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宫中要唱戏了

第六十一章 宫中要唱戏了

        想到老二叔秦王朱樉的事情。

        朱允熥小声开口:“爷爷,二叔他……”

        朱元璋哼哼一声:“你也要学你爹,替那混账玩意求情?”

        “二叔终究是爷爷的血脉……”朱允熥说着话,小心的看向老爷子:“即便犯了错,爷爷大可从外头叫回家来,不论想要如何处置,但事后总是还要二叔为家里做事的。”

        他这是顺着老爷子先前说若是朱家还是凤阳一佃户的话说下来的。

        事事言及家里,处处提着家事。

        这是摸着老爷子这会儿忽然的孤寂和泛滥起来的亲情在说话。

        朱元璋明显很是享受,面上却是不忿:“要他做事,咱家迟早被他这混账玩意给败光了!”

        朱允熥笑了笑:“都是自家人,便是打过骂过,回过头还是亲亲的一家人,就算二叔回头办不好事,坏了民心,大抵不过是叫二叔往后难插手百姓之事就好了。”

        听到这番话,朱元璋蹭的一下就从躺椅上做了起来,目光如炬的盯着朱允熥,表情显得颇为郑重,几乎是一字一句的问出来:“你当真是这样想的?”

        自己怎么想这时候还重要吗?

        最重要可不就是要您老爷子这样认为嘛。

        朱允熥露出笑容,点着头道:“一家人也说不出两家话来,打断了骨头连着筋,伤了亲亲家人的血脉之情,孙儿觉着自己是做不出来,想来爷爷也是做不出的。”

        前唐李世民的事情,后世的历朝历代,谁家不是耳提面命的,谆谆告诫自家后人莫要学习。

        朱元璋盯着朱允熥好一会儿,方才露出笑容:“好好好!你是个好孩子!”

        朱允熥笑了笑,老爷子这会儿颇有些如释重负的模样,让他不由放下心来,暗自长出一口气。

        这是,朱元璋却是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幽幽说道:“你前番在东宫莲池落水的事情,咱叫了蒋瓛去查。”

        说完之后,朱元璋继续目光盯着朱允熥端详着。

        朱允熥微微一笑:“不过是个意外而已,孙儿如今可不是活蹦乱跳的。”

        朱元璋叹息一声,深深的看着朱允熥:“蒋瓛报与咱知晓的,也是如此。想来,总是咱多想了。不过即便是有甚隐蔽,与你说的一般,一家人不似外头那些臣子,终究是要讲道理的,你可明白?”

        朱允熥点点头,他便是懂这个道理,才知道这些日子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朱元璋又道:“天家啊,都说天家无情。但咱就偏偏不这样想,咱家就是要过的和和睦睦,叫那些人都闭上了嘴。

        这些年咱杀了不少人,但都是该杀之人,都是鱼肉百姓,不将百姓当做人的贪官污吏。

        可咱家里人,便是和你说的一样,打断了骨头也连着筋,咱能容忍你二叔犯错。你往后,也要能容忍家里人犯的错,不论如何严惩,都要记得是一家人。”

        朱元璋的手已经无声之中,紧紧的抓住了朱允熥的手臂,他用的力气有些重,以至于朱允熥暗下吃疼。

        他点点头:“爷爷的教诲,孙儿记住了,定不会忘了爷爷的叮嘱。”

        “如此就好……”

        “如此就好啊。”

        朱元璋连连起身呢喃着,缓缓躺在了躺椅上。

        老爷子真的老了,以至于对这些事情,都开始担心起来了。

        朱允熥无声的笑笑,眼看着老爷子闭上了眼在那小憩。

        他低声道:“爷爷,该回宫歇息了。”

        朱元璋恩了一声,有些泛着迷糊的睁开了双眼,眼前有些惶神的看向朱允熥。

        随后自嘲的笑道:“你看,咱就说是老了。你且回去吧,咱不留你说话了。”

        朱允熥起身,放下手中已经化成一碗奶水的冰淇淋:“孙儿告退。”

        朱元璋突的开口:“忘了与你说,太子妃今日早些时候请了旨,说今日你与允炆两兄弟改封,宫外且不论,可宫里头总是喜事,咱家好些时候没有办大事了,这次也不隆重,便叫个宫外的好戏班子入宫唱一回戏,也算是热闹热闹。”

        唱戏?

