,不时的张目抬头看向屋子里面。

        朱允熥上前询问:“怎得?”

        目光看向屋子里,只见一伙宫娥太监,正动作麻利的在屋子里将自己的被褥收拾打包起来。

        一床泛着宝玉之色的绸缎锦被,崭新的铺在了床榻上。

        有些肉肉的彩蝶小声道:“殿下,是娘娘那边的人。”

        朱允熥目光一缩:“他们这是要作甚?”

        彩蝶压着声音道:“他们说,是娘娘觉着如今天气愈发的热了,特意为殿下送来了这什么冰丝被褥。至于那些旧的,便带出去丢了。”

        “换新的?”

        朱允熥不解的嘀咕了一声,又朝里面看了一眼。这时候从吕氏那边过来的人,已经将原先的被褥打包好了,几个人抬着抱着,向着外面走来。

        “三爷。”

        走在最前面的年长太监眉目带笑的低声说着:“娘娘说,眼看着要入伏了,三爷自小怕热,今年便提前赶着日子,为三爷换了新被褥,旧的奴婢们便带出去扔了。”

        朱允熥点点头,对吕氏忽然的大献殷情,一时无解,挥挥手:“有劳母妃惦记,你们且去吧。”

        赶走了吕氏派来的人,朱允熥又让彩蝶彩莲两人去弄些茶水过来,自己便到了书桌前。

        自从来到大明朝,成为朱允熥之后,他这些日子几乎就没有喘息的时候。

        赶走黄子澄、获得出宫学习兵事的机会、与将门碰面、获得方孝孺的效忠,一样样下来,走到今日。

        他终于是开始了第一次对大明这个中原最无可挑剔的正统改造。

        土地改革。

        在如今这个时代,土地是维系着万事万物的根源。

        也正是因此,朱允熥才会直接抛出这个巨大的命题。

        毕竟,现在海外的大洋上,除了巨浪巨兽,人类的踪影几乎少见。

        而占据这个世界三成的土地,除了大明几乎都处于混沌愚昧的蛮夷状态下。

        土地就在那里,大明不去占领,自会被那些后起者抢夺。

        殖民的观念对于如今的大明来说是先进的,以至于朱元璋和朱标都含糊不清,不曾明确的表露心迹。

        这让朱允熥第一次有了无法掌控的感觉。

        手中握着墨笔,看着空白的纸张,朱允熥思绪飞转。

        殖民只能解决未来资源争夺的问题,但内部的土地改革,时至今日朱允熥都未曾提出。

        少顷。

        他提笔运墨,笔触轻轻的在纸张上滑动着。

        “摊丁入亩。”

        “官绅一体纳粮。”

        “商税改革。”

        几条得到过验证的改革措施,被朱允熥一笔一划的写下。

        看着眼前的字迹,朱允熥轻出一口气。

        故人常说,攘外必先安内。

        对这一点,朱允熥深以为然。

        不论未来大明朝在外开疆拓土多少万里,根本还是中原这片祖宗之地。

        若是内部不能政治清明,不能官员清廉,百姓富裕。

        那雄踞整个地中海,将其视作内湖的罗马帝国,也不会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

        然而,这几项措施,皆是操作之时稍有不慎,便能致使大明社稷动荡的改革举措。

        朱允熥眉头微微皱紧,伸手将这张纸抓起,团在手心,随后浸没在一旁的砚台中。

        看着纸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吸吮着墨汁,直到整张纸都变得乌黑,他才收回视线。

        老爷子要他梳理誊写有关殖民之策呈上去,此事倒是不急。

        眼下,他要给老四叔写封信。

        再次提笔,朱允熥低声念道着,手上游龙起舞。

        “四叔亲启。”

        “侄儿允熥于应天城遥拜。”

        “四叔离京返北已有旬余,侄儿常思之,念及四叔奏请爷爷应允侄儿出宫学习兵事,侄儿感激不尽。”

        “……”

        洋洋洒洒,转眼间,朱允熥便已写满了好几张纸。

        手中捏着最后一张纸,他低头微微张嘴,轻轻吹出气,拂过墨汁尚未干透的纸张。

        置于一旁,等到字迹干透之后,方才封入信封内。

        “孙成。”

        一份家书写完之后,朱允熥眉宇之间忧虑尽散,一团英气浩荡。

        亲军羽林卫小旗官孙成,赶忙应声从外面走了进来。

        到了朱允熥面前,抱拳喝声:“三爷!”

        朱允熥手捏信件,举手递出:“派了人,将此信送到北平,亲手交到四叔手上!”

        孙成接过了信件,却是面带迟疑。

        依着大明朝的规矩,宗室之间不得私下勾连,更不得互通书信。

        就连藩王若要与朝廷联系,也是要按照规矩,写好了奏章送入应天城说话。

        朱允熥这番举动,明显是违反了规矩的。

        孙成抬头打眼看着他,有些不得其解,三爷应当是知道这条规矩的,却为何偏偏还要自己去做。

        朱允熥一瞪眼:“让你去办,便去办。你在怕什么?”

        孙成张张嘴,有苦说不出。

        若是最后陛下知晓了,那怒火或许不会降到三爷的身上,但必定会降到他的身上。

        见孙成仍有迟疑,朱允熥沉声道:“你是我的人,出了事,我替你担着!”

        咱是三爷的人了!

        原本心中还有些迟疑的孙成,深吸了一口气,瞪大了双眼盯着朱允熥。

        他重重点头:“属下这就去安排,定然将此信,完好无损的交到燕王殿下手上!”

        说着话,他便将信件放进了胸前贴身的地方,转身龙行虎步的离去。

        看着孙成离去的背影,朱允熥却是微微一笑。

        想必要不了多久,老爷子便会拿到自己写的那份信了吧,只是任凭老爷子如何想,都不会想到自己仅仅只是单纯的给老四叔写一份信。

        ……

        中极殿里,正准备用些汤羹,开始进入夜战奏章状态的朱元璋,看着锦衣卫指挥使蒋瓛拿到自己面前的一份誊抄的书信和原件,看向对方询问着。

        “这是允熥写给老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