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赚点小钱钱

第七十七章 赚点小钱钱

        开国公常升,如今常家的当家人,领着常家老三常森,满面春风的迎了出来。

        到了朱允熥面前,两人一左一右上前,作势就要躬身施礼。

        朱允熥眉头一挑,脸上尽是尴尬的苦笑,伸出手一边一个稳稳的托住了这两位舅舅。

        “您二位,这是要折煞了外甥啊。”

        喊了一声冤,朱允熥也止住了这常家二爷、三爷的礼,自己躬身叉手作揖:“外甥允熥,见过二舅、三舅。”

        常升与常森脸上是掩不住的笑容和满意,稍稍侧了一下身子,将朱允熥的礼让给了常家的前院正厅。

        常森双手抱在一起,满心欢喜的用肩膀拱了拱边上的老二:“二哥,我就说允熥这孩子是知礼数的吧。”

        常升瞪了老三一眼,回头热情四溢的拉着朱允熥就往里面走:“你三舅就是个没正形的,不要理他便是。外头这般热你还出宫,快坐下歇会。”

        三人进了常家的正厅,也未曾如寻常客人登门,坐在正堂上,而是到了一侧的茶室内。

        常升拉着朱允熥就坐在了自己身边最是亲近的地方。

        不等朱允熥开口,常升已经是上上下下好几番的打量着他。

        随后,方才长叹一声,老怀大慰的赞叹道:“果真是个好孩子!好啊!”

        常森在一旁附和道:“大妹的儿子,又如何能不好。”

        常升立马是瞪向常森这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三弟。

        果然的,朱允熥脸色一黯。

        常升赶忙挥着手道:“我就说你三舅没个正经样子,在五军都督府办差也有些年头了,倒还是像不曾离家的样子。”

        朱允熥拱手直起身子:“二舅,外甥晓得事情,您不必这般小心,外甥已经长大了,不是以前那个只会哭鼻子的小孩子了。”

        这是自己的娘舅家,朱允熥在这里保持着比在宫中还要放松的状态,自然的流露着应有的情感。

        常升本欲宽慰安抚的话到了嘴边,看着朱允熥确也长大的模样,只能是又咽回肚子里,挤着笑容道:“长大了就好,舅舅们也就不用担心你了。”

        说着话,他的目光却是留在朱允熥的脸上,久久不曾离开。

        像!

        实在是太像自己那苦命的大妹了。

        眉宇之间,像极了大妹。

        一旁的常森见二哥陷入了沉默回忆,不由轻咳一声,瞥向朱允熥,笑吟吟的询问道:“允熥今日出宫来家里,是要作甚?可是有什么要舅舅们帮忙的?”

        朱允熥看了眼沉默着的二舅常升,回过头笑道:“也不曾有什么事,只是今日里得了空闲,想着自送走大舅……也许久没来家里了,这不就带着冰食送些来家里,好与舅舅、舅母,还有家里的兄弟姐妹们尝尝。”

        说完了话,朱允熥拍拍手。

        一直候在外头的孙成立马是带着人提着食盒走了进来。

        朱允熥亲自起身上前,接过孙成手中的食盒放在了常升、常森面前。

        打开食盒,里面是模样可爱的奶油冰淇淋,染着各色。

        常升见朱允熥果然是带着这冰食来的,也是从沉默中抽离出来,笑着道:“允熥有心了,这吃食我与你三舅,每日里也都是有一份的,我等武人吃不惯这东西,倒是都便宜你那几个兄弟姐妹了。”

        嘴上这般说着,但常升却还是动作抢先老三常森一步,接过了朱允熥递来的冰淇淋。

        常森白了老二一眼,缓缓接过。

        朱允熥则是满脸笑容的看着常升,问道:“朝廷都是规矩,二舅、三舅那一份,怎够家里兄弟们吃的,这不特意多带了些过来,如今夏日炎炎,也算得上是合时宜的。”

        常升眨眼间已经是吃了半碗的冰淇淋,见到朱允熥这般说,便是一挥手:“继祖他们那几个混球,这会儿在后院陪着他们的妹妹戏耍呢。”

        得了位置的朱允熥,当即回头看向孙成:“你带着人,将这些冰食,送到后院去。”

        这是娘舅家,比那通家之好的人家还要亲近,自然没有什么内外之分。

        孙成领了命,当即便带着人往后院赶去。

        常升这时候已经是将一整碗的冰淇淋给吃完了,有些意犹未尽的看向还有好几碗的食盒,终是念念不舍的收回了视线注意。

        他看向朱允熥:“你呀,就如你娘亲一般,做事总是这般的温雅得体,那几个混小子丑姑娘的,我这就让人叫了他们过来。”

        朱允熥却是止住了要起身叫人的常升,拉着对方说道:“其实外甥这次来,除了看望二舅、三舅,送些冰食给兄弟姐妹们,确实也另有一件事情,想要求了二舅答应。”

        科学的发展是离不开经济支持的。

        在如今朝堂格局没有大的改变前提下,朱允熥本就打算静下心来,为这个壮烈的时代奉献些东西。

        可朝廷每天都是捉襟见肘的,上一次不过是刚刚说了一嘴南疆的事情,就被老爷子揭开家底,声称老朱家已经没有余粮了。

        朱允熥想要钱,也只能自己来想办法。

        常升听到这话,却是不假思索道:“你说,便是再难的事情,二舅也替你办下来!”

        要钱,常家这些年得到的赏赐和田地也不少。

        要人,常家上上下下主仆家丁家将加一起也不少。

        若是要……

        常升眉头一凝,若是为了那事,在目下倒是要劝上一劝了。

        就连一旁的常森都郑重以待。

        眼前这位外甥可是从来都没有来家里开过口,要常家这个娘舅家里,为他做些什么。

        如今似乎是第一次上门开口,他们如何能不认证对待。

        朱允熥看着两位老舅的表情,却是忍不住的笑着道:“二舅、三舅,我只是想能借着家里的人手和城中的几处铺子,将这冰食给售卖出去,赚点钱钞做点事情。”

        宫里虽然有孙狗儿那层关系在,能用的人不少,但宫里是将规矩的,总不能将宫里的人拉出来当个店小二伙计。

        而他想要推销冰食,也需要店面。

        常家无疑是最合适的选择。

        要人有人,要铺子有铺子。

        常升和常森却是满脸质疑的长大了嘴。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道:“就这?”

        朱允熥眨眨眼,自己不过是想赚点小钱钱,搞搞小发明而已。

        这两位老舅是想到哪里去了?

        他苦笑着开口:“就是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