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年少慕红颜

第四十四章 年少慕红颜

        屋内的朱允熥和解缙二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屋外。

        朱允熥微微一笑:“歌舞欢娱嫌日短,故烧高烛照红妆。”

        他拉着解缙的大袖,两人走向外面廊下栏杆处:“想必是这教坊司中,那鼎鼎红的艳娘献技至高潮处了。”

        解缙微微颔首,细瞧了朱允熥一眼,忽觉这位宗室皇孙竟然也是位风月众人。

        他投目看向院中凉亭处,只见一袭浅绯黛绿正翩若惊鸿,伴着乐声起舞。

        虽未见全貌,却已平添半城风流韵味。

        解缙低声附和:“锦帐鸳鸯,绣衾鸾凤。古往今来文人墨客,王公贵族,无不着迷此道。”

        老解现在有没有老婆?

        朱允熥面带笑容,悄悄的看了解缙一眼,倒是不记得这位英才青年的婚配情况。

        他仍是拉着解缙不松手,带着对方就往凉亭处走去。

        二人一边走着,朱允熥嘴里念道着:“一种风流千种态,看香肌双莹,玉箫暗品,鹦舌偷尝。”

        这时,两人已经是到了凉亭前,周遭满是满色涨红,高举双手不断喝彩的看客。

        朱允熥淡淡道:“若是兄长有意,我安排,今日这艳娘自是要与兄长长叙一番风流长短。”

        说着话,朱允熥已经是看向凉亭处。

        在那乐班之中,如今名冠应天的艳娘,一头乌发披着双肩,略显柔媚,好一副江南女子恬静、婉约的味道。

        洁白如玉的肌肤如同刚刚煮熟剥开的鸡子,双眼闪动着仿佛正在言语一般,凭着舞步,微微扬起的嘴唇,勾勒出一抹完美的弧度。

        盈盈一握的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杨柳般婀娜多姿,樱唇不点而赤,娇艳欲滴。

        对于早已见多识广的朱允熥来说,便是眼前这位艳娘,也当得上一声夸赞。

        就连一旁的解缙也已看得有些入了迷,听到朱允熥在耳边说起,能让此女与自己诉一番风流长短,脸颊不由一红,赶忙收回视线,看向四处。

        随即面带紧张,低声道:“殿……三爷万不可如此!君子持重,虽年少而爱慕红颜,却不可沉迷此间。古往今来,有多少英雄豪杰,是因为此等风流之事,而误了江山社稷之大业!”

        朱允熥瞧着解缙脸上那紧张兮兮的模样,总觉得对方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昔年纣王酒池肉林那些故闻,给拿出来说教。

        他又瞧了一眼凉亭下再次舞到高潮的艳娘,手握玉足,身姿成弓,一时间雪白肌肤袒露于无数道热火似大日的看客眼中。

        朱允熥收回视线,看向解缙,幽幽道:“大绅兄不觉此女极美?”

        解缙回头看了一眼亭中高潮已歇,舞姿将停的当红花魁艳娘,喉头无声一动。

        朱允熥微微一笑:“弄晴莺舌于中巧,着雨花枝分外妍。玉谿生这首词,可谓是道尽了红颜之好,大绅兄当真不试试?”

        解缙此时好不尴尬,总觉得朱允熥将李商隐的这首诗,给解读错了。

        但若是细想之下,却又总觉得并非没有道理。

        那厢,一袭裙带飘摇的艳娘,舞得已是满头大汗,轻擦香汗,提着裙边,就往这边走来。

        如此近观美人的机会,引得周遭看客瞬间挪动,人群不由自主的向着走下凉亭的艳娘移动过来。

        那艳娘早已习惯了眼前这般光景,低声喘息着,面带笑容,示于众人阅。

        待看到朱允熥和解缙处,脸上微微一动,脚下加快便到了近前。

        等到了二人面前,在朱允熥和解缙不解的目光中。

        顶着满头香汗的艳娘,已然轻提裙带,弓腰福身:“妾身见过解翰林。”

        解缙是翰林学士,被人以官职相称,乃是平常之事。

        倒是让解缙迟疑起来,目光疑惑的看向香汗淋漓的艳娘。

        一旁的朱允熥眉头一挑。

        有东西!

        这时还未等朱允熥、解缙二人开口说话。

        艳娘已然开了开口:“妾身常听闻,解翰林待家中嫂嫂,相濡以沫,常做那闺中画眉之事,真叫妾身羡艳。”

        周围的看客,原本还想着,今日能与这教坊司中的艳娘说上几句话,如今瞧着听着对方似乎与那翰林搭上了话,心中纷纷失落不已。

        却也不失风度,挥挥手,自是各去寻那多的是的莺莺燕燕。

        解缙面上有些涨红,拱拱手:“姑娘抬举,在下当不得姑娘如此称赞。”

        艳娘举手掩唇,双目弯如月牙,眉目之间尽是笑容。

        目光却是循到了朱允熥身上。

        “不知这位公子是……”

        解缙见艳娘终于不再提及自己,心中不免松了一口气,赶忙解释:“这位是……朱三公子。”

        皇孙的身份,在教坊司这等地方,自然不能随意泄露。

        至少在皇孙还没及冠之前,少些出入风月之地的闲言碎语要好。

        艳娘见解缙这般含糊解释,只当朱允熥是那等王公大臣,乃至是开国勋贵家的子弟。

        于是,脸上笑容更盛,又是福身行礼:“妾身见过公子。”

        她知晓解缙之名,乃是这位翰林时常与好友聚于教坊司,因着对方不似那等色中老手,去那秦淮河畔行皮肉之事,又有少年神童之名,方才让她多加留意了些。

        似这等清贵翰林,若是能为她作诗一首,定是能叫自己如今名气更上一层。

        有了名,要做甚?

        自是寻以好人家,做那闺中美娇娘。

        艳娘看着眼前的这位朱三公子,美目楚楚动人,满脸柔情似水。

        能被解翰林叫上一声公子,自然是身份不低的。

        若是……

        想到这里,艳娘又是上前一步,几乎是到了朱允熥的眼前。

        “不知公子能否赏脸,奴奴近日新学了一曲,能得公子指点。”

        朱允熥目聪耳明,心中知晓此女之意,亦是面露笑容,淡淡问道:“如何指点?”

        “奴奴院中这几日进了些钱塘新茶,可为公子煮上一杯清香,奴奴奏乐,公子品茗指点。”

        喝茶?

        有茶气了!

        朱允熥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已经是欲言欲止的解缙:“想起家中还有事,姑娘那茶香,在下恐只能来日另寻时辰,品鉴一番了。”

        说着话,他便想解缙使了一个眼神。

        解缙了然,当即插入到两人之间,抱着拳开口解释告辞。

        方至门口,那先前的小厮却是拦住了两人。

        朱允熥仓促不解,看向小厮:“何事?”

        小厮从兜里伸出手,手指相合轻轻一搓。

        要钱。

        朱允熥按住解缙要掏钱的手。

        他方才想起还给孙成落在了教坊司里:“你且去寻我那护卫来。”

        小厮点点头,也不怀疑朱允熥会逃单,进了院中。

        少顷,便见孙成双目生光,走的是四平八稳到了外头。

        看到朱允熥和解缙候在外面,孙成也不多言,从话里掏出一块牌子,亮在小厮面前。

        顿时便让小厮脸色一变,连连口出吉祥,一路送着朱允熥离开教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