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起风了

第六十四章 起风了

        “三爷今日以人伦亲情入手,那张志远已然入了三爷彀中,臣下贺三爷心想事成!”

        天边还撒着斑斑点点的雨丝,解缙撑着伞,落在朱允熥身后半步,低声说着。

        朱允熥摇摇头:“他家是军户,张老爷子如今这幅身故也是我朱家创立国家时落下的病根子,于情于理我身为大明宗室,都不能袖手旁观。”

        解缙赞佩一句:“三爷仁义。”

        “我只希望,他能在有事生出前,提前告知于我一声,也好避免天家宗亲出现伤了情分的事情……”

        朱允熥幽幽的说着,步履踩在积着一层水渍的石板路上,他忽的停了下来,撑着伞转身看向解缙。

        解缙疑惑道:“三爷有何事要说?”

        朱允熥笑道:“过几日宫中设宴唱戏,你也来,陪着我看看究竟会有什么事情。”

        解缙笑了笑。

        远处几名百姓见此处少年郎,锦衣玉履,纷纷避之不及,离着远远地。

        解缙低声道:“三爷对郡国淮右之事,如何看?”

        皇孙允熥郡国淮右,这是开了国朝第一桩的先例。

        淮右于大明,不可谓不重要。

        当今天子更是以淮右布衣著称,起于赤地黄土,创立国家社稷。

        朱允熥微微一笑:“大绅兄又是如何看的?”

        解缙看向朱允熥,见对方双目清澈,一片澄清赤城。

        他苦笑一声,随后沉声直白道:“陛下有意于三爷!”

        “哦?”朱允熥端详着轻出一声,倒是未曾想到这解大绅竟然会如此直截了当的说出此话。

        解缙继续:“还请三爷恕下官之罪。”

        “大绅兄何罪之有,但说无妨。”

        解缙深吸一口气:“若我大明不曾出了洪武十五年那桩事,如今大明三代当定,国本长存。若是长久下去,恐怕将来……三爷倒是可以做个富贵王爷。”

        洪武十五年,皇孙雄英早夭薨逝,皇后马氏薨逝。

        从那之后,大明朝便好似少了一口气。

        最是类皇帝的大明嫡长子嫡长孙没了,对这个国家来说,是一件沉痛的事件。

        解缙的意思很明白。

        若果一切都这样下去的话,朱允熥最后的结局只能是做个富贵无权无职的大明亲王。

        他见朱允熥一时不曾开口,愈发低声道:“皇明祖训,宫中位分更替,二……”

        最后一个字,他闭上了嘴。

        转口道:“子凭母贵,母凭子贵。倒是让所有人都未曾想到,三爷今非昔比,好似文曲武曲降世加身,铸北斗中宫之位。而三爷名分在宗室皇孙一辈之中更是无人能比,依着陛下的秉性,自是稳如泰山也。”

        朱允熥笑了笑,他又如何听不懂解缙这番话里的含义。

        却是佯装不知道:“大绅兄可是还未曾说起,你对我郡国淮右之事,是如何看的。”

        解缙一愣,看向朱允熥,只见其脸上带着一抹微笑,当即不由笑出声来。

        他摇着头道:“倒是臣下孟浪了,恐怕三爷从那日东宫莲池落水之后,便已将这些事情都想清楚了。”

        朱允熥却是摆摆手,笑而不语。

        此时天边忽悠大风卷来,带着雨丝积攒在空中,旋即又落在了地上,一时间显得风雨又是更大了些。

        朱允熥伸出手,探出伞盖外。

        几滴雨水落在掌心,尚未停顿稳当,便被那风给带走。

        “大绅兄,起风了。”

        解缙深深的望了一眼观雨听风的朱允熥,随后自嘲的微微一笑:“风来雨落,之后便是林深草盛。”

        ……

        “殿下,起风了。”

        一片荒芜满眼至地平线下的场草地,埋没至膝间的草丛,在风的吹动下,如同有了生机一般,在人们的视线下随风摇摆。

        越过一处陡坡,眼前视线豁然震慑。

        一眼望去,一张张大明龙旗、日月旗、星辰旗迎风招招。

        天底下,青草地上黑压压一片,首尾不相连的铁甲整齐队列,静默的如同是沉睡了的凶狮饿狼。

        一张巨大的燕字大櫜下,一员虎将从前头探阵而回,到了一身戎装,雄姿英发,赫赫威风的大将军面前。

        朱棣将手中一纸信笺捏紧塞入怀中,低目看向来人。

        “可曾寻到元贼踪迹?”

        今年北地元人颇为不服,屡次犯境寇边,草原上兀良哈三位叛变,元辽王阿扎失理寇边,局势颇为危机。

        来将当下开口:“元贼往黑岭、鸦山方向逃窜,似是要越过洮儿河,深入漠北苦寒之地。”

        朱棣当即冷哼一声,回头看向身后寂静无声的大明雄师。

        “元贼可恶,坏我中原社稷百年,我大明绝不容元贼存活于世,便追至天涯海角,孤亦要穷尽元贼首级!”

        燕王豪言壮志即出,周遭大明将领为之一震,纷纷目露敬仰敬佩,无声之中阵阵杀意四起。

        朱棣即刻下令:“前军轻骑尽出,务必给孤咬住元贼尾巴,万不可放了元贼清闲。中军整顿,傍晚时分安营扎寨,埋锅造饭,将士用饭之后,歇至子时,乘夜追击。后军督办粮草,不敢误我大军用度!”

        燕王一声令下,整座草原上顿时如雷大作,无数铁甲轻骑尽数出击,循着元贼方向奔袭而去。

        中军大阵也开始挪动起来,如山林铁甲一般,浩浩荡荡。

        恰是此时,远处南方数骑疾驰而来。

        在被燕王亲军护卫拦下之后,方才下马快步行至朱棣面前。

        “启禀殿下,有皇孙书信呈上。”

        朱棣轻扬马鞭,皱眉道:“皇孙的书信?哪个皇孙?”

        来着从怀中掏出书信,上前到了朱棣马下:“皇孙允熥。”

        “允熥?”朱棣面露狐疑,接过信笺:“从应天发出?”

        他当下拆开信笺,细细审阅起来。

        朱允熥一番感激之言,朱棣自是一掠而过,至末了见这侄儿竟然要请了燕王府三子回应天,眉头不由皱起。

        而在见到旁边那朱红批阅的一行小字,更是心头一阵。

        “父皇如今竟已如此待他……”

        在他低声念道的时候,又是一员大将走到了朱棣身边。

        此人如今任职燕山左护卫指挥佥事的张玉是也!

        朱棣见到张玉过来,微微一笑,无声的将书信塞入怀中,轻声出口:“看来,我那侄儿如今改封淮右,倒是当真不似往常了啊……”

        若是朱允熥在此处听闻此言,必定是心中大惊。

        他书信先出,郡国淮右在后。

        然而,改封之事先至漠北征讨大军之中,书信后至!

        张玉微微一笑:“陛下想来还等着殿下将元贼首级送入应天吧。”

        朱棣仔细的审视着张玉几番,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诸将,所孤冲阵杀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