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五章 戏台已搭好

第六十五章 戏台已搭好

        这几日东宫里头的小宫娥彩蝶很是惆怅。

        殿下明明亲口说的要她暖床,可等到自己整个人都洗的发软,到了殿下床前,却又被殿下一句为什么跑到这里给击的心碎戚戚。

        殿下就是个大骗子!

        哐!

        正在捣蒜的彩蝶,手握着一根棒棒,重重的砸在了手下的石槽里,顿时溅出一片蒜末。

        一旁领着好几个人一起干活的彩莲,立马是不解的看了过来:“你这小妮子,又在作甚,这几日就魂不守舍的,好似是被那黑白无常将三魂六魄都给捉拿去了。”

        彩蝶抬着头,眼中满是幽怨的看向彩莲,随后化作一声轻叹,低下头继续去捣蒜。

        这时,一伙人从外面急匆匆的拥了进来。

        “几位小娘子,这蒜可曾弄好了呀,前头可还在等着用呢,孙百户都已经将火给架上了。”

        心中幽怨楚楚的彩蝶,立马是将手中的棒棒一丢:“好了好了,你们都给拿去吧!”

        说着,便将石槽让外一推。

        彩莲幽幽的扫了彩蝶这丫头一眼,随后带着另外几人,将各自手上捣好的蒜末并到了一起,交到来人手上:“别理这丫头,最近失心疯了,你们快拿到前面去吧,莫要耽搁了殿下做好吃食,送到前头给陛下和朝中大人们享用。”

        来人嘿了一声,点着头抱着并到一起的蒜末,就冲到了外面去。

        到了外面,只见原本是东宫厨房的地盘,这时候已经被朱允熥宫苑里的人给占了下来,近来被孙狗儿送到这边为朝中大臣们做冰食的内官们,也都在场。

        现场可谓是一团火热,几个巨大的火槽,不断的喷吐着寥寥青烟,整个院子里香气四溢。

        数不尽的人,在前前后后的忙碌着。

        正中的位置上,只见如今大明朝的淮右郡王朱允熥,腰间缠着一块围裙,两手一点没有空闲,顶着满头的大汗站在火槽前,忙前忙后,手上翻转,抛洒香料的动作不停。

        时不时的瞧瞧火候,就会拿起一旁的油刷子,给这些正被灼烤的肉串、翅尖、羊腰子等等刷油。

        今日是宫中庆贺朱允炆、朱允熥改封郡国的宴席。

        宫中的贵人们,从老爷子朱元璋开始,个个在场。

        而外朝,除了几名尚书大人和翰林、中书的清贵们,便只有朝中那些跟随着皇帝南征北战创立大明的勋贵们。

        前面的戏台子已经给搭好了。

        如今君臣皆至,宫中自是也备好了吃食,但朱允熥前番深夜被召见去乾清宫的时候,在老爷子面前说过今日要做些吃食,这话自然是不敢忘的。

        抬头看看天色已经将晚。

        朱允熥当即大吼起来:“我要的蒜末呢!”

        刚刚从屋子里取出蒜末的人,立马将满满一盆的蒜末送到了朱允熥面前。

        朱允熥也不理睬,点点头。

        一手端着盆,一手拿着刀,走到了一旁。

        手中的到从一根根已经被烤的外皮发焦的茄子前,刀刃轻轻一划,茄子便扒拉着瘫向两边。

        也不用旁的工具,朱允熥只拿着刀子,便扒拉着蒜末倒入茄子中间。

        这时,前头已经传来了戏班的敲锣打鼓声。

        朱允熥眉头一挑:“去,将烤好的吃食都送到前面去,你们几个看着这边的火候,好了便都给我送过去。”

        说着话,他已弄好了面前几十根的茄子,撂下手中的盆和刀,解开围裙也往外面走去。

        东宫前殿。

        几乎是被宫里宫外的贵人们给围了个满满当当。

        依墙的位置,一块戏台子早已搭好了。

        朱元璋领着家人和臣子们,分布左右,已经是开始邀约对饮。

        戏台上,穿的花红柳绿的戏子们,也奏响了前奏。

        一侧的角落里,亲军羽林卫小旗官,东宫护卫张志远,正踌躇满志的捏紧双手,脚下来回的踱着步子,神色颇为凝重。

        孙成的金豆子他收下了。

        三爷的地契他也手下了。

        西城南三巷左进第五间的院子,并不止是如今已是羽林卫百户官孙成嘴里说的那边将将够住。

        而是绰绰有余,格外的敞亮气派。

        前后两进的院子不假,单单是前院,除了厨房和杂屋,就有三间屋子。

        后进的院子,正屋三间。

        左右厢房各三间。

        十数间的屋子,这让张志远在领着一家老小第一次走进院子的时候,内心无比的激荡不已,感动之情如浪一般前扑后拥。

        三爷待他没得说!

        然而,这几日他左等右等,都未曾等到三爷私下里的单独召见,更没有只言片语送过来。

        三爷当真只是看不过来自家境况吗?

        目下想来,张志远仍是不断的摇头。三爷定然不单单仅仅是为了拉扯自己一把,让自己一家老小能住进那宽敞的大院子里。

        可张志远的内心,仍是在挣扎徘徊着的。

        他如今虽然还只是羽林卫一介小小旗官,但他终究是领了旨意和军令,到了这东宫里头,是在二爷身边当差的。

        哪怕平日里只是做那开路护卫的差事,可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古人讲究的这些他总是要遵守的。

        可是……

        三爷待他以诚,三爷不提不说,但他又如何能够不做以回报。

        如今每日回家,老母便是耳提面命,要他不忘恩人之情,老夫更是有钱开足了药材,起色一日日的见好。

        闺女儿子,个个都有单独的新屋子,整日里甭提有多高兴了。

        就连夜里头他躺下后,跟在他身边多少年的夫人,也每每感叹如今自家这日子。

        不一样了!

        心事重重的张志远,停下了脚步,低着头看向早已搭好的戏台子,目光渐渐有些阴沉。

        今日里他瞧出了这戏班有些不同寻常的端倪。

        可那是好是坏,他分辨不出。

        此时,前头的戏台上已经唱起了散曲。

        唱的是宋金诸宫调《刘知远诸宫调》。

        唱的内容是那五代时,后汉高祖刘知远在患难之中,与李三娘结为夫妇,投军发迹变泰的故事。

        抹开刘知远当了皇帝后的事迹,倒是有些契合了如今大明朝的洪武皇帝和马皇后。

        算的上是开场庆贺的好曲子。

        莺莺燕燕,百转千回,一时间满堂喝彩声此起彼伏。

        恰如此时,张志远的视线里,一道人影闪过。

        是三爷!

        他当下咬咬牙,跺跺脚,终于好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

        深吸一口气,张志远目光扫视全场,见到二爷和太子妃端坐在太子爷边上,心下安定,再不顾忌。

        藏掩着身形,张志远悄无声息的向着前头摸了过去。

        ……

        月底了,手中的月票、推荐票投一投呀~追读不要停呀~

        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