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大明嫡子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不堪回首的童年

第七十九章 不堪回首的童年

        听着外头传来的声音,朱允熥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抽了起来。

        他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些很不友好的记忆。

        在他的注视下,只见一伙与他年纪相差不了多少的少男少女们,已经是簇拥着欢喜的走了进来。

        常升这时候是一脸黑线。

        见到常家的第三代们这般风风火火,不知规矩的模样,脸色不禁阴沉下来。

        还未等这伙人开口说话。

        常升已经冷声呵斥道:“郡王殿下今日过府,特意送来冰食让尔等消暑,尔等便是这般的不知规矩!”

        常家虽然和皇家是有姻亲关系,朱允熥更是常家的外甥。

        但这不能成为常家不懂规矩,不知礼节的理由。

        反而愈是如此,常家就愈是要恪守规矩和礼节,让外人挑不出毛病,不给朱允熥拖后腿。

        如今常继祖这混账玩意就能带着常家的弟弟妹妹们,在皇孙面前如此的不知规矩,往后若是等到皇孙再进一步。

        他们是不是还要这般的不懂规矩?

        家主的训斥,让常家第三代以老大常继祖为首的众人,纷纷愣在原地,低着头不敢去看生怒的家主。

        朱允熥微微一笑:“二舅,这也就是在家里,何需讲那般多的规矩。”

        常升转头无奈的看向朱允熥:“你呀……”

        他是有心想对朱允熥说,现在他们这帮第三代还年少,不讲规矩,但往后都大了,还会这般不讲规矩吗。

        只是这话他一直就揣在心里,不曾说出口。

        那头,作为常家第三代老大的常继祖,见到小表弟朱允熥开了口,当即抬头借坡下驴道:“臣下参见郡王。”

        继而,他又转身面朝常升:“父亲教训的是,孩儿与弟弟妹妹们,已然记住了,往后断然不会再犯。”

        一众常家子弟,紧随常继祖之后,开口承认错误。

        如此之后,常升的脸色方才稍有缓和。

        他想到朱允熥先前所说的要借用常家在城中店铺,做那冰食营生的事情。

        这时候看到自己老大也在场,便开口道:“尔等与殿下也许久不曾私下相聚,目下便请殿下去后院戏耍。正好殿下亦有些事情,是要常家出力,家中的事情如今都是你在操办,好生办妥了殿下交代的事情。”

        先前有了朱允熥的保证,常升心中的担忧到底是少了一些。

        加之,他本就不相信,自己这小外甥会是那等不知道理的人。

        常继祖见老爹不再追究自己先前的失礼,当下连连应下,随后便领着一帮弟弟妹妹让出路来,请了朱允熥去常家后院。

        朱允熥起身,面朝常升、常森躬身施礼:“二舅、三舅,外甥这便与诸位兄弟姐妹去后头了。”

        “去吧去吧。”

        目睹这朱允熥在常家子弟们簇拥下离去的背影,常升这时候终于是低叹一声,回首看向安坐在一盘,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吃起第二份冰食的老三。

        他白了一眼,低声幽幽道:“允熥长大了,心思也多了。”

        常森挖了一勺冰淇淋送进嘴里,眯着眼享受的咽进肚子里,随后才大有深意的看向老二:“二哥,便是允熥心思多了又如何?他的身份便决定了,他不能如大妹当年一般一点心思都没有!”

        常升这时候满脸忧虑:“我只是担心,这孩子自小是那般长大的,这秉性徒然生变,往后若是……”

        “若是什么?”常森淡淡的反问了一句,在常升疑惑的目光下,他静静道:“便当真是出了什么事,我常家这些年终究还有不少情面在外头,若单单只是想要护住大妹如今留下的这唯一孩儿,也是能做到的!”

        常升张着嘴愣神,沉吟良久后才幽幽道:“如今看来,也只能这般了……”

        ……

        “殿……”

        “大兄还是喊我名字吧。”

        常家后院水榭凉亭里,朱允熥面带微笑的看着面前的常继祖。

        常家二代长子常茂不曾有后,三代长子的身份也就落在了眼前这位常继祖的身上。

        如今他已经及冠,这时候在都督府那边当差。

        朝中勋贵家的子弟,如今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安排。

        常继祖见朱允熥这样说,脸上原先的克制立马一换,旋即便都成少年人的活跃。

        只见他手掌拍在朱允熥的肩膀上:“我就说,咱们家允熥表弟不会变的。”

        他说着话,不忘冲着在场的常家弟妹们挤眼色。

        一下子,朱允熥就被这帮表亲兄弟姐妹们给围了起来。

        从他在东宫落水之后,害死改头换面说起,一直说到了今天他来常家的目的。

        常继祖这时看着一旁的最是年长的妹妹:“说起来,当年你还那么点大的时候,时常都是大妹带着你玩的,那时候大妹也是顽皮,闹出不少笑话来。”

        他一提到大家小时候的事情,立马是引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唯有作为当事人的常家大妹和朱允熥,两人对视一眼面有戚戚。

        常家大妹更是跺着脚的拍着常继祖的胳膊:“饶是大哥最惹人厌烦!多少年的事情了,那时候谁又懂了事?”

        朱允熥干脆着偏过头不搭理这帮不靠谱的表亲们。

        只是脑海中,却是不由自主的回忆那不堪回首的童年。

        那时候太子妃常氏薨逝,大哥朱雄英早夭,只留下他一个人。

        常家作为娘家,自然不能不管不顾,便让常家的小辈们时常入宫陪伴他。

        那时候,都是一帮小孩子,对那些个男女不同的事情充满了无尽的好奇。

        其中就数常家大妹最是胆大,不光是扒了自己的裤子,甚至是扬言要捉一条毛毛虫,贴着朱允熥的好生比较一下。

        若不是那时候有最大的常继祖在,指不定最后会生出什么事情来。

        再到后来,也是常家大妹整日里捉弄朱允熥。

        倒是如今长大了,女孩子家的只消了规矩和礼仪,也出落的分外秀中,内敛了不少。

        常家大妹见朱允熥不说话,以为是常继祖说错了话。

        埋怨的瞪了常继祖一眼,对朱允熥轻声说道:“前几日太子继妃说起允熥表弟的亲事,不知不觉,都已经到了说亲的年岁了。”

        一个小的立马嚷嚷着开口道:“大姐,前几日我在前头偷听爹爹说话,大姐的婚事也在说了!”

        常家大妹立马对着对方瞪了一眼:“要你嚼舌根子胡说!”

        骂完,常家大妹却是脸红的低下了头。

        常继祖看着家中兄弟们一团和气,忽的低声道:“前些日子大伯出殡,本想拉着你说说话,但也没寻到机会。今日父亲说家里要出出力,不知是要为了什么?”