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五章 四君子

第七十五章 四君子

        摸样长得颇有些俊秀的国子监监生兰苗,看向赶来的三人。

        三人都是国子监监生。

        檀明明,何芒,程昊。

        他们四人在国子监中算得上是至交好友,平日里多的是出入相伴。

        加之他们四人平素里课业学识又都出类拔萃,在国子监课业几年,倒是也混出个四君子的名头来。

        兰苗看向先前问话的檀明明:“我等当年都是受了吕先生的授业之恩,今日能齐聚于此,当是要先追忆遥敬先生一番。”

        说着话,兰苗拉着几人落座。

        三人见兰苗点了题目,露出了然的笑容。

        蜀地出身的何芒端着茶杯,直身邀着三位好友一同举杯。

        “吕先生大才也,于我等有授业之恩,若无先生,我等今日恐怕还是浑浑噩噩,不知先贤浩海学识。今日之局,亦是为了吕先生血脉,诸兄与我共敬先生一杯。”

        四人举杯,面色庄严肃穆,遥祭一番之后,方才同饮茶汤。

        出身直隶庐州府的檀明明,侧目看向不远处停了舞蹈,换成吹箫的花魁艳娘,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向往和期待。

        收回视线后,檀明明压着声音开口道:“如今先生至亲后人的处境,诸兄想必都是知晓了的吧。”

        兰苗长叹一声:“吕先生啊……先生膝下无子,独女入宫做了太子妃。那些年,先生对我等恩情颇多,太子妃与那……处境,我等断无理由不管不顾!”

        这四人,当年都是在太子妃吕氏母亲吕本的手上开蒙的。

        吕本平生钻研儒学,在朱元璋还没有创立大明朝的时候,便已经投身在当时还是吴王的朱元璋麾下,充任中书掾史。

        随后大明创立,入朝为官。

        又与皇室联姻,女儿吕氏当时入宫成了太子侧妃。

        只不过在洪武十四年,这人便没了。

        三人见此间年岁最长的兰苗如此说,齐齐的叹息一声。

        久不曾开口的程昊说道:“我等近日方才得知那消息,可曾稳妥?”

        兰苗目光一缩,当下便紧张的扫视周围,见无异样,这才看着几人,沉声道:“消息已经证实了,黄子澄先生之所以被贬黜到宣府镇开平卫,皆是因为如今的淮……三爷,与子澄先生争论引起。”

        檀明明和何芒几乎是同时,一左一右伸出手抓住了兰苗的手臂。

        “守礼兄还请快快说详细了,其中究竟生了何事?”

        兰苗冷哼一声:“三爷当时言称,我大明要行穷兵黩武之事。子澄先生好言相劝,却不能使其悔改。二人争论起来,却不想那时候……”

        “陛……那位当时在场?”檀明明迟疑的问着。

        兰苗重重点头:“谁能想到,那位当时会出现在学堂外面。这边被听去了争论,大抵是三爷口舌犀利,竟然是蒙蔽了那位,方才让子澄先生祸事加身,以儒学文官之身,去了开平卫那等边塞苦寒之地。”

        嘭!

        檀明明、何芒、程昊三人同时伸手拍在了桌子上。

        程昊更是直接低吼道:“如此不分是非,当真……当真……”

        一时间恼怒不已的程昊,嘴里不断的念道着,但那大不敬的话终究是不敢说出口。

        何芒幽幽道:“如今看来,那位对三爷的宠爱,可谓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如今更是有了中都的名头,若长此以往下去,还能了得?”

        檀明明亦是紧锁眉头,目光深沉的在那思索着事情。

        兰苗环顾三人,低声道:“便是如此我等也不必担心,可二爷的处境却是愈发的艰难。三爷如今可见是喜好武事的,这等秉性,青史昭昭,可都是暴戾之辈。”

        “如今有那位和另一位爷在,还能压制,令其不显露出本性。可一旦往后……他若是走到那最后的地步,为了手中权柄,难免不会走出杀……”

        杀兄弑弟!

        兰苗双眼一沉,眼底泛起一丝寒芒杀气。

        此言一出,在场三人不禁生出后怕惊惧。

        檀明明低声幽幽道:“可有那位宠爱加身,我等身无一官半职,便是想要有所作为,又如何能使上气力?此时,恐怕于我等而言,只是徒劳。”

        “不!”兰苗立马出口,神色郑重道:“便是因为我等如今身无一官半职,方才能更好行事!”

        他这话一出,顿时引得三人注意。

        三人齐齐看向兰苗,目露期待。

        “守礼兄如何教我等,目下应当如何行事?”

        兰苗目光深沉,低声道:“我等目下最是要紧的目的是什么?”

        他并未急于给出办法,而是问于三人。

        檀明明三人沉吟思索起来。

        而后不解道:“还请守礼兄开释。”

        兰苗微微一笑:“那位遭受蒙蔽,方才会有如今这般宠爱。我等眼下自是要揭露这三爷的真正秉性,只要那位发现自己遭受了蒙蔽哄骗,必定会心中生厌,让这位三爷从此了断了那个位子!”

        说完之后,兰苗神情自然怡得的看向三人。

        檀明明、何芒、程昊三人瞪大了双眼。

        檀明明当先发问:“那要如何做?”

        程昊立马拉住檀明明,看了眼四周,小声提醒道:“君子不失于秘!”

        他是担心,自己等人在这里的言谈,会被外人给听去了,从而泄密,致使计划延误,甚至是他们几人都要祸事加身。

        兰苗却是摇摇头:“若是寻私密之处,倒是会显得我等在密谋。这教坊司汇聚三教九流,诸位看这些人的心思都在何处?在此地商议我等社稷之事,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说着话,兰苗脸上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程昊仍是有些不放心的低声道:“这些年那位的气性都忘了吗?若是我等操作不当,便是要落得个……”

        说着话,程昊伸手在自己的脖子上狠狠的比划了一下,眼睛里带着担心和忧虑。

        兰苗却是自信道:“那是你未曾看明白,那位何曾对我等士子动过手?被……都是利欲昏心,不知收敛的人。都是会危机那位手中权柄的罪行。

        我等乃国子监生,终日读书,目见不平之事,自是要表述出来,如此才显我等读书人的气节!”

        程昊还是有些担心,欲言又止,一时间纠结不已。

        一旁的檀明明拉住程昊,回头看向兰苗:“守礼兄,你便将心中计量说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