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咸菜饭

第四十五章 咸菜饭

        三人离了教坊司,由城东往城中方向走去。

        大抵是解缙快要到家门口了,他停下脚步,面带感激的看向朱允熥。

        解缙很郑重,双手抱拳,躬身辞别:“解缙得皇孙赏识,乃缙之福分,不论前途如何,缙以皇孙马首是瞻,效犬马之劳,共图壮志。”

        朱允熥满脸笑容,伸出一只手盖在解缙抱着的双手上,紧紧的握着,重重一摇。

        “大绅兄言重,允熥期望来日能与大绅兄坐看大明盛世煌煌!”

        望着解缙离去,消失在人群之中。

        朱允熥背手而立,静静的看着街道上的人群,从身边穿行而过。

        应天城虽然并无横平竖直,豪气壮阔的布局。但却也因此,平添了一份乡土百姓的烟火气息。

        朱允熥转过身,向着皇城的方向迈出了脚步,他走的很慢,孙成也就静静的跟在后头。

        这时朱允熥轻声道:“解缙似乎是个惧内的?”

        他想到先前在教坊司里,那艳娘到了解缙近前,惹得解缙一顿挠头抓面的模样,便是觉得有些好笑。

        孙成脚下平稳,目光不时的扫向两侧的行人,警惕着可能的危险。

        听到皇孙问话,他不免一笑:“似是如此,解翰林与夫人相濡以沫,如今家中更是添了孩子,倒也未曾听闻在外有风流之事传扬出来。”

        朱允熥笑着点点头,却是看向孙成,面露狐疑。

        一直看到孙成心底发虚,低声询问:“三爷?可是属下说错了话?”

        朱允熥摇摇头,有些不解道:“你先前在教坊司里未曾喝酒?”

        美酒配美人,正常人哪能抵得住。

        倒是如今,看着孙成脚下扎根,四平八稳的模样,让朱允熥有些不解。

        难道这厮还修炼了什么秘法?

        孙成挠挠头:“三爷赏赐开恩,属下不敢辞,心里却还是有着计量,不敢误了三爷的事。”

        这是懂事的人!

        朱允熥眼底滑过一丝赞许,忽有想起当初与孙成一起调入东宫充任皇孙护卫的另一位亲军羽林卫小旗官张志远来。

        他脚下漫步,嘴里低声说道:“那张志远,你平素可有来往?”

        孙成一时不知皇孙意欲何为,心生警惕,以为皇孙是觉得自己嘴巴不严,做事不秘。

        当即抱拳沉声解释:“属下素来只知为三爷办差,空闲下来便是领着兄弟们操练武艺,与张小旗平日里少有来往。”

        说着,孙成微微抬头看向朱允熥,观察着皇孙的表情。

        然而朱允熥听着这话,脸上却是露出失望,摇头引导着:“往后,可与他多多来往,你们都是亲军羽林卫出来的,如今又都在东宫当差,总是要比旁人更亲近些。”

        说着,朱允熥又补充道:“若是平素花销的多了,可去彩蝶那里支取。”

        说到这里,朱允熥目光大有深意的盯向孙成。

        孙成心中当下一沉,亦是明悟了大半。

        皇孙要他支取钱财,与张志远多多亲近,还能是为了何事。

        他默默点头,将此事记在心下。

        对于孙成来说,原本被调入东宫,他以为自己将会成为替宗室贵胄游街开路的爪牙。

        然而如今他在朱允熥身边已有多日,虽然皇孙从未与他交代过什么明明白白的事情。

        但便是这些日子跟在皇孙身边的所见所闻,便能让孙成看出,自家这位皇孙乃是位胸有沟壑、怀有大志的人。

        先是将门,而后那位方希直先生,又有宗室诸位皇子面前的亲情笼络,再到今日忽然……

        可以用收服来总结,那位年少有名的翰林学士解缙。

        他身为宗室皇孙,若无大志向,又何必布局如此之多!

        想到这里,孙成便是心头一热。

        抬头看向已经走在前面,好一副闲情逸致,游街观赏的朱允熥。

        机会就在眼前,自己孙家的前途就在自己的手上!

        孙成心中一番思虑之后,似是自我肯定的点着头,随后跟上了走在前面的朱允熥。

        这时的朱允熥,便如同那无所事事的富家公子走在街上,漫无目的。

        耳边听着街边的百姓,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着这座大明京师的蜚语流言。

        “听闻西城那边曾家的小娘子,叫什么来着……”

        “曾颖!”

        “啊对对对对!就是这位,那可是玩的别样花呀……”

        “怎说?”

        “我只是听闻啊,这位小娘子在家中,从门房到后院的伙夫,私底下尽是夜夜笙歌,好不快活。”

        “啊?”

        “这还不算,他们家那些门房伙夫,更是时常乘着当家的不在,便会带着外头的人进到曹家,与那曹颖昏天黑地的忙活。”

        “这这这……”

        “这岂不是万人可骑?曹家老爷子难道不知?”

        “哼哼……谁知道曹家老爷子是不是也……”

        一阵暧昧的低笑声响起,聚在一起的闲人们,脸上纷纷露出男人皆懂的表情。

        朱允熥脸色微微一变,心底泛起一阵恶心。

        当即加快脚步,离了这群窃窃私语的闲人,未几却是停在了一处香气四溢的摊位面前。

        守着摊位的是位老人,脸上带着一道刀疤。

        再看老人面前的摊位,一口大锅坐在大灶上,里面是灰黄色的米饭混着咸菜根和少许炼的晶莹剔透的肥肉。

        老人见朱允熥停在面前,当即起了身,躬着身子道:“咸菜饭,公子定是吃不惯的。前头张记的糕点在这片算得上一绝,公子可买些带回府上分食。”

        竟然不做生意。

        朱允熥摇摇头,招呼着孙成走了过来。

        “咸菜饭?”

        孙成看了一眼老人的摊位,面有惊讶,再看老人脸上的刀疤,心中更是一惊:“老丈可是在军伍里打拼过?”

        老人摇摇头,摆摆手,脸上有些憧憬回忆,却很快就被那沧桑的褶皱掩住。

        朱允熥心中微微一叹:“老丈,来四碗,我带走。”

        老人诧异的看向朱允熥,正欲再行推辞。

        一旁的孙成开了口:“老丈,便听我家公子的吧。我家老太爷,当年就是吃着这口咸菜饭走过来的。”

        老人脸色又是一变,多了些激动,再看朱允熥时,眼中的表情就好似是在看自己的后辈晚生一般。

        他连连点头,手上也是忙活了起来:“好好好!都还记得就好!”

        说着话,老人分了四口陶碗,手上用力压得严严实实满满当当,也不顾这四只碗能否送回来,一并包了送到孙成手上。

        “糙,吃的慢些,如今日子好了,自是要过的精致些。”

        孙成嘴里答应着,一手接过包好的咸菜饭,一手掏出一枚碎银塞在了老人的手里:“碗就不还了,收好,莫别瞧见,莫要丢了。”

        老人还要推辞,孙成已经是退出去好几步,看向面色深沉的朱允熥,两人头也不回的便混进了人群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