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多出来的青衣

第六十八章 多出来的青衣

        朱允熥与在座众人拱手辞礼,随后在外人看来,是领着那先前做错了事的宫娥,向着后面离去。

        只是等到了人少的地方,朱允熥则是看向低着头的小宫娥:“回去吧,晚些时候还要将冰食送到前朝去。”

        一直低着头不曾被人瞧见了面容的彩蝶,立马抬起头,露出满脸的笑容,激动的点着头。

        朱允熥笑吟吟的望着小丫头离开,摇摇头转身向着先前张志远在的地方过去。

        只是他还未走出去两步,便又停了下来。

        随后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怎得,你跑到这里来了?”

        他看着正常宴席都没有露面,反倒是这个时候抱着一壶酒,提着根烤羊腿靠在墙角出的解缙。

        解缙有些不大好意思的打了个酒嗝:“宫里的酒甚美,圣前不敢贪杯,便只好来这边了。”

        朱允熥愣了一下,低头看向解缙脚边的两个倒地酒壶,不由的瞪了眼睛看着满面红光的解缙。

        “都是大绅兄喝的?”

        解缙张着嘴,点点头,打出了一个百转千回的酒嗝,嘹亮无比。

        “还是宫中的酒不醉人……”

        朱允熥摇摇头:“喝大了?”

        解缙摇晃着脑袋,当真好似喝多了一般,哼唧哼唧的便伸出将羊腿上最后一口肉吃掉,然后丢了骨头,随后撑着墙,留下一个黑黝黝的印迹。

        朱允熥唯恐这厮喝多了酒倒地不醒,上前一步就准备搀扶住对方。

        却是不想解缙忽然语气镇定自若道:“殿下万不可与朝堂文官,亦或是诗书人家联姻。此举……嗝……”

        躲到这里,竟然也能知晓了先前在前头发生的事情。

        朱允熥停下了要搀扶解缙的动作,目光审视的盯着对方,退后两步:“看来是没喝多。”

        这厮心里和明镜一样,看得透彻。

        解缙说完了话,却是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摇晃着脑袋抱着酒壶喃喃自语了起来。

        “不多……”

        “半分都不多……”

        “臣下今日里带了辆马车,便是要拉回……”

        “拉回去一些宫中的美酒……”

        朱允熥离去的脚步声已经响起。

        不断低声呢喃着的解缙,忽的又是一个激灵,浑身一抖,手中的酒壶滚落在了地上。

        而他的双眼也渐渐的恢复了一丝清醒。

        正待他将要起身的时候,余光却是扫到了一旁缩在偏僻出的小太监,立马又变得摇摇晃晃的,跌跌撞撞的撑着墙爬了起来。

        “酒!”

        “本官今日还未喝够!”

        那小太监见到解翰林正在往自己这边走来,立马是收回身子,藏在暗中往东宫正妃宫殿处离去。

        解缙抵着柱子侧耳静听,直到远处的脚步声消失,方才长出了一口气。

        ……

        而在另一边。

        听着前面传来的戏声,朱允熥漫步向前。

        未几多时,便见亲军羽林卫小旗官,现今广陵郡王朱允炆护卫张志远,面目之上颇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双手合在一起原地来回的踱着步子。

        朱允熥目光无声打量着四周。

        或许是因为今日东宫里设宴办酒,此处并无宫人走动。

        朱允熥轻咳一声,便见张志远立马是停下了来回走动的脚步,回首看向来人。

        而后脸上露出意外,渐渐有些动容。

        张志远当即上前,抱拳躬身:“标下亲军羽林卫小旗张志远,参见殿下。”

        他先前探得异样之后,心中百般复杂,而后躲到了这里便是有心要去找朱允熥禀报消息。

        只是又有些迟疑,方才会显得如此的进退艰难。

        朱允熥打眼瞧着张志远:“张小旗为何会在此处?”

        他这是明知故问。

        本就看出了张志远是心中有事,嘴里有话,但他偏就是不提。

        正如当日里,孙成邀了张志远出宫吃酒,自己也不过是在外面表明了自己当时在场。

        而在随后的日子里,便再未与张志远联系,就是连孙成也未曾有过一次来找张志远。

        张志远心下突突的,沉吟良久之后,脸上露出感激之色:“标下拜谢殿下,前些日子借孙百户之手,赠于宅院,以安标下家人。标下必不敢忘,殿下恩情眷顾。”

        “不过是稀疏平常的举手之劳而已。”朱允熥摆摆手,因为站在台阶上,能保持一个俯看张志远的姿势。

        张志远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殿下,今日那入宫的戏班子,有问题!”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好似是将积攒了许久的情绪都给泄了出来。

        只是同样的,张志远这时候心中也清楚。

        当自己今天说出这句话之后,自己往后便已经无法控制了。

        他已经走到了淮右郡王的队伍中。

        朱允熥则是面不改色。

        当那日老爷子对他说,吕氏要请了外面的戏班子入宫唱戏祝贺的时候,便知道吕氏此举并不曾安有好心。

        吕氏必定是要借此机会,去做些手脚的。

        只是他不知道,吕氏究竟想要做什么而已。

        朱允熥看着张志远:“有何问题?”

        话已至此,张志远再无保留,低声道:“这戏班子里,多出了一位男扮女装的青衣。”

        青衣,是戏台子上的角色之一。

        生旦净末丑中的旦行当,青衣亦称正旦,是那戏台子上温雅婉约的女子角色。不少时,都是有那男生女相,面容模样娇嫩的男子扮演。

        私下里,也多是些蝇营狗苟的风流勾当,人际关系之间尽是些下三流的事情。

        只是正旦难寻,尤其是那男生女相能赢得台上台下观众叫好喝彩的青衣正旦少有。

        而这戏班子竟然多了一位青衣正旦。

        朱允熥无声沉吟,在张志远的注视下沉声道:“带我过去,且先静静的瞧上几眼。”

        张志远点着头,转头观望了一下四周,见周围无人方才安下心来。

        他如今还是广陵郡王的亲军护卫。

        不好与淮右郡王走的太近。

        当下,张志远领着朱允熥,专走隐僻的地方,两人之间的距离拉的很近。

        少顷,二人便到了前面,戏声又大了起来。

        张志远也拉开了距离,走在最前面,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停在了一个转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