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自家的地盘要什么规矩

第四十七章 自家的地盘要什么规矩

        朱元璋瞧着孙成手里提溜的咸菜饭有四份,便知道这是还有太子爷的份。

        被骂了一句的孙狗儿,赶忙躬身从孙成手上也取了一份。

        他正要送去中极殿,给太子爷品用,却见朱元璋已经是打开了包裹,端着碗,仍是大马金刀的坐在皇极门门槛石上,就要张嘴扒拉。

        赶忙又是停下脚步,一脸别扭的笑声嘀咕着:“陛下……这是皇极门……”

        哪有皇帝端着饭碗,坐在皇宫门槛石上吃饭的事情。

        孙狗儿说完之后,胆战心惊的探头瞧着皇极门内外,唯恐皇帝的这番举动被前朝那些御史们瞧见,到时候那帮大臣必然不敢说陛下的不是,但指定要弹劾自己未曾进谏劝阻陛下的君王举止。

        朱元璋一瞪眼,不满的瞪着孙狗儿。

        在孙狗儿惶惶不安的注视下,他从孙成手中又取了一份拍在朱允熥的手上:“这是咱家的地盘,咱在自己门口吃个饭咋了?”

        说着,朱元璋看向朱允熥:“你太爷爷那一辈,你太奶奶做好了饭菜,他老人家就端着饭碗,坐在自家门口,看着外头的庄稼地,吃着饭,甭提多香!”

        “如今咱家的地多了,房子大了,又如何?”

        “还不都是咱自家的地盘,在自家门口吃个饭,要甚规矩!”

        “吃!”

        说着话,朱元璋竟然是霸气侧漏的扒拉着碗里的咸菜饭,大口大口的送进嘴里,眨眼间已经是满嘴的油光。

        孙狗儿看得是两眼发直,陛下这是要他的狗命啊!

        踮着手,颤着腿,孙狗儿低头看着被自己捧在怀里要送给太子爷的咸菜饭,咬咬牙,只能是转身向着中极殿跑过去。

        这厢,朱允熥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是随着老爷子后面,有一口每一口的扒拉着碗里的咸菜饭。

        那头,朱元璋大抵是吃噎着了,伸直了脖子,半响的功夫才长出一口气。

        “还是这个味道对!”

        “当初徐兴祖那厮在宫中掌膳,倒是常做着咸菜饭给咱吃。如今他儿子接了任,说甚都不愿给咱做这菜。整日里说甚,皇帝即便节俭,也不能失了体面……没味道!”

        徐兴祖是跟了他几十年的老厨子了,从未辱骂过一句。

        洪武十一年,晋王朱棡就藩太原,朱元璋将徐兴祖赏给晋王作为厨子,却不想朱棡因怒抽了徐兴祖一鞭子。

        回头就被朱元璋给下旨申斥了一番。

        朱允熥听得津津有味:“膳,立命也,非操膳其事者不得其精。掌膳者,事关紧要。”

        他说的还是洪武十一年,朱元璋知道晋王鞭打徐兴祖后,下旨申斥的内容。

        朱元璋嘿的一笑:“咱就是说说,徐家忠孝,他们作甚咱就吃甚,今日算是换个口味,追忆一番过往。”

        说着话,朱元璋瞧了一眼还拎着最后一份咸菜饭,站在一旁的孙成。

        “吃吧,你手里那份,定是你家三爷留给你的。”

        他慧眼识珠,哪里不知道这多出来的一份是何用意。

        那头被皇帝点到的孙成,当即面露惶恐,提溜着最后那份咸菜饭躬身抱拳。

        朱允熥笑着道:“吃吧,就是留给你的。”

        孙成抬头,又是望望朱允熥,又是看看朱元璋,嘴里谢着恩,这才小心翼翼的提着咸菜饭,躲到皇极门角落里,不敢坐下,只蹲着身子抱着碗,小口小口的吃着。

        朱元璋敲得心情舒畅,看向朱允熥:“你小子会做人了,知道手下人要推心置腹以诚相待,咱就放心了。”

        朱允熥笑着,露出一抹少年心思被看穿的笑容。

        朱元璋又是嘿的一声:“说起来,瞧这场面,若是算起来。咱爷俩便是当年孤庄村那刘财主,他孙成便是咱家的佃农了。”

        朱允熥赶忙开口:“爷却非那为富不仁的刘财主,爷爷创大明,御极二十四载,天下赡养老人、抚育幼小。放在民间,那就是铺桥修路,开仓放粮的良善人家了。”

        朱元璋满脸的笑容,点着头:“还是咱孙儿会说,咱自然不是那该死的刘财主能比的,那厮就是个狼心狗肺,一肚子坏心肠的贼老财!”

        这时。

        去中极殿给太子爷送饭的孙狗儿,已经是赶了回来,手里还顺带提着茶壶茶杯。

        到了皇极门下,一边倒着茶水一边笑容满面道:“陛下,太子爷说了,您与皇孙吃着咸菜饭,定会口渴,特让老奴带了茶水过来润口。”

        朱元璋点点头,将碗底最后几粒米饭扒拉干净,接过孙狗儿送来的茶水,一饮而尽。

        “太子爷吃完了?”

        孙狗儿回道:“太子爷说一粒一粟皆为百姓汗水,定不辜负。”

        朱元璋这才满意,转头看向朱允熥。

        朱允熥一个激灵,赶忙加快速度扒拉着手中的饭碗,几下便将余下的饭菜吃完,鼓囊着嘴巴从孙狗儿手上要来了茶水。

        孙狗儿看着朱允熥的模样,笑吟吟道:“皇孙慢些,莫要噎着,茶水管够。”

        朱元璋坐在一旁,也是看得喜笑颜开。

        从一佃户出身的他,除却看到天下风调雨顺,大抵只有看着自家儿孙大口吃饭的模样,才会心情舒畅。

        见朱允熥吃完了饭喝完茶,拿着衣袖抹嘴,朱元璋又是哈哈大笑。

        忽的,只见朱元璋止住了笑声,幽幽的看向朱允熥:“今日是在教坊司与那解缙吃酒?”

        “恩。”

        刚吃饱肚子的朱允熥,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点着头,然后双眼一直,诧异的看向眼角夹笑,表情暧昧不清的老爷子。

        “恩……?”

        看着嘴里还余着饭,嘟囔咀嚼着的朱允熥。

        朱元璋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长大了呀!按照咱们孤庄村的习俗,孩子长大了,就要成家立业了,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能看中你这混小子!”

        朱允熥直愣愣的噎了一下,瞪大了双眼看着忽然话题突变的老爷子,迷茫的眨着双眼。

        倒是一旁的孙狗儿面满的红光,顺着皇帝的心意说道:“皇孙纯孝仁德,英武不凡,只怕陛下这边放出风声,回头满朝文武公卿家小小姐们的生辰八字,就要将陛下的案头给堆得望不顶了。”

        朱允熥终于是将嘴里的饭给咽进肚子里,低呼一声:“爷爷……”

        朱元璋一挥手:“咱当年家里没钱,打单二十有四年,方才娶了你奶奶入门。

        创了大明,咱家有条件了,你老子十六就娶了你母妃。

        如今你也十四了,该先定下门亲事才好,总不能让外头那些好姑娘都进了别家的门!”

        说着,朱元璋已经是沉吟了起来。

        像极了在盘算朝中哪家的姑娘,配得上自家的乖孙子。

        ……

        求月票、推荐票!

        求追读,这个最重要,新书期推荐全看追读,希望大家不要养书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