        吕氏忽然来这么一出,还是接着自己和朱允熥今日改封郡国的由头,来请旨的。

        朱允熥心中稍稍有些沉吟,嘴上却是平静的问着:“母妃总是顾全的多,不知要哪日办?孙儿到时候再弄几样新奇的吃食,也好为宫里头助助兴。”

        朱元璋想了想:“还有三五日,她说那戏班子是苏州府那边的,近日方才入了京,倒是因为手头上有些技巧,这才要请入宫来。

        不过人家初来乍到,咱家也不能坏了人家营生,总是要等人家安稳下来。且就宫里头办,大抵不过是再叫了几家勋贵入宫一同庆贺下,晚几日也无妨。”

        朱允熥点点头,对这则突然到来的讯息,仍是有些倍感意外。

        见朱元璋已然露出疲倦之色,当下恭请着老爷子入宫歇息。

        便是这时,朱元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好似低声呢喃自语道:“你也大了,往后爷爷也不时时盯着你了……”

        朱允熥微微一愣,朱元璋已经是在赶过来的孙狗儿搀扶下,缓缓走进了乾清宫中。

        ……

        此时已是月明星稀,踩在洒落人间的月华上,朱允熥漫步而行。

        吕氏要叫人在宫中唱戏。

        到底是单单的唱戏庆祝,还是一场鸿门宴?

        一时间,他有些拿不准。

        目下,老爷子的心思已经逐渐的明朗了起来。

        至少从今晚这场突如其来的夜谈之后,朱允熥心中已经有所感悟,老爷子对自己只差最后那一句肯定的话没有说出口了。

        老爷子口口声声表露自己老了,神色之间带着年老之人对亲情的看重。

        然而从一开始的说话,便透露着对自己的考校。

        皇帝,一旦坐在那个位子上,所考虑的一切永远都是那个位子上才会考虑的事情。

        老爷子如今的话只能听一半,余下的一般是藏在话后面未曾说出口的。

        不然,他也不会在自己说出天家亲情打断骨头连着筋的时候,一连说出几个好字。

        这是在担心若是自己日后到了那个位子,会如李世民一般吗?

        朱允熥心里想着,后又想到老爷子忽然在中间提到自己落水的事情。

        老爷子已经承认了他让锦衣卫指挥使调查自己落水的事情,这就表明他一开始是有所怀疑的。

        只是很可惜,蒋瓛并没有查出什么来。

        所以才有了老爷子说的,对外臣和对朱家人的不同之处。他现在更看重亲情,尤其是在洪武十五年之后,皇后和雄英薨逝之后,亲情对他而言更为重要。

        不然,依着大明朝开国洪武皇帝的秉性,便是心中稍有怀疑,就会行大罪的作风,还需要查嘛?

        老爷子这是要告诉自己,便是走到那个位子,也要重视老朱家的内部亲情。

        而那最后一句看似无意的话,到更像是自己通过了老爷子这段时间的考验和审视,也是让他安心的举动。

        心中乱七八糟的想着。

        朱允熥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东宫外面。

        看着守在宫门下的最近出落的愈发圆润的彩蝶,他不由一笑:“在等我回宫?”

        彩蝶点点头:“送了二十三爷去李贤妃那边,奴婢回来见殿下又去了陛下那边,孙成也未曾跟殿下过去,便守在这边等着殿下了。”

        说着话,小丫头脸上一红,藏不住事的娇羞低头。

        朱允熥乐呵一笑,上前轻捏彩蝶肉肉软软的脸蛋,低声开口:“回屋,替本王暖床!”

        彩蝶忽的抬起头,有些惊惧和惊喜。

        如今正值夏日,如何要暖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